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八行之《蛊门传奇》——(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明正德十五年。八月初一。晨

    紫(禁jìn)城玄武门前的甬道上一(身shēn)着青服的美妇,急匆匆的向宣武门跑去。脚步匆忙但磕落青石却未有一丝声响。在美妇(身shēn)后百米远处,还跟着两个神色匆忙的婢女,一婢女手中拿着一双葱绿色的鞋子,另一人怀捧着衣衫和头饰。

    “刘娘娘请留步!”

    守门的“大汉将军”(注:明朝锦衣卫的一种)伸手拦截。

    “放肆,本宫你也敢拦?”美妇气喘嘘嘘怒目而视。

    左手边的锦衣卫拱手低头道:“娘娘,这是皇上的旨意,圣上交代,如果娘娘前来,就请娘娘回豹房侯旨!”

    这时两个怀抱衣物的婢女也已跟了上来,那个捧着鞋子的见娘娘站住急忙上前,为其穿鞋,但却被美妇踢开,另一婢女在一旁小声道:“娘娘,面圣不可不修仪,您还是……”

    美妇不理会两个跟来的婢女,指着面前的大汉将军道:“你等也有资格传圣上口谕嘛?我看谁敢拦我。”随后拔下头上的御赐金钗拿到手中。举着就往宣武门中走去。

    门前站班的大汉将军知这是御赐之物,都急忙跪倒,口称万岁。

    就在美妇迈进宣武门门洞之时,忽然一个太监从宫内小跑而来。

    “刘娘娘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国事缠(身shēn),无暇估养双雕。命刘娘娘为朕好生照看。每(日rì)必三食生(肉ròu)。四饮,不得有误。钦赐!”老太监读完圣旨,口里喊着不停的喊着哎呦呦,“快扶娘娘起来,没想竟然在这就遇到娘娘宣旨了,地气重可别伤了娘娘的(身shēn)子!”

    “谷公公,我要面圣!”美妇跪在地上并没有伸手接旨。

    那姓谷的公公双眼眯缝,两个嘴角一翘又哎呦呦了一声,随后接着说:“刘娘娘,您现在这个装束如何面圣啊,圣旨里说的清楚,皇上让您去照看双雕,快些接旨!”

    美妇无奈只得接过圣旨。见美妇将圣旨接过,跪在她(身shēn)后的两个婢女急忙起(身shēn)上前相扶。

    “关了四门,今(日rì)无早朝,遣回来朝议的官员!”谷公公先给美妇深鞠一躬。随后转(身shēn)边说边行。

    那美妇一直看到朱红色的大门完全关闭后也没有移动一下。两个婢女抱着东西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况儿!”她口中轻声的叨念,随后看了一下手中的御赐金钗和圣旨,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转(身shēn)而去。

    明正德十五年。八月十三夜

    “他娘的怎么突然起雾了!”两根长杆灯高挑。左侧挑灯的侍卫抱怨这突如其来的大雾。

    右侧的长杆左右晃动了一番。浓雾之下可见度不过三米,灯笼之光被迷雾包裹显得昏暗异常。

    “三所的那些人精不会趁着大雾突起不来换班?前几天降雨他们就晚来了半个时辰。”

    紫(禁jìn)城内,(日rì)夜三班岗,十丈不断人,此时午夜已过,以临丑时,正值岗哨交接之际,谁想竟然突起大雾。若不是这群侍卫一年四季(日rì)夜不断的在这一圈跑的习惯了,恐怕此时连东南西北都以分不清楚。

    “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即便不来,明(日rì)在镇抚大人哪里递交个雾大不见人,难觅二所……”左侧的侍卫话刚说到这里。忽听前方脚步零碎。似有大群人前来,不(禁jìn)一愣随后道:“没想他们还转了(性xìng)了!竟然寻来换班!”

    “前方是那所守卫?”数盏朦胧的光晕以近眼前,两个带头的侍卫还以为三所前来换班,刚想招呼几句,谁想竟然听到了钱指挥使的声音。

    “二所侍卫长,黄林,副侍卫长徐亮,参见指挥使!”

    “二所侍卫共有多少人?”钱指挥使问道:

    黄林听罢就是一愣,钱宁总领御前锦衣卫三卫,十八所,岂能不清楚他二所的人数?但长官有问不敢不答,于是如是道:“二所一百五十六人,酉时接岗,中途无人请离,全数在此。”

    “手连手报名!”

