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骑辩之情(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囊天八卦卷:第四章:骑辩之(情qíng)(1)

    |“千mén八将去泗水泉林伏羲庙了!”

    这一rì这条消息传遍了整个江湖。~~

    所以听到这条消息的老江湖都皱起了眉máo。

    他们之间没有经过任何协商便做出了统一的决定,jīng锐尽出,劫杀在路!

    就在各个势力四面八方的赶往山东时,我们的千mén主将仍然呆在上海!

    沈氏财团第七分部!

    高阳和赵义正在喝酒。这时沈舒原忽然推mén进来。

    赵义干掉杯中的二两摇摇晃晃的站起(身shēn)来道:“我去个厕所!”

    高阳自顾喝着,没有说话,赵义走出房mén之后沈舒原挨着高阳坐了下来。

    “知道我为什么喊你过来吗?”沈舒原为高阳满上一杯后也为自己满了一杯。

    高mén主仰头喝干之后才回答道:“不想让我去泗水?”

    沈舒原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知道任何人也阻止不了你,他们都已经动(身shēn)了吧?”

    高阳点头道:“嗯,有人坐火车,有人坐飞机,有人坐客车,有人自己开车,也有人骑自行车,还

    有人步行,我们八个分散开来以不同的方式赶往泉林,我想总有一个人回到的!”

    沈舒原长叹一声道:“他们都还年轻!”

    高阳斩钉截铁的说道:“他们都是蓬莱山人!”

    沈舒原抬头道:“铁八卦放在那里快八百年了,这中间有几十代的蓬莱山可都在看着,为什么一定

    要你做?”

    高阳笑道:“他们可没有看着,当年沈财神封存了八卦后,千mén中人无一不在等待着机会,凡事要

    厚积薄发,没有前人的积累也不会有今天的举动!”

    沈舒原看着高阳又摇了摇头。

    高阳继续道:“你既然知道改变不了,又何必跟我说这些,这次沈家要参与劫杀我们的游戏吗?”

    沈舒原看着高阳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认为这是一场游戏吗?”

    高阳摇头道:“我的举动当然不是,但一路上的那些阻碍对于我来讲,确实是游戏!”

    “我这次喊你过来是想送你三件礼物。”沈舒原忽然道。

    高阳放下chún边的酒杯笑道:“我还以为老姐想提前在上海就nòng死我呢!”

    沈舒原神sè黯淡的道:“青竹去了běi jīng,我想这件事他一定还会参与的,你的其他对手都是江湖人

    ,怎么说都会按规矩来,只有他不是,所以这次泗水之行,你的最大难关还是在青竹(身shēn)上!”

    高阳点了点头。

    沈舒原继续道:“所有的事(情qíng)你都看的很透彻,我也不比多说,这些可能就是命运吧!”说罢沈大

    小姐轻轻的击了下掌。

    房mén被推开,一个提着个皮箱走了进来,来人进屋看了高阳一眼,随后将皮箱放到地上转(身shēn)走了出

    去。

    高阳认识这个人,冯一鸣!一个非常崇拜他的孩子,但此时此刻他从他的粉丝眼中看出mí茫,那是

    忧郁的mí茫。这孩子可能是在想眼前这个疯子还是我曾经的偶像吗?高mén主如是想着。

    沈舒原将箱子打开,先拿出一把枪递给高阳道:“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

    高阳接过手枪笑了。就在他笑的时候,沈舒原又拿出了第二件。

    那是一(套tào)手绘的唐装。

    当年在湖州沈舒原曾经送给过高阳一件,高阳还清晰的记得,那件唐装上的手绘。

    薛丁山shè雁!

    “这(套tào)衣服加了最新科技的防弹技术。”

    高阳接过衣服,又看了看掂量了那把手枪随后点头道:“有些时候这些东西确实比千局有用!”

    抖开唐装高阳仔细的打量着上面的手绘。

    “这是谁?”

    画中人是一个男子,穿着很是奇怪,他上(身shēn)穿着囚服,但下(身shēn)却是锦络状元kù。同时他的手中正在

    拿着一件大红的状元袍,正要往自己的(身shēn)上穿。

    “随手画的!”沈舒原喝着酒淡淡的回道。

    见沈舒原不说,高阳也便没有继续追问。

    两人又对饮几杯后,沈舒原忽然道:“晚上去我哪吧,明天再动(身shēn)!”

