70、自从伤害了冰冰 我海国鹏发过誓 我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最近,虽然我们顺达公司和卓州驻京办事处的周成讯官司打得正紧,但最近这段时间我却一直在忙碌张良之老师小说《走出黑旺山》的首发仪式。

    这在外人看来,我海这是为自己的恩师在尽心用力。其实,我这也是在为自己而忙碌,因为小说主人翁的原形是我,我要是不抓紧让自己扬名,还要待何时呢?虽然我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尽管我也很有钱,但在一般况下我是上不了书,也立不了传的。可是张良之老师却根据我所走过的道路,创作出了一部长篇小说,而且还成功地出版了。也许在他老人家所教出的学生中,由他看来,我海国鹏算是最为成功的一个!但是不管怎样,我海国鹏即将按小时黑蛋大时刘成运的名字以文字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尽管我非常清楚,自己的一生并不是那么辉煌,甚至还有着一些混球,可是我还是不想失去这个彰显自己的这个好机会。

    我不仅要积极地支持张良之老师出书,我还特地为他举行了首发仪式,下一步如果要是有可能的话,我还准备要把这部小说拍成电视连续剧或者是电影,也好让其有着更大的影响力。拍电影或电视剧的事我已经多次地与甘纹昌多次提出过,可是他却没有明确地表示什么,只是说拍电视剧这是一个高投入的行当,很多电视剧拍出来后,根本就没有播放的机会,要是题材再不好,很有可能就会血本无回。小说《走出黑旺山》出版后你就给我一本,我还先看一看小说的内容怎么样,以后再说吧。

    在首都图书大厦举行的首发仪式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非法竞争的诉讼案也在有条不紊地在开展着。这种带有经济质的诉讼案可以说是最黏乎,也是最拖沓,控辩双方那无休无止地指证和申辩,很容易使法官们产生厌倦的绪。所以说当法庭辩论程序一结束,法官立即就提出了让控辩双方进行庭外调解的建议。

    对于这种结果我没有感到吃惊,就用以一颗非常平常心接受了这一切。自从我去法庭悄悄地旁听了双方的第一次申述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法庭,全是由朱金明和蔡锦涛代劳,因为他们的鬼点子和坏点子来得比我还要快,在财务和法律方面的知识也比我强。现在我的心里踏实了许多,因为事实已经地证明,周成讯和他的后台无论有多强,也没有把我们顺达公司在法庭上一下子就给扳倒的实力。

    我想等小说的首发仪式结束后,再抽出时间来应付这件事。于是我就告诉朱金明和蔡锦涛说,“这桩案子能够争取到这种份子上,已经相当不错了。谢谢你们在这段时间上的心和劳累。”

    “心和劳累我们是应该的。国鹏,我又想好了一个对付周成讯的办法,到时候,如果这个办法运用得当,就是让他进不了监狱,也必定要灰溜溜地跑回卓州。”朱金明有成竹地说。

    “对,这次诉讼案无论是胜败,我们都决不能轻饶了这个王八蛋!”蔡锦涛上了周成讯一次当之后也在心里恨他,“金明,你还是快向我们说一说你的办法,然后我再来补充补充。我们要是不治得周成讯那狗小子把屎拉到裤裆里面,我就他妈的不姓蔡!”

    蔡锦涛和朱金明两人凑在一起那嘀嘀咕咕的神态,令我感到非常好笑。

    可是,自从我伤害了冰冰之后,我海国鹏就已经发过誓,我们是再也不能去做那些没有眼的事了!更何况加深仇恨,树敌太多,并不是一个智者在这个社会上的所为。再说,毕竟是我们先对不起他周成讯,现在他抽上个机会来向我们来进行寻仇报复,这应该讲是很正常的事

    想到这里,我就笑着问朱金明,“金明,你就快点谈一谈,你到底想用什么样的办法来治周成讯吧?”

    朱金明诡谲地冲我笑了笑说,“周成讯之所以对我们如此不择手段,就是因为他心中有一片影。那这就是在我们与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的交易中,他在中间扮演了一个鳖三而不光彩的角色。至到现在,还有人在怀疑他周成讯当年收受了我们顺达公司的巨额贿赂。这些年来他不仅没有提升,而且还被请理出了县委组织部,就是一个最好的佐证。后来,肖峰又任命他为卓州驻京办事处主任,其目的就是冲着我们顺达来。为了感恩戴德,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周成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充当整垮顺达公司的争先锋了。所以说,周成讯说自己这次与我们对簿公堂,是为卓州人民讨一个公道,倒不如说他这是想来还自己一个清白。我们何不就对准他的这个软肋,狠狠地捅上他一刀,只此一刀要是不让这个狗小子爬在地下满口的直吐鲜血,那才怪呢!”

    蔡锦涛一听,立即就兴奋地站了起来,“其实这个主意我早就想好了。我有一个知己的亲戚在《卓州报社》,他是一个很有潜力的记者,名字叫何成仿,几千字的文章只要拍一拍脑袋瓜子是一蹴而就。他原来在《河北报》工作,但由于格耿直从不谀上,被人赶了出来。此君还有一个致命的小毛病,就是最打听小道消息,并且还对此津津乐道,擅于传播。他一直在怀疑周成讯和我们顺达公司穿着一条裤子,这次他听到我们上了法庭也来到了北京,他已经用电话联系了我好几次,可是我却始终没有摆他,也没有透露任何消息给他。我想,这次要是通过他,我们什么事也都能办到了!”

    “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朱金明非常兴奋地说,“但是一定注意,我们只能给他灌输一些模糊的概念,让他既感到新鲜神秘,而且还附合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更主要的还要让别人抓不住什么把柄。要设法让他相信这样一点,周成讯确实是收受过顺达公司的巨额贿赂,今天他与我们对簿公堂,也只不过在演一出周瑜打黄盖的双簧戏,其最大的受惠者还是周成讯。请你们试想一下,在这场官司长年累月打不赢的况下,若是这种舆论一旦要是造出去,他周成讯不吐血谁吐血?他周成讯不完蛋谁会完蛋!?”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