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朱金明和蔡锦涛的坏水比我多 如果他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见离上班还有着一段时间,我坐在沙发上,顺手就看起了已经复印好的小说《走出黑旺山》。应该说这篇小说的在文笔是没得比,干净利落,有着深厚的文学的底蕴。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篇三十多万字的小说,张良之老师自始至终是用小楷的毛笔,以蝇头小棣一笔一划地写出得。显然,不仅仅是这一遍。

    看着看着,我很快就被小说中那丰富曲折的内容给紧紧地吸引住了,因为张良之老师所写的节我是那样的熟悉,一节节一幕幕的就像在我的眼前重新出现一样,亲切而感人。应该说张良之老师的小说《走出黑旺山》非同于以前出版过那些的农村改革体裁的小说,他是用细腻的笔触去刻画人与人在变革的年代出现的那种真诚而又撼人感细节。

    我海国鹏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要人物,而那个长着黄黄头发和美丽眼睛的小女孩柚儿,无疑就是她的女儿冰冰了。令有些我不明白的是,在张良之老师的笔下柚儿也成了他的学生,并且小说中还与那个叫黑蛋的我发生了一段朦朦胧胧的感。我的心立即就里惴惴不安起来,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也许是节上的需要,也许张老师在暗示他已经意识到了事的原诿。我下意识地合下了小说的复印稿,再也不敢看下去了。

    这时上班时间已到,秘书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拿来几份文件让我签,我看也不看就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突然,我发现有其中一份是授权书,不由就产生了深深的疑虑。仔细一看,原来是授权朱金明转让金果园小区的协议。他妈的,以前朱金明可是从来不这样,只要我们在一起商量好了的事,他也只有拼命干的份。可现在……唉,可在程序上朱金明这样做,无疑也许是对的。

    虽然我仅仅是自我安慰地这样想着,然而看完这份文件之后,我的心里还是感到非常别扭。我不由想起了蔡锦涛,也想起了那风传的二百万佣金。这次他朱金明会不会像他说的那样,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来狠狠地搞我一下子呢?要不然,他让我签这个授权书是什么意思呢?

    也不知为什么,从自己的内心深处来讲,我也希望他朱金明也这样来他一下子,他要是也能弄他个二百万或者三百万的好处费,这样一来我的左膀右臂不就找到平衡了嘛!也是,一个人的左右两臂,也只有平衡了才能伸展自如,也才能更好地发挥它们应有的作用。

    应该承认,朱金明和蔡锦涛肚子里的坏水确实是比我多,如果他们其中有一个要站出来对付我,那我海国鹏将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这些年来,我只好用一颗宽容的心来与他们勾通。我让朱金明去处理金果园小区,也是基于这种微妙的关来系考虑的。也是,就给他一个同等的机会,至于朱金明他想不想像蔡锦涛那样去干,那就看他的良心了。但是,我却是有底线的,只要那个金果园小区的资金能回来百分之九十五,那样一来我们顺达公司的子就好过了!

    在尔虞我诈的商海之中,你要是想做到笔笔生易都能赚到钱,那将是不可能的!这次我们就是在金果园小区赔他个三四百万甚至一千万也无所谓,只要是能盘活了那批资金,就是一个不小的胜利!这时电话铃响起,是年轻出版社舒光韬打来的。他问我,“国鹏,昨天你打电话找过我?”

    我说,“我整整找了你一个下午,是手机也不开,你小子到哪儿去了?”

    “中国作协在八达岭搞了一个活动,非要我去参加不可。没有办法,我也只好过去应付一下。”

    我把张良之老师出书的事和他简单地说了说,怎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在电话里说,“得得得,你还是饶了我吧!现在我手里长篇小说,已经有三十多部了。人人都想托人找关系出书,都想出名,可是他们有几个会考虑我们出版社经济效益的?”

    我有些生气,就故意地抬高了嗓门告诉他说,“好了好了,舒光韬。请你不要说了,我们出钱来出还不行?”

    对方听后不由一怔,就忙说,“国鹏,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要不就这样吧,你打发个人就把稿子给我送过来吧。我让人看一看,如果要是还有一点商业价值,我们就编排到今年下半年的出版计划里。若确实不行,也只有让作者自个掏钱出了。”

    我说,“张良之老师非要亲自去跑,给你送稿子的事恐怕要过几天再说。说不定,今天张良之老师就会闯进你们出版社的大门的。”

    舒光韬笑了笑说,“张老师这样自信,这么说他的小说一定是很有特色了。”

    我说,“我大致看了看张老师写的小说,吸引人,人物塑得也非常丰满。”

    接下来我就告诉舒光韬,其实这篇小说的主题就是描写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是怎样走出黄土地,建影视城,盖卓州大厦,以及来北京创业的整个过程!

    “真的,那这回我舒光韬可真要认真对待了。”

    我一听舒光韬也对这篇小说产生了好感,就马上和他敲定,过几天我亲自把那篇小说稿给他带过去!

    谁知他却说,“可以,不过,你来的时候最好是事先给我打一个电话。”

    “什么?还要预约!想不到你对我的架子也这么大了?”

    舒光韬不由笑了,说,“没什么,因为最近我可能要出差,我怕让你扑空。”

    见把张良之老师小说的事已经敲定好,我的心就好了许多了。架不住小说中那些熟悉节地吸引,我不由又翻起了小说稿的复印件。

    没想到张良之老师是个编织故事的老手,他把我描绘成一个神奇的农民带头人,一个有着丰富感的中年人。小说中的我,在竞争影视城的承建权和经营权中彻底失败了。这种失败是残酷的,因为小说中的我不仅在经济上蒙受了巨大损失,而且也失掉了民心,村里的人纷纷要罢免我。小说中的我灰心丧气,甚至还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可就在这关键时刻,况竟发生了惊人地逆转,中央在线台重新选址,我们黑旺山村竟然莫名其妙地获得了影视城的建造权和经营权。

    这件事立即在卓州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黑旺山的大人小孩男女老少欢天喜地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了庆祝。有人猜测,这是中央在线台看中了我们黑旺山的优厚的土地资源和卓越的地理环境,才把影视城建在我们这里的。 可是令小说中的我,也就是那个叫黑蛋的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件事中起着决定作用的却是那个叫柚儿的姑娘。她看到自己心上的人黑蛋为建这个影视城而倾注上了自己毕生的精力和全部的感,然而最终竟然残酷地以失败而告终。她明白,其实这也是自己心上人在事业上的最后终结果,显然这次失败将意味着这个叫黑蛋的农村娃今后将会一事无成!于是柚儿牺牲掉自己的青,就答应要委于那个早已相中了她,并且在影视城选址上能够起决定的重要人物。但她条件就是,他必须要把卓州影视城最终要建在他们黑旺山村。

    看到这里,我的心里就狂跳了起来,没有想到张老师笔下的柚儿竟是以一个烈女的份出现。她毫不犹豫地牺牲掉她和黑蛋之间那种隐藏很深的,用自己的青给自己的心上人换来了一番辉煌的事业。这到底算是一种最终的胜利呢,还是一种彻底的失败?我无法看下去了,再次把书稿复印件合上了,生怕再次出现更加让人难受而又难堪的内容。

    应该承认。张良之老师的这种谋篇布局的手法似有些老道,这样一来它就能赋与整篇小说一种悲壮的色彩。也许张良之老师在这里面也隐含着一个更为深刻的道理,那就是:在你得到某种东西的同时,你必然也会失去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