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按照朱金明的意思 找上个人对周成讯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可是,第二天我接到姜夔的电话说,那里也没有叫一个丁丁的人。这也就是说,那个网上的冰冰,她根本就不是中国有色金属研究所的人!

    自从《首都午间报》上发表了那篇“析两次抵押绿洲大厦贷款,看我国金融领域弊端”的文章之后,社会上针对顺达公司的各种传闻渐渐平静了下来,公司的各种经营也纳入到正常轨道上。经过朱金明不懈努力后,那笔六千万的贷款又续签到手了,但只有八个月,到期的期与我们另外一笔四千万的贷款恰巧是一致,也是九月中旬,那时恰逢是我们顺达公司成立十五周年的纪念。这是偶然的一种巧合呢,还是人为的一致?我也有点辨不清楚。

    看来今年秋天的九月份,对于我们顺达公司又是个难以逾越的鬼门关,屈指算来还不到半年的时间,还是早一点防范一下为好。于是我就打电话把朱金明和蔡锦涛请到了我的办公室,准备共同商讨一下,来制订几条防范的措施。

    最近我们三个人已经达到了空前的团结,并把顺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不仅股权分配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而且房地产经营许可证也从卓州市办了下来。这两项重大工作的结束,就已经充分地说明,我们顺达公司的发展速度将会大大的加快。尤其是这次现代化企业的改造,令所有中层以上的管理干部积极空前提高,因为他们不仅仅是打工者,而且也成了顺达的股东,接下来他们的收益将是双倍的,除了薪金之外,还能享受到公司年终的利润分配。

    有的公司职员向我们提议,让公司早一些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整顿一下,等中国证监会的上市核准法实施了之后,那样我们公司就会有资格申请上市发行股票了。

    即使是这样,我仍旧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脚下的路将是漫长而又艰辛的,国家对上市公司的许多政策和技术上的要求,顺达公司目前还不具备,于是我让姜夔再和那两个盘手联系一下,向他们了解一下这方面的况。如果要是有可能的话,就把他们请过来,让他们在这方面给我们出一些主意。可是,由于姜夔在网上失去了冰冰,他整天就像是掉了魂一样,对于我的这些吩咐,他根本就没拿着当作一回事。

    对于能在卓州拿到房地产经营许可证,我除了惊喜之外,还有着一份侥幸在里面。因为那里毕竟是他肖峰的天下。其实我和肖峰也并没什么大的仇恨,记得上高中时,肖峰是班里最有男子汉气质的男同学,他个子高,模样又帅,周围有好同学在围着他转,这里面有男的也有女的,当然了大多都是些城里孩子。而我呢,虽然说家住卓州的近郊,但我却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孩子。我的周围也有许多朋友,他们都是文化大革命后期从农村的学校混到高中来的孩子。这其中当然要少不了朱金明和蔡锦涛。他们俩哥儿义气很重,不仅给我出鬼点子,而且是整天的在我的边转。

    由于生活的环境的不同,肖峰他们一伙根本就瞧不起我们一伙,所以很自然我们的一伙就和肖峰一帮形成了对立。他们瞧不起我们土儿八鸡的样子,我们看不上他们细皮嫩的模样。他们骂我们土瘪子,猪头猪脑!我们回敬他们是洋白腊,破鞋流氓。

    记得有一次放学这后,我领着一帮孩子与肖峰他们在一个菜市场进行了一场殊死地搏斗,直打得满菜市场上所有的人围着我们看闹。最后搏斗的结果是肖峰他们落荒而逃。可是,我们却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价,有三个破头的,四个破脸的,还有一个一跛一跛的。而我呢,胳膊上被人狠狠地咬了一口,是通紫通紫的一个口印,两个星期后才消了肿。

    可是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我和肖峰进入到社会上之后,又成了一对冤家对头,在争夺卓州影视城的承建权和经营权上再次大打出手,而且还惊动了法院。而且在全国还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然而最终我们还是我赢了!就像上次在菜市场上的那场打斗是一个样。

    可是,最近发生的种种迹象正在表明,我和肖峰之间的争斗还没有远远的结束,很难说不会出现一场更大的你死我活的搏斗,在等待着我海国鹏。你可别说我还真的有那么一种“山雨来风满楼,溪云突起沉阁。”沉重压力。

    说真的,在回卓州去办房地产经营许可证这一手,我们玩得是更为漂亮。为此在此之前我们也费了不少的心思,我让公司的人是继续在北京呼天喊地的跑房地产许可证,而蔡锦涛却悄悄地溜回了卓州,找熟人托关系,仅用了十几天功夫就把事给彻底的搞定了。他得意洋洋地告诉我说,我们这就是使用的著各的三十六计之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现在,我们顺达房地产公司的牌子在北京很已经有气派地竖了起来,并且还在报纸上打出了广告。非但如此,我还让蔡锦涛带上房地产公司技术部门的有关负责人去投北京外四环路上的几项主要工程,虽然我们明知自己名气太小,中标的希望并不大,但是我们的心里却都明白,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旨在多多地学东西也。

    果然,经过参与了几次大的竞标仪式后,我们顺达房地产公司的几位负责人极为感慨地私下对我说,目前我们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施工和设计能力,假如真想干一项大的工程,我们一定会竞标成功的!我告诉他们说,“好,等你们的羽毛都丰满了,也就是北京申奥成功的最美好的时刻,到那时首都肯定有的是大型的工程。也是,二00一年,只要各口的技术管理人员到了位,顺达房地产公司中上一个中型的工程来练一练兵,这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今天的碰头会上,我和蔡锦涛朱金明三人一起分析了公司的状况,都认为顺达公司员工的积极空前高涨,各部门营业额和营业收入也在逐月增长。公司的本没有问题,威胁依旧是来自外部。所幸的是,与我们作对的人已经逐渐暴露出来。周成讯的后台,那无疑就是卓州市的市长肖峰了!

    要是按照朱金明的意思,干脆就一次地解决问题算了,找上个人针对周成讯制造一次交通肇事事故,那不就得了。我是坚决不同竟,因为顺达公司之所以能生存到现在,就是我们来到北京之后一直在本本份份的经商,是再也没有在暗处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蔡锦涛见我在这件事上较起真来,就再也没有附和朱金明的建议,他向我建议说,其实周成讯也不是一个什么正人君子。我记得他年轻的时候,曾在卓州污过一个少女,后来他父亲托了不少人走了不少关系,才把那件事摆平。当时虽然没有定周成讯的罪,可这必定是他一生中最不光彩的一页,我们是不是派个人暗访一些他这方面的短处,也好适当地敲打他一下。

    朱金明听后,立即兴奋地击掌赞同道,“对,以恶报恶,牙还牙,这是对付小人再有效不过的办法了!”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