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M

    楔子(2)

    “千年积雪为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

    华亮带着不屑之色念着长白山旅游指南封面上的诗词,读罢之后他将白皮指南丢到面前的茶桌上望着远方隐隐可见的长白飞瀑说:“我怎么也看不出这长白山,哪里有人间第一峰的架势!对了老高!你说这柳七爷为什么约你在这见面?

    “因为他想事在必得!”高阳伸手拿起华亮丢在桌上旅游指南闲翻了起来。

    “什么意思?”华亮探手过去压住高阳正在翻阅的旅游指南不解的问。

    高阳一脸笑意的看着他:“昨天那个导游的功夫怎么样?”

    “差得远,我很是不满意!”

    高阳将旅游指南翻转过去指着目录页的下方道:“人家对你可满意的很呢,看还给你留电话了!”

    华亮翻手合上旅游指南追问道:“问你正事呢,别打岔!”

    高阳正色道:“等事了了,我在跟你说!时间差不了,你去提茶过来!”

    华亮起身的同时问道:“今天要摆哪一出?”

    “四门兜底!”高阳遥望远方隐在云间白雪皑皑的山头沉声说道:

    二道白河镇就位于长白山脚下,长白两大著名景点在这里都隐隐可见。但这隐约可见也是需要地理位置的,在二道白河镇上,唯一的可以看到长白飞瀑和天池印雪地点就是高阳和华亮二人现在所处的位置……白河茶楼的顶层!

    白河茶楼建于1941年,那时候日本*占据东三省,在中俄边境上大兴兵工。为了探清日本军的目的,地下党的情报人员大量秘潜东北。这白河茶楼正是当时建设的一个联络据点。日军无条件投降之后,这里再无他用也就被废弃了。1983年时为纪念在*情报战中牺牲的英雄。当地政府在原址上重修白河茶楼。于是这里就成了国内非常少见的兼参观和饮食一体的场所。

    白河茶楼共有六层,一层二层都是陈列馆,摆放着一些当时情报战中的通讯工具,以及当时留下的一些书面材料和档案,三楼到六楼都是茶馆,而且完全是按照二三十年代的格局装修的。

    白河茶馆平常客人很多,当然这些客人中栏参观英雄遗物的百分之一都占不了,他们多数都是自助游到此的游客,这里没有星级宾馆,没有大型的导游公司,所以集体的旅游大巴是不会往这里开的。高华二人的导游还是在县城里面找的,叫她陪同的目的不是给与讲解,她的用处是给千门火将在战前放松而已。当然二人都没想到她的“功夫”会和相貌成反比。

    今天的白河茶楼三到六层已经完全被二人包下!他们要在这等一个人。

    华亮将十个茶杯和一壶热茶排放在桌子上后走到窗前说道:“其实你不该撇开他们三个。”

    十个茶杯杯高阳以一种奇特的排列方式摆放在桌子上,忙完手中的活后他并没有回答华亮的话,只是淡淡的问道:“他来了嘛?”

    “他早都来了!”

    高阳和华亮从六楼下到一楼大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柳七,虽然二人都没有见过柳七爷,但二人都敢确定,那个站在展柜面前身着黑色中山装的老者一定就是他。

    “七爷,您楼上请!”高阳上前几步走到老者身边,双手在胸前摆了一个奇特的造型。

    老者转头看了高阳一眼说:“有劳相迎!”

    高阳做了个请的手势后道:“您是前辈,应该的!”

    来到六楼的包间后,柳七爷一看桌上的茶杯就笑了:“还是年轻好啊!我如你们这般大的时候,也给人摆过四门兜底茶。”

    高华二人听罢对望一眼,显然都没有理解透柳七话中的含义。

    高阳提起茶壶后指着主位说道:“七爷您坐,蓬莱山后辈为您老添茶!”说罢将桌面上的茶杯全部倒了个七分满。

    柳七伸出那只与实际年龄完全不相符的白皙左手,两指掐杯道:“论身份,你我都是外八行的一门之长,我本应出三指持杯,但论辈分你们的师爷还要喊我一声世叔,所以小老儿就托大了!”说罢仰头将离自己最近的那一杯茶喝下。

    见高阳和华亮也都喝了一杯后柳七问道:“如今千门只有你们二人?”

    柳七这句话问的高华二人都极其的不痛快,华亮当下便冷言道:“柳七爷是担心我们两个不够看?”

    柳七拿起茶阵中最中心的一个茶杯起身走到窗前看着远处的长白峰顶自顾道:“老头子我活了一百多年了,实在是不想在为你们小孩子的事情操心了,可你们光是小孩子打闹也就罢了,为何要卷了荆轲画像?”

    高阳起身道:“荆轲像是我卷起来的,我认为现在的亮杀门不配供奉他,荆轲是千古义士,可现在亮杀门徒却都沦落为了收钱索命的杀手!”

    柳七轻抿了一口茶水后回身看着高阳道:“不管亮杀一门现在成了什么,起码我们还知道先贤的德义,即使我们背离了轨道。千门呢?千门的宗旨是什么你清楚吗?”

