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朱金明的话点燃了我心中多年的企望 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以前只要是喝上这么多酒,我很快就会进入梦乡,可是今天我却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一直是活泼可的丁丁今天晚上却在我面前突然间就变成被我伤害过的冰冰,这对我海国鹏来讲无疑是一个最大的讽刺,使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卑鄙和无耻!并且还痛悟到自己现在的一切,包括名声、自信以及大把大把钞票都是建立在这种卑鄙和无耻之上。怪不得卓州人一直在不停地在指责我海国鹏。也是,现在要是回过头来想一想自己在冰冰的上做的得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也确实是毫无人,还真是有一些禽兽不如!我海国鹏这不是自贬,而在事实上确实是如此!

    一九八六年,中央在线台准备在我们卓州建一个大型影视基地的消息就迅速传遍了整个卓州县。卓州的报刊、广播以及电视上对此也是连篇累牍,把卓州未来一切的一切描述成了天堂般的美好!

    当时,我海国鹏还是黑旺山村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和所有的卓州人一样也在为这则条消息所激动,可是却没意识到它会给自己带来多大影响,更是没有意识到是它会改变了我的人生。那时我们生产大队正在和卓州第三耐火材料厂洽谈一个合作项目,准备合作在我们村建一个中型的耐火材料厂。卓州第三耐火材料厂是一家大型的国有企业,工艺先进技术力量雄厚,可是意向确定了之后他们的人却和我们胡搅乱缠,不仅要我们村出土地,而且还非要我们再投上五百万元初建费不可,否则他们是一分钱也不出。

    当时我们虽然还有一点家底,要是再贷上点款,投他五六百万元应该说没有的问题。可是,我们与他们进行合作,图得就是他们的资金和技术?初步交涉的时候,他们已经答应我们只要是出地出人就行,可是想不到他们最后他们却在这上面出尔反尔!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我才明白过来,这个厂说话算数的负责人我们还没有去打点一下呢!也是,这道门坎我们要是不迈,别的事你休想去做!于是我就和朱金明蔡锦涛商量着要去办这件事。

    谁知朱金明眼珠子一转说,“哼,去打点他们?那还不如我们去北京呢?”

    “你说什么?去北京?我们去北京干什么去?!”一时间我被朱金明突然蹦出来的话给弄糊涂了。

    “你的意思是,是不是我们也应该去试探着争夺一下影视基地的筹建权和经营权?”想不到蔡锦涛的脑子比我反应得快,他一下子就把朱金明的想法全给点了出来,“应该说,你的这个主意非常的不错。很可惜,我们目前恐怕还没有这方面的综合实力。”

    “只要我们有土地,又有人,那就是我们的实力!”朱金明有力地挥了一下手,“国鹏,这可是一个很好的历史机遇!难道你已经忘了,那年六一儿童节张良之老师给我们写得那封信吗?”

    朱金明的话,一下子就点燃了我心中多年来的企望。也是,此时不干,要待何时呢?然而,要建影视城那可是一个要投资上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大项目,我们上哪里去弄那么多钱呢!

    朱金明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样,就继续说道,“至于资金吗,我们先不要去考虑它。其实道理很简单,只要是工程立了项,不仅中央在线台会投资,就是卓州县政府也会毫不犹豫地往里面投钱。最后要是实在不行了,我们就是贷款也行!再说,从地理位置上我们黑旺山村是最有条件的,离卓州县城最近,还有一条国家二级公路从这里贯穿而过。另外,即使是我们不去力争这个影视基地的项目,相信别的地产公司或者承包商也会去干,要是项目到手了他们还不是照样要到我们郊区来征地。要是这样的话,与其让别人利用我们的土地来搞这个项目赚这笔钱,还不如让我们自己来干!”

    我认为朱金明说得很对,如果我们要是把这个项目争取了下来,我们不仅仅是挖挖粘土做做砖,来这些搞粗放的经营了。那样一来我们就有文化品味,就会成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公司。如果我们要是做好了,说不定还是一个一劳永逸的项目呢。可是要建影视城所牵扯得不仅仅是资金上问题,除了技术因素外,其中文化品位和历史的因素也是要求很高的,我们能行吗?

    见我对这件事依旧是在犹豫着,蔡锦涛似乎摸透了我的心思,他就说,“其实,要是说白了,建个影视城也没有什么可难的。与其它仿古建筑的工程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是照葫芦画瓢干,就行。再说,设计和规划等技术方面的工作都是由中央在线台负责,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只要是有土地,有人,有决心就行!”

    经他们两个人这么一说,我一想也对!只要是我和朱金明蔡锦涛兄弟三个人抱了成团,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干不成呢?可是,如果我们要是这样贸然地跑去了北京,我们去依靠谁呢?总不能去直接闯中央在线台吧?

    朱金明连忙说,“我有一个表弟叫舒光韬,前几年刚从北京大学毕业,现在在中国年轻出版社工作。我们到了北京就去找他!看在我们表兄弟的面子上,相信他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你那个表弟在中国年轻出版社到底是干什么的?”蔡锦涛插嘴问道。

    “管他是干什么,天无绝人之路,反正我们到了北京之后,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一定会接待我们的。”

    就这样,我们三人一拍即合,就来北京就找到了舒光韬。当时舒光韬刚刚过结婚,小两口住在一间拥挤的集体宿舍里。我们三个人给他带来了一些卓州的土物产品,客气地说,“没什么好东西,不承敬意。”

    舒光韬很好客,特豪爽,大天地光着上和我们在一块喝酒。可是当他知道我们来京的用意之后,就有些为难地皱起了眉头,摇着头对我们说,“坦率地讲,我刚在北京工作也没有几个年头,说真的,在影视界里我真没有一个能够认识好朋友。”

    我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见我们的神色突然间有些黯然,舒光韬笑了,他再次冲我们端起了酒杯,非常豪迈地说,“要不就这样吧,既然你们已经求到了我,那明天我上班时就打听一下,就看看我们编辑部里面有没有认识中央在线台的人。如果要是有,我一定想法让他给你们引荐一下。请你们放心,如果许的话,你们的这个忙我舒光韬一定是要帮的。”

    我的心里很明白,这是舒光韬碍于面子仅仅是向我们说一说而已,他目前还没有能力来帮我们这个忙,因为他家中那简陋而寒呛的新婚摆设就已经充分地向我说明了这一点。唉,要是实在不行我们就去直闯中央在线台,很难说不会遇到一个理解我们支持我们的好心人!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