    当钱宁下此命令后,黄林也猜出了一二,如此深夜钱指挥使亲来巡检,毕是宫中出事。此时大雾笼罩,就是连人面对面也难看清,他此举定然是担心有外人趁着大雾混到宫中的巡逻侍卫当中。

    黄林当下不敢怠慢急忙下令所有兄弟,手手相扣,次序报名。

    徐亮,王彦,宋之章,…………张虎。

    二所的侍卫一个个自报姓名。黄林在一旁仔细倾听,二所的兄弟常年吃住一起,所以声音他也都识得,如果有人冒名也肯定逃不出他的双耳。

    待到一百五十五人全部报完后,黄林接着道:“侍卫长黄林报,二所一百五十六人全部在此。未有缺席……”

    还没等黄林把话说完,忽听(身shēn)后一人道:“黄……侍卫长。我……我……”此人连说了两个我字后,就没有了下言。众人听他语声中带着惊恐之色,都不由的一愣。

    “张虎?何事报来?”黄林听出此人正是最后一个报名的侍卫张虎,便急忙问道:

    “方才我(身shēn)后一直有一个人,我还以为是所中的兄弟,结果你让报名的时候,这人没上来连手,最后我听人数还够……”张虎说的结结巴巴,显然想起来鬼魅一说。

    “围住!”钱宁忽然下令,他(身shēn)后的侍卫马上抽刀上前,将二所的一干人等,团团围住。但雾气实在是再过浓密,众人前冲的时候,根本看不清前方,结果两方人撞在一起的不在少数。

    “指挥使?”黄林见此举顿时慌了起来,不知道钱宁何意。

    钱宁听的两方人叮当的相撞之声,不由长叹一声道:“看来让他逃了!”

    黄林单膝抵地道:“黄林,失职望大人赎罪!”

    钱宁先招呼属下收刀慢行回队,然后跟黄林道:“如此大雾,也怪不得你,如今已经证实有人混入皇宫。你等加班巡查,每隔一炷香的功夫,就要全队连手报名,以防(奸jiān)人混入。再有两个时辰这雾也就退了。”

    “是”黄林领命整队后小心问道“指挥使大人怎知今夜会有(奸jiān)人妄进皇城?”

    钱宁道:“我今夜去豹房查岗,子时方回。可到了紫(禁jìn)城外,忽见皇城被大雾笼罩。这雾升的太过蹊跷,只在皇城一段,皇城之外,月明星亮,一丝雾气都没有”

    豹房建在紫(禁jìn)城外,乃当今天子的临时住所。是皇帝藏(娇jiāo)养畜之地。离皇城路途不过五里。这雾气就罩在紫(禁jìn)城的上空,连里许的地方都未曾波及,怎能不让人生奇!

    当晚所有负责巡逻的锦衣卫无论(日rì)夜班,全部入岗。严寻紫(禁jìn)城。一夜无事,等到太阳升起之时,所有人刚要松一口气,可这口气松到嘴边却又全咽了下去。

    “猪……”

    “猪……”

    “猪……”

    紫(禁jìn)城中,竟然忽然多出十几头大白猪来……雍和宫前。乾清宫前,太和(殿diàn)前,……

    于是大明朝最威风的机构,开始了抓猪运动。这一抓之下不要紧。一炷香的功夫大汉将军倒下了一百多人。就连武艺高超的缇骑也倒下了二十多个。

    遇到此等(情qíng)况。消息急忙传往亮天前一刻才回去休息的钱指挥使府中。

    “只有人碰到就会昏迷的豘?”猪在大明朝是(禁jìn)口。所以以豘相称。

    “是的!”

    “全都给我用棍子打死!”

    “打不得啊,大人。只要一打,那豘(身shēn)上就会绷出一团尘烟,这烟也是迷药,这样倒的人更多了!”

    钱宁推窗望天,一看已经临近早朝的时间,不由急忙穿戴整齐,前去处理,这事要是让皇上知道。锦衣卫指挥使这个职务,非被拔掉不可。

    钱宁是弓马出(身shēn),当年还伴驾打过应州大捷,观察过细(情qíng)后。马上命人准备绳索和马匹。采用(套tào)擒的方式,将十几头大猪全部(套tào)住,用战马拉出皇城,在郊外掩埋。但拉扯途中,猪(身shēn)上的白色粉末四散漂浮,仍然迷倒了数百锦衣卫,很多太监宫女和前来早朝的大臣也都不幸中招,幸好用清水浇面后,这些被迷倒的人都很快醒来。太医也没有检查出隐蔽的病患。不过此事当天仍被武宗皇帝得知,重罚了钱宁。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