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这是冰冰对我心灵无情的鞭笞呢 还是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然而十三年很快就过来了,我海国鹏却一直好好地生活在北京,是即没有受到上帝的惩罚,也没有得到神灵的启示,我所经营的顺达公司也以她应有的自然规律均速地发展着。虽然说每每地念及到我曾经伤害过的张冰冰,我的灵魂深处也是常常的惶惶不安。但我的生活却是平静的,公司的经营也是顺畅的。

    可是自从丁丁,不,应该是冰冰让张良之老师在汇丰苑给认出来之后,我的所有的规律都打破了,并且心中不安越来越严重了起来。冰冰小时候那黄黄的头发,大大眼睛的模样就连续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这几天来,老挥之不去,驱之不走。

    这是冰冰对我海国鹏从心灵上的一种无地鞭笞呢,还是在感深处自己对自己进行着无地谴责?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却知道在这桩贿赂案之前我一直喜欢着冰冰,并且还以一颗父辈的心深深地着冰冰。甚至在自我意识中,我已经把冰冰当成了自己的女儿!而冰冰呢,也与我有着一番浓浓的亲,除了她自己父母之外,我海国鹏就是她最亲近最信任的一个长辈了!由于我与张良之老师的关系一直是比较密切,所以我无疑就是张良之老师家里的长客了。我们两个家庭也是亲如一家,是从来就不分你我。

    这在别人看起来,张良之老师与肖思梅的结合简直是有点不可思议,两人不仅年龄差距很大,而且两人在相貌也是有着壤之别。不错,张良之老师长得是又老又干巴,而肖思梅呢又是众口一词得漂亮。有人说肖思梅图得一定是张良之老师右派分子平反后找的那部分钱了。其实我的心里是最为清楚,肖思梅图得只是张良之老师的才能和他的憨厚。不错,当时张良之老师已成为卓州县的政协委员了,而且卓州报上还经常刊登他的文章,许多店铺的门匾也都是出他之手。更主要的是张良之老师更肖思梅,他非常珍惜自己这迟来的幸福,喜突然得到的女儿冰冰近似于发疯,已经是十周岁的小姑娘了,在家里面怕磕着,出门更怕碰着。那份浓浓的亲,一般的父女是没得比。

    也是,这些年来张良之老师都是一个人单独地过子,突然之间就能尝受到幸福家庭的天伦之乐,你说他能不高兴?他能不好好珍惜?很自然他老人家也就把冰冰视为了掌上明珠,是一点也不让人奇怪。只要是放了学,或者是一旦有了空,张良之老师就要把冰冰扛在自己的肩上,到村旁的小河边或者是村头上的柳树林里去与女儿戏嬉玩耍。

    每当见到她们爷儿在一起,我就是再忙再累,我不绾一绾裤腿就下到河里面去,就是脱下鞋爬到树上,去给冰冰捉点小蟹小虾或者是知了什么的来逗她。当时我也有着自己的儿子海强了,可是我和我的妻子是一直把冰冰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有什么好吃的,或者是好玩的好乐的总要留给冰冰一些。

    张老师的妻子肖思梅见我这么喜欢冰冰,就经常对我说,“我说国鹏,既然你们两口子既然这样喜欢冰冰,干脆就让冰冰当你的干女儿算了。”

    我说,“我们是巴不得这样,就是怕张老师不愿意。”

    谁知张良之老师在这件事上更是开朗,他说,“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到冰冰出嫁的时候,最多不就是多一份嫁妆吗?”

    一听这,我们四人都哈哈地大声笑了出来,只笑得年幼的冰冰莫名其妙。就这样我名正言顺地成了冰冰的干爸爸,后来我曾试图逗着让冰冰让她喊我一声爸爸,可是她拗得狠,始终也没有喊。

    这年天,冰冰突然病倒了,恰巧那几天张良之老师去郑州参加华中五省市优秀教师教学经验观摩大会。夜里三点的时候,肖思梅抱着冰冰就敲用力地开了我的家门,她哭叫着告诉我说,“国鹏,冰冰一直在发烧抽筋, 你看她现在已经昏厥过去,这该怎么办呢?!”

    “这还能怎么办?还是先把我们村的医生叫起来,让他看一看再说吧!”我一看是这种况,也非常着急。

    “不行!最近我们这里正在流行着脑膜炎。要是找村里的医生来,恐怕就给耽误了。国鹏,你最好还是快跑一跑腿,赶快把冰冰送到卓州医院里去吧,千万不要把孩子给耽误了!”

    妻子的话一下子就提醒了我,于是我连夜开着大队的那辆大头车,就和肖思梅一块就把冰冰送到了卓州的县医院。经县医院的值班医生一诊断,冰冰果然患得的是脑膜炎。医生非常感慨地说,幸亏你们把孩子送来得早,否则要是再耽误上几个小时,后果将非常的严重,这个孩子不是死去,就是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医生们还建议说,“我们医院刚刚从国外进口一点好药,治疗脑膜炎的效果特别好,但是价格贵一些,你们给孩子用不用?”

    我不由看了肖思梅一眼,见她还在犹豫,我立即就决定说,“用,只要对孩子的病有好处,就用!”

    直到现在,我才想起自己上没有带钱。无奈,我只好又开上车,回村拿来了钱。

    第二天当我和妻子赶到县医院再来看冰冰的时候,她的病已经转危为安,醒了过来。见到我们,冰冰浅浅地一笑,那份浓浓的亲确实在太感人了。这时爬在上的肖思梅也醒来了,她告诉我们说,“想不到进口的药真是太神奇了,用上两三个小时后,冰冰就退烧了。刚才医生已经说了,三天过后我们的冰冰就可以治好出院了!海国鹏,谢谢你们两口子及时把我们的冰冰送过来。”

    我忙说,“你还谢什么,我们还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女儿。”

    “谁是你的女儿?”想不到精神尚好的冰冰竟然温柔地与我反唇相击了。

    我笑着说,“还有谁是我的女儿,就是你张冰冰呀!”

    妻子开着玩笑着对冰冰说,“小鬼头,你的病刚好,就不认我们了!到时候你还想不想要我们的那份嫁妆?”

    “我才不出嫁呢,我要永远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也许是出于对冰冰一番真心实意的,这天夜里我就在医院里留下来,就准备在院完里陪护一宿冰冰。冰冰一听很高兴,因为以前我只要和冰冰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爸爸一样也给她讲过很多很多故事,我讲的那些故事虽然不象她爸爸讲的那些故事那样带有浓厚的文化色彩,也只是一些在农村流传了好多年的老故事,不过,在冰冰看来我讲得这些故事却很浪漫也很有传奇,所以能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