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冰冰是我这一生刻意伤害的人中 伤害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回到餐厅里我又借着酒兴与张良之老师一起酝酿起了我们之间那种特殊的感来。一会,我见张良之老师有些醉了,我们就再也不劝他酒了。我刚想建议出去找座茶楼去泡一泡茶,谁知我的手机又再次响了。

    我一看还是那个电话号码,就是知道还是丁丁,我又再次走出了这座小餐厅。

    这次丁丁在电话话里对我是一副怒气冲天的口气,“海总,我还真是有一些弄不明白,你接待的到底是什么样重要的人物!竟然连这样我们之间的事都耽误了!”

    我笑了,就用手机告诉丁丁说,“这个人物很重要,他影响了我前半生,很难说他不会影响到我的后半生。”

    “还有这样的人?我怎么没有记得你以前向我提起过呢?”

    我笑了,就乘着醉意告诉丁丁说,“我向提起过,没提起过,那倒不是怎么重要。丁丁,你若是对这个感兴趣,你完全可以过来看一看吗!”

    丁丁是什么也没说,就气的把电话给挂上了。

    我明白,丁丁她是不会来的!

    见我不断地出来进去地打电话,张良之老师就对我说,“海国鹏,你要是有事你就去办吧,由朱金明和蔡锦涛陪着我就行了。”

    我告诉张良之老师说,“在我们公司里,最清闲的人恐怕就是我了。张老师,我这几天我有的是时间,我不仅要陪着你去跑出版社,我还要陪着你到北京几个新开辟的旅游景点去玩一玩呢。”

    张良之老师一听就乐了,又主动地与我们喝了一杯。

    可是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是,当我们就要离开汇丰苑的时候,丁丁却气喘嘘嘘地跑来了。

    她气冲冲地推开我们正在喝酒的单间餐厅的门,冲着我就叫道,“海国鹏,我来看一看你到底是在迎接什么样的大人物!”

    在座的人一个个全都愣在了那里。

    丁丁气乎乎地来到我的面前,刚想张嘴说什么,突然她发现对面紧盯着自己的张良之老师,脸色突然遽变,一下就呆若木鸡般傻站在了那里。

    丁丁在绪上的这些急遽的变化,也就在几秒钟的时间。但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眼里。尤其是张良之老师,他两眼紧紧地盯丁丁,竟然冲丁丁缓缓地伸出他的双手,接着就老泪纵横地喊了起来,“哎哟冰冰,原来你是在这里!这些年来你让爸爸我想得你好苦呀!”

    张良之老师的喊叫声,让我们三个人不由都大吃一惊,把目光全部都聚到了丁丁的脸上。

    没有想到丁丁的脸上一下子就变得冰冷了起来,立即不屑一顾冲张良之老师白了一眼,“谁是你的冰冰?你是不是喝醉了酒,认错人了!”

    丁丁不满地哼了一声,就傲然地背过了

    我总算是放下了心,但没想到丁丁是这么没有礼貌,我刚想给她介绍一下张良之老师来缓和一下尴尬的局面。

    谁知张良之老师又冲到了丁丁的面前,再次牵起了她的手,两行老泪依然是哗哗地流着,“冰冰,你这孩子!你不就在外面呆了十几年,你怎么连自己爸爸都不认的了!”

    “真是讨厌!我不是冰冰。我是丁丁!”丁丁用力摔掉张良之老师的手后,接着抬腿就想往外走。

    我和朱金明蔡锦涛三个人是面面相觑,有些弄不明白,这到底是张良之老师喝多了酒认错人了呢,还这个丁丁就是张良之老师的女儿冰冰?

    张良之老师的女儿冰冰在小时,可以说我们三人都认识。然而,眼前的这个丁丁我们是怎么看,是怎么也不象冰冰。

    于是,我就紧跟着丁丁就也走出了出去,“丁丁,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认识不认识张老师?”

    “我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海国鹏,这个老头子的酒喝多了,难道说你也喝多了!”丁丁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就迈动开她那两条纤细的腿快速地往饭店的外面走去,“哼!你不想去新世纪就不去呗,想不到你还弄出一个死老头子来找借口!”

    向我抛出这句话后,丁丁就象一头母狼一样摆动着她的两腿发疯似地跑下了汇丰苑的楼梯。我呆站在那里,还是有点弄不明白,一直很温柔的丁丁,怎么一下子变得那样蛮横了起来。

    这时张良之老师也从里面赶了出来,他冲着丁丁的后影大声地喊着,“冰冰,我的冰冰,你给我回来,你快给我回来呀!”

    张良之老师的呼喊声,惊动了饭店里的好多人,他们纷纷拥出来,像看西洋镜一样伸长了脖子。可是丁丁却是听也不听,继续加快步了伐越过公路,然后急急地摆下一辆出租车,快速地钻进去,就离开了这里。

    我的脑子高速地运转着,弄不明白,如果这个丁丁不是张良之老师的女儿冰冰,她为什么要跑得那么快呢?

    我三个人和张良之老师追那个丁丁到汇丰苑的门外后,我的酒立即就醒了一大半,于是我就扶着痛苦不已的张良之问,“张老师,我们喝上酒以后,您是不是认错了人?”

    “我没有认错人,她确实是我的女儿冰冰!就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我也认得她!国鹏,你难道没有看到她右手上的那只带小蛇的玉镯子吗?那就是她妈妈在她十四岁生的时候送给她的!”

    一提起这只玉镯,我就感到透心地凉,立即便惊出了一冷汗。

    可面,此时此刻对这个悲痛绝的老人,我却无法说什么,也只好与朱金明蔡锦涛一起,违心地劝开了张良之老师。

    我的心里非常的明白,如果这个丁丁真是张良之老师的女儿冰冰的话,那么她以丁丁的名义来频繁地接触我,这将意味着什么呢?张良之老师的女儿张冰冰是我一生中第一个刻意伤害过的人,也是我岂今为止造成伤害后果最悲惨,下场最令人怜悯的一个!她就是在那次轰动全国的卓州贿赂案中的牺牲品。

    那一年冰冰才十四岁,初中刚刚毕业,正值花样年华。

    我海国鹏和朱金明,以及蔡锦涛就是利用了冰冰的这种美貌和纯真,让她在不知况下,成了我经济扛杆中的一颗重要棋子,从而使我顺达公司在那场惊心动魂的经济交量中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可是,这隐密的一切,至到现在张良之老师他还都蒙在鼓里。这些年来,我一直认为这件事已经平息了下去。可是,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张冰冰竟然也来到了北京,并且悄悄地潜伏到了我的边,而且还与我建立起深厚的感!显然,张冰冰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不言而喻的!

    幸亏今天晚上我没有去新世纪,否则后果将是不可设想!由此看来,张冰冰她的后肯定是另有其人,而且是不止一个!想到这里我就不寒而栗,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立即就贯穿了全

    也就在这时,我感到有人推了我一把。我不由打了一个愣怔,这才看到朱金明和蔡锦涛的目光,在他的示意下,我只好控制着自己绪,约着悲伤不已的张良之老师一起,就离开了汇丰苑。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