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从那我看到了周成讯的贪婪 想利用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应该承认,蔡锦涛的这一建议确实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然而我总觉得这不是一个体面的举措,再说表面上周成讯冲在前面,可他的后台却是肖峰。如果我们真的那样做了,把周成讯给惹烦了,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再说,我们的许多短处同样也在他手里攥着,很难说不会引起他在更大程度上的报复。

    “难道你们忘了,在卓州工业发展公司总裁容立宏买断我们的卓州影视城的那笔交易中,对于我们的成功他周成讯还起到过决定的作用呢!所以说,就是凭着这,我们也不能去揭周成讯过去的伤疤!”

    我的这番话,不由再次引起了我们三个人对当年那件事的一番好议论。

    也是,早在影视城刚刚建立起来不久,中央在线台还在卓州影视城里火朝天地拍着电视连续剧《三国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意识到卓州影视城是长久不了。再说,人们一直在传说与我竞争卓州影视城铩羽而归的肖峰,在他父亲一帮人的影响之下,很有可能要进驻到卓州县委的领导班子。如果这种传说一旦要是成为了事实,这在卓州还能有我们顺达公司的好子过吗?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我们就想到了尽早离开卓州,就像张良之老师在给我的信中说得那样,要勇敢地走出去,到外面去创建一番新天地!并且我们还迫切地意识到,趁影视城还炙手可的时候赶快将其脱手,否则这种温度降下来,我们就是想走,恐怕也难以离开了。另外,迫使我们想离开卓州的还有一个更大的重要因素,那就是贿赂案虽说是以我们顺达公司获胜而告终,但是我和蔡锦涛朱金明三个人在卓州人的心目中那种好的影响,好的口碑,已经是渐衰败了。有的甚至已经开始骂我们三个人是下三烂,不属人了。

    所以,我和朱金明蔡锦涛商量了一下,很快在这一点上便达成了共识,要果断甩掉影视城这个包袱,携资金到外地去施展我们的经商才能!可是,这么大的一个影视城,动辄就好几千万,去买给谁呢?我们也只好把目光盯向了卓州颇具实力的第二大企业公司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可是,为了争夺影视城我们顺达那不良的影响已经是传出去了,怎么样去找他们谈,又如何地让他们对卓州影视城产生浓厚的兴趣,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头疼难办的事。再说,我们拼死拼活争下来的优良项目,转眼之间就要出手出去,即使是大傻瓜,他也会怀疑到其中必须有诈。

    忽然间,我想起了与我一直非常要好的同学周成讯。上高中时,他虽然也隶属于城里孩子,但是他却一直瞧不起肖峰那副自高自大的样子,因此我们两个人的私下关系一直很不错。后来,他成为卓州县委的组织部的副部长,由于他长得英俊且口才又好,很有活动能力和组织能力,当时都在传说,周成讯很有可能将是县委书记的接班人。

    我们卓州影视城刚建立的时候,周成讯他很感兴趣,是一直支持我,也从中帮了不少的忙,所以,作为嘉宾,在我的多次邀请之下他参加了卓州影视城的开城仪式。

    这天喝上点酒之后,周成讯普非常感慨地告诉我说,“在我们所有的高中同学当中,从位置上爬得最高的是我了,在事业上最有成的就是海国鹏你了。肖峰他算什么,也就仗着他父亲的势力干上了光辉集团的总裁,他还不是照样败在你的手下?听说他要活动着想竞选副县长,依我看,他也未必能行。国鹏,今后咱们两个人一定要好好团结下去,一个经商,一个从政,只要我们两个人把关系处理好了,在卓州就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我们的了!”

    接着,周成讯附在我的耳朵上悄悄地对我说,“海国鹏,这一次你把肖峰给击败了,我真是从心里高兴!今后我再在组织部门多给肖峰下一下绊子,虽然有他的父亲在,我看他肖峰三年两年是翻不过点子来了!“

    我真没有想到周成讯是这样的恨肖峰,就多给了他几价值颇高的开城仪式的纪念品。他很高兴,是照单全收。这纪念品是我精心设计的,二十四K纯金女式三件首饰,当时的价值约就有两千余元。

    我和周成讯就开玩笑说,“在会上正式赠送的,是送你夫人的!我送给你的另外那三,就算是送你的人吧。“

    周成讯笑了笑说,“这个年代,也只有你海国鹏能想到这一点,这可真是难为你了!”

    言毕,我们两个人就畅怀大笑了起来。

    从那以后,我就看到了周成讯的贪婪,就想利用他来让卓州工业发展公司来接手卓州影视城。因为他与卓州工业发展总公司的总裁容立宏有着亲戚关系。简而言之,容立宏的母亲是周成讯的亲姑,他们是亲表兄弟俩。这天,我和周成讯在一个小酒馆里喝酒,当时周成讯刚刚买了房子手头非常拮据,喝着喝着酒我就摆在他面前两万元现钞,非常慷慨说,“乔迁的之喜的酒我虽然没捞着喝,但同学一场,礼还是要送的。”

    他不敢要,一下子又推给了我,“这么多,你这不是成心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我说,“你难道忘了咱们上次定好的协议?现在你遇到了困难,欠上了一股债,同学一场,我帮一帮这还不应该?这是我海国鹏个人的钱,要是连这都不敢要的话,今后你周成讯还配在官场上混吗?”

    接下来我是连说加劝,硬是把钱装进了周成讯的口袋里。他再也没有进行推辞,只是感慨地说,“好,你这个同学我周成讯算是没有白交!你今后如果有事求到我,我周成讯将是万死不辞!”

    一斤酒下去后,我就慢慢把事扯到了主题上来了。我极为感慨地说,“现在在很多外人看起来,我海国鹏是多么富有,又是多么的风光。其实我也有我自己的难处,高中的文凭,还是文化大革命中混的。现在让我来管理这么大一摊,也确实是有一些力不从心。有时候我还真想把影视城买了,把钱一下子全部都装到兜里,那样多安稳。”

    周成讯听了非常的吃惊,“海国鹏,你他妈的就别犯神经了,你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把影视城争过来,你怎么又产生了出手的念头?你轰轰烈烈的一场,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就连我的表哥容立宏,一个搞企业搞了这么久的人,他对你都是另眼相看呢!”

    我一听心里就暗暗的高兴起来,心想,这可真是太棒了,网还没张开,他就要往里钻了!可在表面上我却佯装不懂,有些惊讶地问他,“周成讯,你胡说一些什么?容立宏是你表哥?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海国鹏,你连这点都不知道,你可真有点落伍了。看来,我得给你画一张卓州官场联络图了?”

    我忙说,“别别别,官场上的人,我认识你一个就足够了,如果方便的话我倒很希望你给我引见一下你的表哥。因为我们毕竟是同行。”

    他说,“这没有问题。当初我表哥对卓州影视城也很感兴趣,可是当他看到你们和光辉集团竞争得是那样激烈,又是你死我活的,他就吓得提前退了出来,至到现在他还为这件事而耿耿于怀呢!”

    我看这事有门,就接着说,“唉,我要是早知影视城这么难以管现,就直接让给他们算了,省下现在挨了这么多骂不说,还整天提心吊胆地来这份心。唉,要是现在有人想接手卓州影视城,他们就是少给个三百万五百万的,我也要把她给转让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