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后来肖思梅真的疯了 她乱跑乱叫 有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接下来,我就通知中层以上的管理人员到公司的会议室里开会。在会上我就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有些人看到我们顺达公司有了飞速发展,就心理不平衡,妄想变着法子想搞垮我们,尤其是在竞争中败下来的那些人,可以说他们的亡我之心不死,企图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给我们公司制造麻烦。最近肖思梅让人挑嗾着到处大吵大闹的事,大家可能都已经知道了。对于这件事,我今天就给在座的每一位一个明确地交代。不错,在迎接中央在线台考察团的那天,冰冰是作为我们的形象大使,一直陪同着著名的导演甘纹昌的。可那毕竟是在白天,况且又有那么多的人跟在后面,怎么会出现那种让人说得玄之又玄的事呢。简直是无中生有!大家知道,张良之老师是我们黑旺山一带最正直的人,在这次诉讼当中他能肯出来为我们作证,这就足以说明了事实的真像!再说,冰冰毕竟是他老人家的女儿!天地良心,我海国鹏可以拍着膛非常明确地告诉大家,在冰冰的这件事上,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对得起在座的每一位!今天公司把大家请过来,就是希望我们在座的每一个管理人员都不要被这件事所影响,在各个岗位上你们继续要努力工作,只有我们大家努力了,公司才会有着长足地发展,也只有我们公司有了大的发展,大家才会有更加宽松的生存空间!”

    也不知为什么,水平不高的我今天是这样能说,还真有点滔滔不绝。我这些煽的话,很容易就赢得了一阵烈的掌声。我很高兴,就继续在会上说道,“另外我还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在市政府帮助下我们顺达公司准备在深圳申请股票上市。如果要是上市成功,那样在座的每一位都是我们顺达公司的股东了。在那种况下我敢保证,大家除去股本的收入之外,我们的工资收入都将会再次翻一番,甚至是翻上两番!”

    又是一阵掌声,比上一次更为烈。这时我的手机了响起来,是朱金明打来的,他告诉我,他们已经找到了冰冰的母亲,并且把她严严地看管了起来。

    看到全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在静静地注视着我接电话,于是打完了电话之后,我坦然地笑了笑,接着就对大家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向大家来交代一下。朱金明来电话说,肖思梅已经找到了,我们准备在市里先找一个旅馆先让她住下来。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让她的绪冷静下来,好好地和她谈一谈,也好让她帮着我们找到冰冰,然后我们再对这件事在经济上或者在感上做一个圆满地了断。大家知道,虽然这件事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光辉集团的节外生枝而伤害了冰冰,但冰冰毕竟是为我们公司受得害,所以我们打算在经济上给予她一定的补偿,并且切地欢迎肖思梅同志的病好了之后,也能参与到我们公司的管理工作中来。我想,在座的各位对公司准备这样的想法和做法,不会有什么看法吧!”

    我的话立即引起了人们一阵善意的笑声。也不知是大家欺骗了我呢,还是我欺骗了大家,反正这次会议开得非常成功。

    可是,接下来我所面对的,就是已经知而执拗的妻子了。看起来妻子这一关我是非过不可了,与其长痛还不如短疼。再说,她毕竟是自己的妻子,在关键时刻我只要把问题说透,相信她还会站在我这一边的。于是这天晚上,我就辞掉了一切应酬,回到了家中。我虽然是顺达公司的总经理,但是我家的房子与其它村里的人一样,没有任何的特殊,也是一幢一百五十多平米两层小楼,这正是我的精明之处,所以很得人心。

    这时,我的儿子海强正在郑州一所贵族学校里上高中,平时的时候也只有妻子一个人在家。也许她知道我今天晚 上早晚回来,她没开电视,也没开灯,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里想心事。我很明白,这是激战前的平静,只好先关心她一下,希企熄一熄心中的怒火,“晓茹,你吃饭了没有。”

    妻子白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又厚着脸又说,“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你做的饭了,你能不能到厨房里去做一点,咱们一块吃顿饭?”

