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斗勇方山(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永乐大典卷:第十九章:斗勇方山(2)

    华亮是个粗心大意的人。

    但这个评价并不直接取决于他的(性xìng)格,任何一个人跟千门主将呆的久自己都会不愿意去思考,因为所有的事都被老高安排好了。

    同时这个评价也不仅仅因为他与高阳经常在一起的客观原因,主观上他也确实不愿意去思考事(情qíng)。

    华亮不仅一(身shēn)功夫尽得了被(日rì)本关!东!军称为中国战神的冯火爷真传,冯火爷就连那份(性xìng)格也传了下来。

    火爷遭过一次暗算,那已经是九年前的事了,当时高阳并不在他(身shēn)边,两人初入江湖时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但那次高门主确实不方便在场,因为火爷在白相魔女官多多的(床chuáng)上。

    因为那次暗算白相门差点被灭,最后官多多也因此而香消玉损。

    从那以后华亮在经历过的所有算计,几乎都应该叫做明算,因为高阳早已料到这些。

    此时方山定林寺的斜塔,火爷又遭暗算……

    就在释明(身shēn)体倾倒的瞬间,一股清风从释明的(身shēn)后直奔华火爷。

    华亮的耳力比不上装了鼠筋神耳的神调舞者,恐怕比起(身shēn)负犬守夜的葛老头也要差上一层,但火爷自付江湖上没有一个人能在自己的面前遁形,就算盗门九位之首被称为轻功江湖第一的何珉翘也不能。

    所以他着道了。风声刚起之时华亮右手正搂着释明的肩膀搀扶着他,左手正按在自己的四白(穴xué)上醒神。就在这时他感到了变故。风以近体反击已然不及。

    华亮右手回来将释明的口鼻按在自己的肩头,随后左脚后退右脚毫无预兆的踢了一记弹腿。这一脚踢的不是偷袭者,而是释明的脚。

    释明全(身shēn)肌(肉ròu)松弛,半躺半靠的被华亮搀着,火爷这一脚直接把释明的双腿踢飞了起来。由于华亮的右手拉着释明的头部,所以少林野小子当时就如少林齐眉棍一般,横着就飘起来了,

    为什么要踢释明?

    因为火爷从风声判断出,偷袭之人动手之后急速的后退,立于原地的拳脚是无法有效反击的,但如果自己追上去释明就有危险了。释明现在被自己按了风府(穴xué),全(身shēn)的肌(肉ròu)都处于绝对放松的状态,没有丝毫的自我保护意思。万一对方甩过来的这东西有问题是迷药一类的,释明久惨了。

    所以他利用释明(身shēn)高传递了这一记弹腿的力道,随后火爷想后退躲避,就在这时出问题了。火爷左脚后退一步,随后腰部用力整个人连带着如死人一般的释明向左平滑出去,才滑出半米不到,火爷忽然感觉自己耳朵装上了一样东西。

    脑海间只感一阵轰鸣,随后便拉着释明倒在了浓烟当中。

    “哼!千门火将?白拳天下?好大的名头啊……”浓烟中一个女子语调妖媚浮婉。

    “火爷!明小友,你们找到被困的人了吗?”

    外面喊话的是大苦和尚,(身shēn)为主持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故别说是贯穿伤了,就是截肢了都要爬来看看。大苦到塔下得知华亮和释明已经冲进大火中救人后,就急忙阻止人手在西面接应,甚至连练武厅的海绵垫子都搬过来了,防备着一会楼下无法初入以便让里面的跳下来。

    但在塔下焦急的看了半天,只见斜塔之中浓烟滚滚,却不见一丝的火光,这大苦和尚也纳闷起来。这是着的那门子火?火苗子呢?

    “不好!”老和尚旧伤还没好呢,当然忘不了斜塔地宫的事,一看事有蹊跷他第一就想到了地宫中的龙骨。

    招呼众僧上前随后在塔下吆喝一句后,大苦和尚就要往里冲。

    “师傅!您可不能去啊。”

    “那两位施主已经去救人了!您(身shēn)上有伤可不能进去啊!”

    两个胖和尚冲上来一把抱住大苦禅师。众沙泥也都用声泪俱下的语调在老和尚前面展示他们尊师的美德。

    大苦被两个胖和尚拉着,肋骨处的伤口顿时崩裂开来。若是平时一抡臂膀这两个体重超标的徒弟就被料理了,可现在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朝着斜塔上方喊了两声没有动静之后,大苦在外面更呆不住了。

    上次因为自己龙骨有所破损的罪还没向祖师爷告完呢,如今在出点什么问题,自己还哪有脸面做这红门的一舵之主啊。

    “给我松开!”大苦和尚这一声把嗓子都喊破了。

    两个(身shēn)负重任的胖子闻声就是一愣,就在他们两个发愣的瞬间,他们抱着的“重任”就一把甩掉僧袍冲进了浓烟滚滚的斜塔。

    两个和尚看着手中染血的僧袍哇呀一声追了过去。随后众弟子也都反应过来都准备冲上去拉住师傅。

    可众僧第二步刚迈起的时大苦和尚已经冲进去了。

    由于甩开袈裟时候用力过猛,大苦(胸xiōng)前的伤口完全的崩裂开来,血液瞬间就洇透了纱布。

    广妙带着众僧袍到斜塔门口前五米的时,就站住了,现在的斜塔就跟一座大烟囱一样,谁敢进去?

    “快去看看救火车来了没有!快去,把寺前的游客清走,一会别挡了救火车的路!”广妙朝着(身shēn)后用力的吆喝着。

    大苦冲进浓烟当中后,并没有直接上楼,他第一时间跑了斜塔地宫的入口处。他出院回到庙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过来这里,见入口被冷香封上也就放心了,里面都是烟,别说什么伸手不见五指了,就是伸手没伸手自己的感官都感觉不太灵敏。

    大苦只能凭着感觉爬在地上摸着地道的入口,同时嘴里还嘀咕:“千万不要再有事了!千万不要在有事了!”

    终于,他摸到了那个蒲团,何蒲团下(禁jìn)闭的机关。

    由于失血过多,何浓烟的作用,大苦爬在地宫的入门再也难以挪动一步。

    后背上的伤口也裂开了,这种贯通上一段两端全部漏气,大气压强的逆向推倒远离就显现出来了,大苦和尚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困难。

    “祖师爷明鉴,虽然时代在变,社会在变,但红门翁金苦一直死守着山头。至死不渝!”

    大苦和尚用尽全(身shēn)最后一丝力气紧紧的抓住(身shēn)下的蒲团,随后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

    PS;推荐是星期天的,爆发转移到推荐那一天。星期天和下个星期一都是三更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