    高阳点头道:“好!”说罢他将唐装披在(身shēn)上,将手枪别在腰间又道:“姐,如果这次我回不来了

    ,你帮我养一下儿子。”

    同在上海的盗mén垛口中,

    丁八爷正在开会。

    八仙桌四把椅子空了三把,只有八爷一个坐着。

    他(身shēn)前站着十几个男男nvnv,都低着头仔细的听着。

    “高阳将千mén八将化整为零。此举确实让人难以捉mō,如果他们八个人在一起,眼下江湖上的势力

    ,谁都奈何不了他们,但分开就令当别论了,这次外mén行和官方都参与进来,他高阳的计划有败无

    成。不过毕竟是江湖事,所有的一切都还是要按规矩来,这次阿狸带消息回来,所有的山头都等着

    咱们先选地点呢,大家就这件事商量一下吧!”

    八爷说完,关啸上前两步道:“不是八个地方吗?咱们包了就是了,有什么好选的!”

    丁八瞪了关啸一眼道:“当年沈财神放八卦进伏羲庙的时候就放出了话,后代千mén有取八卦者,必

    须开八道机关,才能lù出伏羲庙中的铁八卦,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几百年过去了,那些机关是否

    管用都难说,以高阳的本事随便做个局就可以拆了伏羲庙,他何为还分派八将?无非两个字,规矩

    。他千mén守的江湖铁律,我等怎好破了规矩?”

    关啸听罢低下头,没敢接话。

    九猫当中的缅因卫上前一步道:“但现在他们八人分别去哪里我们也不清楚,此时很难确定对手的

    ,如果可以选就好了,我很想跟他们的脱将jiāojiāo手!”

    丁八淡淡道:“恐怕现在是八将在选我们呢。”

    文晴接话道:“那就选一个最难守的地方吧!”

    众人听罢都点了点,作为昆仑山人,外八行中最大的一mén,他们理当挑个难一点的地方。

    文晴说完阿狸便道:“要说最难的应该说西侯幽谷。”

    丁八点头道:“那就西侯幽谷吧,阿狸把消息传出去,顺便将别人的决定带回来说给我听!”

    关啸这时忽然道:“师父,这次让我去吧!”

    丁八看着关啸笑道:“这次我亲自去!”

    此话一出,众人都齐齐以一副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八爷。

    丁八爷不理会众人的目光自顾的抬起头来仰望着天huā板淡淡自语道:“一千年才能赶上一次的盛事

    啊!”

    夜!

    沈舒原的别墅当中。

    高阳在喝酒,沈大小姐正在将高mén主那不离(身shēn)的狐皮内衬往唐装上缝。

    “小阳,我要结婚了!”

    高阳猛然回头,见沈舒原仍然地头缝着衣服。

    “哦?跟谁?”高阳语气平稳的问道。

    沈舒原道:“这不重要,我也到年纪了,在晚的话恐怕生小孩就有危险了,我一直很想养个孩子的

    ,虽然你承诺给了我一个,但我希望那无法实现!”

    高阳róu了róu鼻子,随后靠在椅子上常常的出了一口气。

    忽然飞来一物méng在了他的脸上。高阳本以为是他的衣服缝好了,但仔细一闻却不对,这méng在脸上的

    衣服很香。

    只听沈舒原道:“第三件!”

    高阳拿开衣服坐起(身shēn)来回过头去。

    只见沈大小姐以衣衫尽去。

    岁月仿佛在她的(身shēn)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少nv一般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烁着mí离的光芒。

    沈舒原慢慢的走向高阳。

    高mén主那张泰山崩于前而sè不变的脸庞终于又了除了苦笑之外的另一种表(情qíng)。

    “好美的礼物!”高阳站起(身shēn)来,轻轻的挽住那仿佛无骨的纤腰说道。

    沈舒原抬头看着高mén主的眼睛,随后轻轻低下了头。

    高阳将他拦腰抱起,走向卧室!

    翡翠衾中,初试海棠;鸳鸯枕上,桂蕊奇香。彼此温存,jiāo相慕恋,极人间之乐,无过此时矣

    夜

    八爷在看书。

    阿狸走的仍然是窗户。

    “红手绢翁萱守卞邑古桥。神调石嵩夫妻选了龙mén山,兰huā三姐传话过来兰huāmén将去凤仙山。蛊mén

    薛家姑娘选了安山寺。蜂窝山人去了大云寺。沈青竹带人守雷泽湖。亮杀一mén选的是圣公山。”

    “圣公山……亮杀是真会选啊,看来柳七这老爷子又要在下长白了,哎,恐怕这次他在也回不去了

    !”丁八抬起头说着阿狸不懂的话。

    ……………………………………………………………………………………

    ps:千mén写了这么久,是大坑(套tào)小坑,小坑(套tào)老坑,坑中还有水,水中还有钉,下去就没影……由于时间太长,难免有一些我自己挖完的,掉下去人了,我忘记捞你们上来的……。于是谁掉什么坑里了,老财忘记拉一把的,都出来招呼一下,救人计划开始了,

    ps2:最近严打呢,据说因为xx(情qíng)节封了不少了,好吧,不严打我还不写呢,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