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短篇《大海枭》……(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PS:高烧39°3.先更个外篇,抱歉,马上蒙起来大睡修养。

    第四章:七星山铁嘴话灵州,白马湖薄雾笼英雄

    盘口并没有更改,不知道是顾倾城的一番话起了作用,还是彭家被金钱覆盖的侠义精神破金而出,反正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经过了近两个月的航行,灵荒的豪杰们终于登上这方传奇的土地,青帝管辖的领域。

    “前面就是七星山了,众位英雄先再次休息,明天青帝会前来接见!”青帝并没有出来相迎,只是派了门下的弟子来招呼穿越万里汪洋而赶到这里的各路豪杰。

    接待的环境还算不错,虽然和中土的风土人(情qíng)大相径庭,但这些人也早有准备,所以吃住上还能应付。当天晚上,在七星山众人席地而坐,篝火无数,在众人坐圈的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前站着一个老者。

    “百先生,您就开始吧!”彭望恭敬的向老者行了一礼。

    这老者名叫百晓冥,人称铁嘴,乃是黑鸽子的掌门人,黑鸽子是个(情qíng)报组织,门中之人专门收集灵荒各地的(情qíng)报,最后总归到百晓冥这里来,卖需求者则是天价,当众讲出时依然人若牛毫。

    “此番青帝战共淼,可以说是当前灵荒上最大的一件事,众位和小老儿一样都是前来观战的,万里不临之客今(日rì)能汇聚七星山,也算是缘分,今天小老儿就免费为大家来上一段。灵荒英雄传!”

    百晓冥说到这里后停顿了一下,一边配合如潮的掌声。

    “说英雄谁是英雄?灵荒大陆以中原九州最为富饶,九州之统夏桀当年,孤(身shēn)一人战南蛮七圣,将南蛮七百万大军拖在蚩尤峡,哪是何等的威风啊!”说起当年的往事,百晓冥口口道来。仿佛当时他便(身shēn)在现场一般,听的众人如痴如醉,有几个被篝火点着了衣服都不知道。夏桀之事一说,九州人当然一个个神采飞扬,但人群中也有不少蛮国而来的豪杰,他们岂能(爱ài)听,但事实如此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能生闷气罢了。

    讲完现在的九州之主夏桀后,百晓冥话锋一转,又谈起了昔年的蛮国帝王,卜羿。

    “那可是通天水瀑啊,卜羿竟然以一人之力独挡天来之水,也正是他此举才救下了蛮荒几百万的生灵。”

    说这些之蛮国之人当然气愤全无,高声喝彩起来,可当然引通天水瀑之水(欲yù)淹没南荒的敦煌人却有乐不起来。

    “在说剑仙顾昊天,火凰剑在手是……”可话锋再转之下竟然又讲起了敦煌剑(身shēn)。

    这一夜七星山下无人入睡,掌声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百铁嘴果然名不虚传,灵荒千百年的大小事件,竟然无所不晓。

    清晨七星山下的白马湖薄雾微升。浓浓的寒意丝毫不灭山下讲述灵荒的(热rè)(情qíng)。

    此时百晓冥手托一直白鸽正说道:“然后老头子(身shēn)为黑鸽子的掌门,但我却喜欢白鸽。这只白鸽可大有来头,当年青帝他老人家探浮龟岛的时候。就是带着它去的。别看它小,但飞起来可是比大鹏还快上三分呢!”

    “百铁嘴,别显摆你的鸽子,赶快趁着青帝没来在讲几个故事才是要紧!”

    顾倾城将(身shēn)子裹在白裘之中,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百晓冥笑道:“丫头那不是故事,那是英雄的事迹,英雄的传说!”

    说到这里百晓冥脸上的笑意忽然消失,只见他看着前方的白马湖一言不发,众人不解全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之间朦胧的薄雾当中,一人正在缓步而来。长发披肩,白衣无暇。起初大家还以为是一个女人,可这人走出近来大家才看清楚竟然是一个男子,这男子是什么人?百铁嘴为什么看着他发愣。

    “你说错了,那些不是英雄,而是统治者!”在数千人的目光下,白衣男子走到百晓冥面前,从他手中拿过那支通体雪白的鸽子,然后放在自己的肩头。随后回(身shēn)而去。

    “那你的意思只有你是英雄喽?”顾倾城仰头看着从自己(身shēn)边走过的白衣人,笑问道:

    那人摇头道:“这个世界没有英雄,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回有!”

    在场数千人中,在灵荒上一言震八方,跺脚四面动的人物不少,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人出现的,这些人竟然赶到无比的压抑,就连眨眼和抬手就要费好大的力气。从始至终也只有顾倾城说了一句话,其他人是想说话都张不开嘴。

    当白衣人的背影完全隐没在白马湖薄雾当中时,无数惊呼声才在七星山下响起、

    这是谁?青帝嘛?

