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氧化铝行情如此火爆 我想出手缓解资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坦率地讲,对于网上冰冰的突然消失,我也有一些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她要不是张良之老师的女儿,她没有理由不敢来见姜夔呀!因为她向我们提供的消息非常的准确,现在国际市场上的氧化铝粉报价已经是涨到了二千八百元人民币一吨了,而国内进口的氧化铝粉已经飙升到令人难以置信的三千元一吨!

    姜夔在给我的报告中还透露,这一次世界的氧化铝粉大涨价,不仅仅是由于中国限制进口,而是因为美国与澳大利亚合资的澳美公司氧化铝厂的关键设备发生大爆炸引起的,年内这家企业将很难恢复生产。国内许多氧化铝厂也纷纷借机提高了自产氧化铝粉的价格,而且都正在忙着出货。我们手中那五万多吨滞押在连云港的进口 氧化铝粉很快就令人许多人眼红了起来,是不断有客商要前来与我们签订销售合同。

    见氧化铝的行是如此火爆,我很想出手他一部分,以此来缓解一下公司的资金压力。可是姜夔却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舅舅,你难道没有感觉出来,这次氧化铝粉的涨价来势非常的凶猛吗?这对于别的企业来讲可以说是一场大的灾难,可是对于我们顺达公司,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把握住这次机遇,在氧化铝价格最高峰的时候再出手,就狠狠赚他一下!”

    “可是姜夔,什么时候才是氧化铝价格的最高峰呢?现在网上的冰冰又消失了,我们能够把握住这次好机会吗?”

    “能,我们一定能!”姜夔痛快地回答着我,他两眼炯炯有神,就像是一个大获全胜的赌徒。

    在姜夔的鼓噪之下,我的心不由也动了。心里想,既然氧化铝的行是这样好,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赌一赌呢?如果要是真升到了四千元钱一吨,抵扣过税了之后,我们顺达公司就能净赚它近一个亿!再说,氧化铝粉的价格若真的到了最高峰即使是要往下回落,也得需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在那个时候要是甩出去,就是赚不上一个亿,就是赚个七八千万也行呀!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所以虽然有着诉讼案的强大压力,但最近我的精神是倍儿好,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无论是说话办事,都是那样有分寸有气节。

    经过一番精心的挑选,我们顺达公司的应诉律师组共由三个人组成,他们可以说是全北京市乃至全国最优秀的律师。他们中有一九九六年在国际律师机构的声援下,只去印度尼西亚为动乱中受迫害的华侨企业家们伸张正义,并取得诉讼胜利的大律师丛熊之。有多次亲临第一线,与公安战士们共同密切配合,为被拐骗妇女提供法律上的帮助,并一次成功救助出二十三名被拐卖妇女,在晋冀豫一带名声大振的女律师包蓉。还有一九九八年代表国家文物局,只去英国为国家追回三百多件珍贵文物的大律师钱振宇。应该说,这个应诉律师团的阵容豪华得甚至连我都有一些发愣。显然,官司还没有打,我们顺达公司就先从气势上压倒他周成讯一大截!

    我是在首都国际饭店设宴款待了这三位赫赫有名的大律师,作陪的有朱金明及蔡锦涛,也有章一鹤和甘纹昌,还有舒光韬。为了让姜夔长一长见识,我还把他也给拽来了。可是在酒席上姜夔总还是心不在焉,老是在低着头来想他网上的冰冰。

    在座的除了我和蔡锦涛朱金明三位农民和我的外甥姜夔之外,可以说皆是北京城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经过一番暂短接触之后,想不到三位大律师都很富人味,也很随和。我把顺达的发展过程简单向他们讲了讲,然后焦点就集中在我们出手卖给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卓州影视城的问题上。很快,钱振宇就言不讳地问我,“在这期间,你们顺达公司有没有故意地来哄抬卓州影视城出手价格的作法,这也就是说,在这笔交易中你们有没有在明处或者是暗处搞过其它的欺诈的行为?”

    我说,“我们顺达公司转让给卓州工业发展公司的卓州影视城的价格,确实很高,是我们当初投资额的四倍还要多。可是,当时这个价格是由卓州县政府出面请北京光明会计事务所给评估的,并且还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当然了,这里面包含着一些无形资产和被人看好的增值潜力在内,可是在经济活动中,这些都是很正常的。至于后来卓州影视城落败,以至于最终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那是他们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在经营管理上的问题,这不能简单地利用法律指控我们顺达公司是非法竞争!”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你们到底有没有对这个会计事务的所某些关键人物在暗处做过手脚?比如说行行贿什么的了?”年轻的女律师包蓉非常严厉地把这个最敏感的问题一下子给提了出来。

    接着,她又浅浅地一笑,非常从容地说,“请你们都放宽心吧,我们是由你们公司花钱雇佣得,帮着你们打赢这场官司,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天职。但是,我们需要知,这也就说,在你们已知的范畴之内,你们顺达在做这些隐讳的工作的时候,有没有被对方抓住你们把柄什么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请你们一定要如实地告诉我们!”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