    “你还是少来给我讨近乎吧!海国鹏,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在冰冰的上,你到底有没有做过亏心事?”妻子用最大的声单冲着我就吼上了。

    怪不得古人都把自己的厉害老婆称之为东狮吼,我海国鹏现在才算是有着切肤之感。也是,法庭上和公司里我海国鹏都已经全摆平了,我难道还要怕自己的老婆不成?想到这一点后,我就有意识地反问她,“那你说呢?”

    “要我说,你不属人!要我说,你简直禽兽不如!我现在就把实话告诉你吧海国鹏,冰冰她妈肖思梅把所有的一切全都已经告诉我了!”

    “难道说连肖思梅的话你也相信?”我也把眼睛瞪了起来,“她神经兮兮地到我们公司里去闹,还到市法院去吵!我真是有些弄不明白,自己男人的话你不相信,你却去偏信一个在神经有毛病的人!”

    “你的神经才有毛病呢!海国鹏,我现在就和你明说吧,肖思梅到法院里去闹,是我告诉她的!海国鹏,咱们先不谈别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冰冰那天中午她到底是和谁在一起的?是不是和那个姓甘的?!”

    “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我们原来是想用一番好意来感动他,可是没想到姓甘的却……”

    没想到我的话还没说完,妻子就又气又狠地扑向了我,“海国鹏,你还是一个人吗?你这个下三烂!你的心眼咋就这样不好使呢,连咱家一条狗不如!”

    我躲避着妻子伸出的双手,“晓茹,请你不要生气,让我慢慢地和你解释。”

    可是妻子是什么也不听,她叫着吼着把我到了墙角。慌乱中,我竟然让她那挥舞的两手在我的脸上狠狠挖了一下。不由,我怒从心起,就用上平生的力气狠狠地扇了妻子一记响亮的耳光,“你妈那个臭×蔡晓茹,简直反了你了,你还敢挖我?”

    没想到妻子被我用耳光扇得倒在地下,半天没有爬起来。我有些吓坏了,就想把她扶起来,谁知她满脸是泪坐在地下冲着我的脸上就啐在我脸上一口痰,“海国鹏,你不是个人!想不到你对自己的干女儿做出那种下三烂的事,我简直是恨死你了!你走吧。你走得越远越好,我这辈子也不想见到你了!”

    我是既气又恨,真想再狠狠地教训妻子一顿。可是转念一想,在这件事上自己确实理亏,没有办法,我也只好跺跺脚就离开了家。后来我曾主动地找到自己的妻子想与她和好,可是蔡晓茹那倔强的使她始终也没有原谅我。就这样我们平静地分手了,我想让儿子海强跟着我,可妻子是死活不同意,她说,儿子要是跟着我会学坏的。无奈,我也只好把儿子一切学习费用承担起来,并给了妻子一部分钱,还把村里的小楼也留给她。

    当时我还存有幻想,总觉得老夫老妻的过上一年半载的就会合好的,可是没想到十三年来,蔡晓茹硬是没有原谅我。

    后来肖思梅真的疯了,她到处乱跑乱叫,有时候竟然着子在大街上乱窜。在征得张良之老师的同意之后,我们也只好她送到了精神病医院。可是,三个多月之后她就从医院跑了出去,从那就再也没有下落。我怀疑这一切都是肖峰从中搞得鬼,然而却一直没有证据。从此,卓州人就再也没有见到她肖思梅的行踪。有人说她一定和冰冰在一起,也有人说她早就不知道疯到那里去了。说不定早就死了!

    可是张良之老师还在一直苦苦等着自己的妻子,他相信有一天肖思梅一定会回到自己的家中!就这样,两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我海国鹏一个个地拆散了!我也明白这是我的罪过,可是当初我的本意并是非如此!说真的,我也极想用实际行动来赎回自己的这段罪过,可是却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现在机会到底是来了,张良之老师终于来到了北京,在有可能的况之下你说我能不想法设法地让他们一家人团聚起来吗?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我不仅要为张良之老师出小说,而且我要为他出诗集,在今后的子里很难说我不会以张良之老师的小说为体裁给他拍一部电影或者电视连续剧!

    当然了,对于我海国鹏本人来讲,这里面恐怕还有更加深刻的意义……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