    “他就是海枭共淼!”

    百晓冥的双眼仍然没有离开那早已隐没的背影。

    第五章:沉珠洞夺宝为始末,粉珍珠化坠有缘由

    共淼?那就是大海枭共淼?

    竟然这么年轻……

    群豪议论纷纷,七星山下一片噪杂。

    “百老先生,你说了那么多人,惟独没有说道海枭共淼,他是不是生气了……”顾倾城将白裘大衣脱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花茶一边喝一边问道:

    刚才在海啸共淼的施压之下顾倾城竟然可以开口发言,群豪无不震惊,此时见她说话,在场谈论之人急忙纷纷住口。

    百晓冥轻咳了一声,随后向伸手摸摸左手中的白鸽,可左右手相触下他才想起,白鸽已经被共淼拿走了。

    “百先生,讲讲这个大海枭吧!”顾倾城又道:

    “对对!说这共淼!”众人纷纷附和。

    百晓冥沉默了一会后忽然道:“想必大家都不清楚青帝为什么约战共淼吧!”

    青帝战共淼现在恐怕灵荒上的三岁孩童的都清楚,但原因却无人得知,就连彭家之人也不清楚其中始末。

    谜底在百晓冥的口中慢慢的揭开,

    原来三年前,青帝要探浮龟岛的沉珠洞,为刚满十八岁的女儿寻找粉珍珠做为生(日rì)的礼物,女儿出海去中原游玩已经近一年了,但青帝知道十八岁的生(日rì)时,她一定会回来,他准备到时候给女儿一个惊喜。

    黑鸽子掌门百晓冥也是青帝的挚交。听说此事后便跟他商议,让青帝带他的白鸽前往。黑鸽子消息网遍布天下,惟独浮龟岛上没有站点。最主要的原因是浮龟岛年年移动,岁岁变换,这位置不确定,所以百晓冥想让青帝带这只拥有凤凰血脉的白鸽上岛,这只白鸽有一个特俗的本领,只要它留下的羽毛,无论在飘到哪里,它都能找到,百晓冥的意思就是让白鸽在浮龟岛上留下羽毛。

    带只鸽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qíng),青帝爽快的答应了。但没想却在浮龟岛上跟共淼相遇。两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因动手,反正青帝和共淼都是受伤而回,而那生(日rì)礼物,粉珍珠也不知道找到没有,反正从此以后谁也没有在见过青帝的女儿。

    百晓冥就知道这么多,但这些就足以让群豪震惊的了,原来青帝和共淼都下过那个据说神仙难进的沉珠洞,而且二人还动过手,还都受伤了……

    又来话题了,无数中的猜测,在众人的口出说出。百晓冥在众人谈论之时悄悄的从讲桌旁走开了!

    “共淼又回来了!”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正在交头接耳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又将目光转移到白马湖边。

    果见又有一人从雾中走出,他走出薄雾的大家猜看清楚,这并不是共淼,共淼是一(身shēn)白衣,黑色头发,而这人则是一(身shēn)青袍,墨蓝色的长发。

    “是青帝他老人家!”彭望高声道:

    青帝在人群中走过,看着眼前的众人,跟他打招呼的他还礼。给他磕头的他相扶,不给他一眼的他更不看。

    “晓冥兄说的没错,我和共淼确是三年前的旧怨,是他害了我的女儿,还未满十八岁的女儿,就是他!”青帝一掌拍在(身shēn)前的木桌之上,轰的一声巨响,尘烟过后之间木桌犹在,而青帝却不见了,在桌子的四周一个一米多宽的环形深坑将木桌围绕了起来。

    明天就是青帝和共淼决战之(日rì)!

    第六章:浮空岛青帝战海枭,摩云崖(情qíng)使渡沧海

    浮空岛下群豪翘首,浮空岛上旷世对决,

    晨。无风。

    白鸽在共淼的肩头梳理着自己洁白的羽毛。

    “我答应过幽儿不与你为敌!”共淼看着远方声音无比的没落。

    “我却没有答应过女儿不杀你!共淼是你,都是你,没有你的话,她将带着粉珍珠过她十八岁的生(日rì),没有你的话,他她会魄散沉珠洞!可到最后她十八岁能能到的礼物你都没有给她!”

