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我不放心 因为这毕竟是两个多亿的投入 …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唐 人 书名:孽债必偿
    这对于我们顺达公司来讲,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陷阱!因为我们只要是成交,那三千万的欠款也自然而然就回来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首钢会最终全不会迁走。还有,迁走之后,北京市政府将要在那里规划什么?

    想到这里,我就摸起电话,要到了北京市副市长何友平的办公室里,想通过他来核实一下这件事的真伪。

    何友平是原北京市的市经委主任,是我到来北京后通过章一鹤认识的北京市最大政府官员。可是何副市长不在办公室,是他的秘书接的电话。他非常客气地告诉我说,“非常抱歉,何副市长下基层去了。”

    听着口音很熟,我不由问道,“您是不是小贺?”

    “对!我是贺秘书。请问您是那位?”

    我告诉他,我是顺达公司的海国鹏。

    “海总,怪不得声音这样熟,你不是知道何副市长的手机号码吗?你就打他的手机吧。”

    我说,“一点小事,我就请教一下您吧。”

    他问道,“要是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是。”

    我把首钢迁出和建光谷的事就向他咨询了一下。得到的回答是,应该说有这种意向,但是还没最后定夺。至此,我似乎明白了一切。

    我真想现在就把朱金明也叫过来,我们三个人一起为购买金果园小区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可是朱光明出差了。于是,我就和蔡锦涛商定,这件事还不能急于定夺,最好是多搜集一下这方面的信息和资料,待那些不确切的因素明朗了之后,再做决定。

    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调查,来自各方面的信息都在证明,为了申奥成功,为了减轻北京的大气污染,首钢迁出北京已经成为定局,它即使不迁山东,也会迁到其他的地方。至于首钢什么时候迁出,它迁出之后那里会不会建一个高新科技园区,目前确无规划。

    我还是不放心,因为那毕竟是两个多亿的高投入,一着不慎将悔恨终生!我又悄悄派人对金果园小区进行了评估,发现了里面的许多陷阱和猫腻。但是综合起来看,整体接手还是有利可图的。见时机成熟了,我就和蔡锦涛与金帝房地产公司正式了进行了接触,经过三番五次讨价还价,我们顺达公司终于以一个令人垂涎的价钱把金果园小区全部买了下来。

    可是,我们在这笔交易上却犯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事先没有与朱金明正式地打一声招呼,从而埋下了一个很大的隐患。从而也就铸成了我们顺达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信任危机!

    想不到最终首钢也没有按我们所期望的那样近期迁出,金果园小区我们接手之后非但没升值,一年后即是原价出售也无人问津,近两个多亿的资金一下子就押全在了手中。

    蔡锦涛后悔不迭,说,他想辞去副总的职位以此谢罪。我没有同意,因为这件事不能光怪他,自己在决策上也有责任。看来,准确无误的信息在任何领域任何时候都是无比重要的。

    最早金帝房产是掌握了首钢准备迁出的消息才敢于在那里投资的,后来它不惜代价把这个包袱甩给我们,也是准确地掌握了某种信息。

    蔡锦涛向我提出辞职还有着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人说他在这笔房地产交易中,拿了金帝房产的二百万元佣金。我不相信蔡锦涛会去那样做,因为他一直很讲信用,对我对顺达也都是忠心耿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要是没有他蔡锦涛也就没有我海国鹏,更是没有今天的顺达公司!

    蔡锦涛怎么会这样去做呢?也许,他确实需要钱。

    也是,多年来我海国鹏一直在报酬上对蔡锦涛和朱金明这样的高级管理人才那么抠门来,每月仅仅几千元的工资,从来就没有考虑到年底,或者季末来奖励他们一下。唉,现在就连那些国际化的大公司都在想法设法以股权来笼络人才了,我怎么还在以哥儿们意气来管理着现代化的公司呢?也是,在今后的分配中我必须在经济上把等级体现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愈发调动人们的积极

    想到这,我就打电话把蔡锦涛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重要声明:小说《孽债必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