    柳七的问话让二人顿时都哑口无言。千门是唯一的一个在外八行中丢了宗旨的门派,做为千门的主将自己还有什么脸面与人家谈祖?

    “既然你们卷了荆轲像,我这个当家人就不得不出面了。我要给祖师一个交代,同样也给要给门人一个交代!”柳七继续说道:

    高阳道:“既然摆下四门兜底的茶局,我两人今天就没做空口白话的打算,前辈划道便是。”

    “好!”柳七说了声好后快步走回到桌前,面对二人后接着说道:“你可知我为何在此约见你等?”

    柳七的问题也正是华亮的疑问,高阳迟疑了一下并没有马上作答,柳七又见华亮眼中也尽是迷茫当下便笑道:“从你没跟火将交代上可以看出,你一定是以为是因为你们千门以前在这里欠我过的人情,你担心告诉他后要是动起手来,他会因此会无法施展全力。我告诉你,你错了,我叫你们来这里是为了让你看看千门前辈们的所作所为。”

    “你知道为了东方马奇诺的机密工程资料可以顺利传出,本来就人丁单薄的千门死了多少人嘛?门派宗旨在不在没有关系,只要他的门人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可以啦!千百年来的千门前辈都是如此,所以千门才传承至今,可你们这一代都干了些什么?千门如何才能在你等手中振兴?”

    高阳见柳七连珠炮一样的发问已经让自己二人的气势降到了最低点于是急忙又捧起一杯茶一饮而尽“柳七爷,多说无益,有梁就要解,无梁莫要接。咱还是按照外八行的规矩办事吧!”

    高阳话落华亮便推开包间中央的茶桌“千门火将领教亮杀绝技!”

    见华亮挪开桌椅后柳七反而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

    六楼贵宾区只有两个巨大的包间,和一个两米宽的走廊,每个包间都是东西开窗,东眺可见长白飞瀑,西望隐现绝顶天池。

    “江湖上有句话叫莫与亮杀赌命,怎么着?小伙子是要跟我这个老头子拼命?”柳七坐在哪里没有一丝起来跟华亮动手的意思。

    华亮听罢猛地撕开衬衫,满身的火焰纹身在跳动着的肌肉牵引下,犹如真火挂体一般,绚丽非常“早就听过柳七爷的大名。您斗过八国联军,战过日本鬼子,是我等敬仰的前辈,今日得此机缘,怎能不向前辈请教一番!”

    柳七苦笑道:“有你们这样揭前辈家祖宗画像的嘛?”

    虽然聂于柳七的威名和身份,二人说话都很客气,但高阳也身为外八行的一门之长,此时要是就事来解释不免就落了千门的颜面,故而他也不提揭画一事的因果径直道:“七爷既然喝了四门兜底茶,为何不痛快的画道出题?”

    柳七摆手示意高华二人坐下然后道:“小伙子别急,我的题目不是打,而是赌局!”

    听到赌局二人高阳和华亮二人都愣住了……外八行的江湖上还有一句话叫“莫于千门做局”这柳七怎么放着自己的长处不比,反而去斗千门的长处。

    本来如果要打的话,华亮觉得自己胜算只在20%左右,如今柳七自己提出做局那就再好不过了。

    民国七公子虽然柳七居末,但要说到打,昔年燕子李三,大刀王五都是他的手下败将。华亮虽然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但要是说面对柳七,这20%的数据都是因分析柳七如今以百岁开外的高龄。体力精力必定不如往前,可眼前的柳七爷怎么看也不像一百五十岁的人,说六十恐怕都不过分。

    “七爷要做何赌局?”高阳把华亮挪开的椅子又拉了回来,坐到柳七对面问道:

    柳七盯着高阳的双眼道:“这一局,我设在长白山顶,如果你输了,交出伏羲爷的画像,我帮你保管几年,如果你赢了,以前的事既往不咎,而且我还会给你指出一条振兴千门的明路!你可敢赌?”

    高阳哈哈一笑道:“千门弟子何时惧过赌!好,我们跟你赌这局!”

    柳七指着高阳道:“不是你们,是你!”

    华亮听柳七此说便问道:“如何不许我参与?”

    柳七提杯饮茶并没有理会华亮的问话,高阳拉了华亮一把低声道:“你在山下等我好了。”

    当天下午,亮杀门主柳七,千门主将高阳二人在二道白河镇购买了一些登雪山所必须的用品后,绕过旅游区开始徒步登山。

    茫茫的白雪在夕阳的余晖份外刺眼。高阳将挂在额头上的高山镜拉了下来。长长的喘了一口粗气。走在自己身前那个步伐矫健的老人如今已经一百多岁了……高阳每当想到这个,总觉得脊梁骨冒风。

    柳七回头看了一眼后方弯腰喘气的高阳随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六位哥哥,如果这个秘密在不传下去,恐怕过了不多久就会跟我一起埋于土下了。哎,我这样是对还是错呢?”

    没人回答柳七的自语。

    夕阳沉到了山的那头,另一面的积雪反光将整片天空映成红色,一个惊天的谜团由此慢慢拉开!

    .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楔子(2)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