    共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随后仰头向天,轻轻的闭上双眼。三年的往事顿时浮现在眼前。

    他与幽儿在海上相识,也在海上相恋,他们都是一样的喜(爱ài)大海,那一(日rì),末(日rì)海域巨豚相争后尸体无数,共淼发现这些巨豚都带有剧毒,如果不及时处理,整片海域都可能被污染,甚至会产生海洋瘟疫,于是他决定去沉珠洞寻找粉珍珠,那个传说可以净化一切的粉珍珠。

    浮龟岛虽然危险,但幽儿定要跟着自己同去,她还言道,等办完这个事(情qíng),她就要回家过生(日rì)。爸爸在等她,而且她还要把自己介绍给青帝,

    到了沉珠洞,共淼发现里面危险异常,于是他便留幽儿在外面,独自一人探下。

    没想到进入到洞底,找到粉珍珠后,竟然有人来夺。这个青衣人好生厉害。自己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斗到最后,显然青衣人知道他也难战胜共淼于是高声道:“我既然决定来取,这就已经是我女儿的东西,他爹爹既然无能力抢回,那便毁去吧”说罢开始全力向共淼手中的粉珍珠招呼。

    这珠子关系到数亿海洋声明的命运,共淼岂能让他毁坏。但一心护珠之下,顿时落了下风。

    这一掌,共淼知道自己躲不过了。他把粉珍珠护在怀中,只希望自己血(肉ròu)横飞的时候,余力千万别震碎这颗珠子,然后好待幽儿赶到能说通对方让他让出粉珍珠来求助万千生灵。

    “爹爹!”

    一个(娇jiāo)嫩的(身shēn)躯挡在自己和青衣人的中间,那足以开山裂地的全力一掌,岂能收发自如。青帝猛然收劲,反噬之力让他摔到几十米之外,幽儿和共淼只是受到了残余的一点点余力的波及,共淼当然不在乎,可幽儿却不行。

    顿时(娇jiāo)魂出体,

    “啊”共淼一声大叫。将护(身shēn)的三件宝器全部投出,三件宝器分别收住了幽儿的三魂。

    但浮龟岛上惨死的生灵太多了,幽的七魄刚刚出体就被这些怨煞所绞碎。

    将三件宝器放回到幽儿的(身shēn)上,她醒了过来,但共淼却被近似疯狂一般的青帝一把推开。

    “幽儿!幽儿!”青帝抱着幽儿失声痛哭。

    “爹,你们为什么要斗?淼哥,答应我不要跟爹爹为敌!”

    幽儿尚不知共淼和青帝相斗的始末便香消玉损。

    青帝抱起女儿。将沉珠洞遍地的珍珠堆在一起,然后将女儿放在无数颗珍珠之上。

    “给我!”走到共淼的面前,青帝的语调说不出的悲痛。

    共淼清楚他是在要粉珍珠。这原本就是他准备给幽儿寻找的十八岁的礼物。

    “对不起珠子不能给你!”

    青帝走了,他没有带走儿女的尸(身shēn),只有在沉珠洞中才能保持尸(身shēn)的万年不腐。共淼没有把粉珍珠挂在幽儿的脖子上,他只在在地上捡起了一根白色的羽毛,插在了幽儿的鬓角。这只羽毛是青帝肩膀上的鸽子掉落的,共淼并没有想的太多,他只是想把这羽毛当做生(日rì)理由而已。

    随后共淼收起了三件宝器也离开了沉珠洞,他要想办法让三魂尚在的幽儿活过来。这些年他航遍了四海,仍然是毫无头绪!

    “共淼!”动手吧!青帝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整天一天的时间,群豪们都在仰头观战。此时的崖顶,已经被二人掌风带来云团填满,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有人下来了!

    看是青帝!青帝下山了。青帝战胜了海枭共淼。

    我们以后航海终于没人管了!无数走船的人纵声高呼。

    百晓冥看了这些人一眼低声自语道:“共淼(禁jìn)了你们的航道,还不是因为你们每次航行都乱捕乱杀。而且大量倾倒污染物!哎,如今共淼一死,恐怕大海又要遭殃喽!”

    这时细雨忽起。微风渐来。风吹散了摩云悬顶的云团,雨压覆了二人打斗带起的烟尘。一个白衣青年昂立在摩云崖顶,将早已准备好的竹筒拿出,绑缚在白鸽的腿上轻声道:“去吧!寻找你遗下的羽毛!”白鸽振翅飞起,绕崖三匝后便以闪电般的速度飞向了远方。

    白衣青年见白鸽飞走,脸上顿时露出会心的微笑,随后轰然而倒。

    ………………

    白鸽刚飞离摩云崖不久,就被一道剑光截下,落小窗从竹筒中取出那张素锦。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

    “我未与你爹爹为敌,勿念!”

    看罢字条后,落晓窗指着摩云崖的方向颤声道:“共淼,你告诉我,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已经死去多年的女人!你给死人写信她看的懂嘛?”说到最后更是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海面的浪潮竟然也能带起回声。

    落小窗的的呼喊在潮声中回档,“看得懂嘛,看得懂嘛。”

    紧咬了三次牙关后,她装好了竹简放飞白鸽,随后踏着剑光直奔摩天崖。

    全文完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