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股市横盘一段时间 就要调头向上 这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可是,没有料到当我单独和姜夔商谈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却是直摇头,对我直言不讳地说,“说真的舅舅,我姜夔可不是一块搞证券投资的材料。”

    我笑了笑告诉他说,“你只负责管全面的工作,而不是由你直接入市作。再说,我也要参与进去,要是出了事,我们共来同承担责任!”

    然姜夔还是不同意,他说,“舅舅,我真的对金融方面的知识是一窍不通,更别说是股市了。你让我来掌管这一个多亿的资金,这可绝不是闹着玩的!”

    我真没想到姜夔的子骨是这么软,我心里那个恨呀,难以言状。没有办法我也只好找再去到妹妹国华,希望她能够劝一劝姜夔。谁知,她不但不帮忙,而且还楞是支持自己的儿子不要去冒这个风险。一看是这样,我就没辙了,况且亲戚关系又不好发火。没办法,我只好心想,还是等着姜夔和首钢的人从连云港盘点完那批氧化铝粉回来之后再说吧。

    怎知,姜夔从连云港回到北京之后,中国股市就开始横盘,并且各种技术指标还显示有短期有见顶的嫌疑。再说,这时进口氧化铝粉的市场价格,每吨又跌下了一百多元。唉,对于这批澳大利亚的氧化铝粉,我还真是有点又恨又怨,让我处于一种售之可惜囤之无奈的尴尬境地!

    那两个盘手找到我说,股市横盘一段时间之后,很有可能将会继续翘头向上。这可是个入市的绝佳机会,此时不入,更待何时呢?于是,我就赶紧打电话到姜夔的办公室里,让他无论如何都要迅速地处理掉一部分氧化铝粉,其码要达到五千万的资金赶紧进入股市。可是姜夔的秘书却在电话里说,今天姜部长还是没有来上班。

    我一听就气疯了,心想,姜夔他也的点太不象话了,招呼也不打,就随随便地不来上班,他就是自己的亲外甥也不能如此!于是,我就打姜夔的手机,谁知他的手却机关了。妈的,怪不得一些精明的老板是坚决地不用自己的亲戚或者是熟人,原来有他一定的道理。

    我不想因为姜夔的事而耽误了这次千载难逢的入市机会,我真想换个人到连云港去帮我处理一些氧化铝粉,可是我想来想去,竟然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这时,上海和深圳的股市在低位成交量陡然间增大了,这无疑是一个要开始上升的信号,并且还有好几位股评专家预测说,这一次上升很有可能将以空的形式出现。还有的专家说十一月底,也就是说再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上海的股指很有可能要摸到2000点。各大电视台和报刊也出来凑闹,均报道说山东、北京、广州等大中城市往股市存款的人已经在各交易厅排起了长龙。并且有些股评专家竟然直言不讳地说,一九九九年的年底和二000年的年初,所炒得就是科技股和网络股,再就是生物概念股。因为它们所代表的世界未来的经济!

    我一听就有些急眼了,亲自打电话到妹妹国华家里,可是还是没有人接。我这才相信,原来人们向我打小报告说,姜夔这段时间以来经常地去泡网巴,不是三个小时两个小时地迟到,就是一整天甚至是连来也不来。看起来,这一切全是真的!于是我就暗暗地做出了决定,如果要是姜夔再不执行我的命令,把公司投资部的经营活动给我正儿八经地搞起来,那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他从顺达公司开出!因为我让姜夔来并不是没白没黑的去泡什么网巴!可是没想到姜夔在这件事上竟然这样不争气!简直是要把我给气死了!

    晚上我就来到了国华的家里。对我的突然造访,妹妹国华她感到有一些意外,说,“大哥,你也不早些来。要是早来,我们在一起吃饭,那有多好。”

    我沉着脸问,“姜夔去了哪里了?”

    可得妹妹的回答却是,“不知道。姜夔这几天回来得都很晚,我还以为是公司里忙呢,你来了我才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去公司上班了。大哥,姜夔是不是交上女朋友了?”

    我的心里一震,也只好随便在妹妹家坐了一回,就毫无兴致地闲扯了些别的话题,然后告辞出来了。也是,姜夔也到了应该寻找配偶的年龄了,我的儿子海强比他要大一岁,前几天来电话告诉我,有一个美国姑娘喜欢上他了,目前正在起劲地追他呢。这件事到底会怎么样,儿子也说不准,可是每一次来电话他都要简单地向我提一提他那个亲的米切尔。有时我想在电话里在这个问题上想多叮咛他几句,谁知他总是说,你就放心吧爸爸,我在美国会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不会为我们中国人丢脸的。言外之意,就好像我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一样!真是岂有此理!

    我漫步在首都街头上,绪沮丧。前面有一家经营文具的小店正在关门,而与它毗邻的一家店铺却灯火辉煌,门前还排了一长溜自行车。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家网巴。一个年轻的小姐看我推门走进来,就忙笑盈盈地站起来说,“先生来上网?请往这边走,里面有一台刚刚闲下来的机子。”

    我摇了摇头说,“不,我只是来看一看。“

    我漫不经心地到处看了看,这里面的人虽然很多,但却没有姜夔。电脑前面围得全是些年轻人,甚至还有些背着书包的孩子。我真是弄不明白,现实中的人为什么要痴迷到那种虚拟的环境之中去呢?也许在现实中他们一辈子也得不到的成功和渲泄,在这里面他们就能轻易而举地实现?由此可见,一个人所谓的成就感和事业也仅仅是在心理上的一种自我陶醉和自我感受罢了!我刚想悄悄地退出,突然墙角处一个熟悉的影映入我的眼帘。啊,那不就是姜夔吗?于是我轻轻地走了过去。

    姜夔正在把着那台电脑玩得入迷,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可是凭他那忙忙碌碌的样子,我知道他这种玩法他并不轻松。只见他一会点点鼠标,一会用十个手指在不住地敲打着键盘,从熟练程度上看他已经是个电脑的高手了。我在姜夔的边已经站了好长时间了,可是他依旧是没有反应,把自己的全心都已经投入了进去,看起来正和他在网上聊天,的必定是一位姑娘了!

    看着姜夔是这样的没完没了,我只好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谁知姜夔是头也不回,非常不耐烦地说,“得了吧伙计,你别闹了,你难道没看到我正忙着吗?”

    可是,过了一会他觉得不对头,就回过头来看了看,“啊,舅舅,原来是你!你怎么找到了这里?”

    我真想大声地喝斥他几句,可是这里除了鼠标的点击声和键盘的敲击声之外很静很静,容不下粗鲁一些的言语。没有办法,我只好轻轻地告诉他说,“姜夔,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想和你谈一谈。”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