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自从卓州工业发展公司接过影视城 不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后来就像我们想象得那样,周成讯再次约见我的时候,就乘着酒兴向我询问起有关转让卓州影视城的事宜来。我装作大吃一惊,就连忙说,“我没有记得我说过我要转让卓州影视城的呀!”

    他说,“你难道已经忘了?上次我们在天地小酒馆里一起喝酒的时候,是你亲口对我说的?”

    “啊,我想起来了。”我拍着脑袋瓜子十分抱歉地说,“我那不过是在对着你发一发牢,不是真心的要转让!”

    周成讯的脸上立即就有一些尴尬了,说,“你看这事办的!我无意向人透了一下,没想到对方还感兴趣。这不,我这是受人之托,专门前来找你谈这件事的。你要是不同意转让,这让我回去怎么向人回话?”

    我说,“活该,谁让你多嘴多舌来!”

    这天无论周成讯是怎么说,我是说什么也不同意。后来,没想到卓州工业发展公司的容立宏把当时县里的老县委书记给请出来,和我们进行交涉。我一看县委书记亲自出面,再加上周成讯的面子,也只好见好就收,就同意把卓州影视城的全部资产沽给了卓州工业发展公司。然而条件是,不管是借款也好,还是承兑也罢,在价格上我们可以稍微地让着点,但是对方不能以货相抵,也不许有任何的欠款!

    条件敲定了以后,可是在最后的价格上我们双方却争执不下,无奈,也只好由县政府出面在北京找了一个中介机构,一家很有实力的光明会计师事务所对卓州影视城进行综合评估。

    可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在里面做手脚,因为在北京有我们有着很多熟人,仅中央在线台的就有章一鹤和甘纹昌,年轻出版社有舒光韬,另外我们还交了很多可以两肋插刀的朋友,很快,我们就掌握了这家会计事务所有况。

    这天正好是周六下午,一天评估工作结束之后,我们几个人在酒席上轮番就把代表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前来陪同的周成讯给灌得不省人事了。当天晚上,我们就把评估团的五个成员用轿车送回了北京。

    到达北京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为了联络感,我们每人送了他们一辆二千多元的电力自助车,说是一点小意思,只是给孩子上学用的。并明确告诉家里每一位妻子或者丈夫说,车后的工具箱里给孩子买了点吃的,不成敬意。而实际上我们在每辆电力自助车的工具箱里面狠狠地塞上十万元百元人民币,那个负责的要多一些,大约十五六万。

    第二天我们是提心吊胆地在卓州等待了一天,是生怕有人会把这件事给捅出去。然而接下来一切正常,星期一他们会计事务所的五个人照样前来评估,可是最终的评估结果非常称我们的意,除去土地费之后,竟然高于我们当初投入资金的近四倍。周成讯虽然也有一辆电力自助车,但是他对里面的一些内根本不知道。就这样,我们名正言顺地以高高的价格把卓州影视城给脱手了,携着大额的款项来到了北京,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业。

    可是自从卓州工业发展公司接过了卓州影视城之后,他们的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不仅是债台高筑,而且主营状况是一天不如一天,影视城也不象我们鼓的那样红火,除去常的开支外,能够有的平就算是不错了。十几年下来,他们就走到了即将破产边缘。

    “这些年来我还一直认为对这件事周成讯还一直蒙在鼓里,岂料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现在一看到时机成熟了,他终于在我们面前露出了他那狰狞的复仇面目。”蔡锦涛笑着说。

    “要是事实求是地说,周成讯自上任卓州驻京办事处主任以后,他也确实为我们顺达公司办了不少的好事。没有料到他是这样忍辱负重,原来是一直在寻找搞垮我们顺达公司的机会呀!”我有些自嘲地说。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们三个人是光想着去算计别人了,并没有想到却让人开始算计了我们。依我看,国鹏,我们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找上人揍周成讯一顿,让他今后就没机会来算计我们了!”朱金明又出损招了。

    我摇了摇头说,“既然我们以前把周成讯当傻瓜,为什么我们自己就不能当一回傻瓜呢?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以不变之应万变之策,看他周成讯接下来还有什么能耐!”

    朱金明和蔡锦涛也同意我的建议。两个人走前,我就叮嘱蔡锦涛,一定要抓紧房地产公司的人才招募和机构整饬的工作,争取今年夏天就揽他一个项目。

    蔡锦涛说,“我们已经着手开展这些工作了,五一节后我手下的那帮人就可以全部的披挂上阵了!”

    我给朱金明布置的工作是,多注意一下国家政策面上的变化,最好抽点时间向著名经济学家和企业管理方面的学者学习请示,把我们顺达公司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整顿一下。他听后笑了笑说,“国鹏,你现在的野心可真是越来越大了,难道你还想让顺达公司上市?”

    我说,“为什么不?当初我们在卓州的时候,不就有这种设想,并且是在即将实现的时候,离开了那里。事在人为,那就看我们敢不敢去做了!”

    我的话深深地鼓舞着蔡锦涛和朱金明两人,他们是脸上带着笑容,间装着希望离开的。可是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张传票就出现在我的案头上。

    我也没有想到周成讯这么快就从后台跳到了前台,他以卓州驻京办事处法人代表的名义,把我们顺达公司告上了法庭,起诉我们在长期的经营活动中,采取鄙劣手法进行非法恶意竞争。要求法庭剥夺我们顺达公司在十几年来不法经营中获得的二个多亿的资产,全部归还给卓州人民。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