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料外之变(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

    永乐大典卷:第十六章:料外之变(1)

    PS:永乐大典卷已经进入到了尾声,再有四大章就结束了。第三卷千手观音是老财已经写了很多,相信更新能比现在规律。第二卷的结尾之所以断断续续,老财也解释累了。总归我被出版社打败了。理解万岁吧!

    就在张磊在欲仙为高阳传话丁八爷的时候,千门主将自己正在看守所中悲哭,

    那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头给千门主将的的泪水定义为鸿鹄泪,把庸庸众丛皆为燕雀,但监号中却没有人仔细的理会这番话,他们几乎都被高阳突如其来的大喜大悲搞蒙了!

    “高门……兄,你这是?”张博本来想称呼起高门主,但一想到这是在看守所中急忙改口为高兄弟。

    “我没事,你关进来多久了?”高阳也不擦眼角的泪水,那恒久不变的淡淡笑意便又恢复到脸上。

    张博双手互相揉了揉手腕低声道:“一个多星期了,估计是我老婆那边活动的有眉目了,要不然早抖送监狱了。”

    高阳哦了一声随后道:“就是在那家官府菜出事的?”

    张博道:“不是,是另外一家,我现在接了三处的活,哎,你怎么也进来了?难不成跟我一样……是谁呢?我虽然没有把香丹也久不在山前转悠了!”张博后面的话虽然仍然是问态,但此刻他已经低下了头,更多的像是在自语。

    高阳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老丐后道:“眼下南京有一件大事,估计这人是怕你参与进去,所以提前发难了!”

    “南京?”张博的语气猛然增高。惊讶之态无用言表。

    高阳点头:“南京”。

    张博听罢猛然起身,见到这“重犯”突如其来的大动作,监号中除了老丐和高阳二人外,其他人都急忙向墙边上躲了躲。

    “难不成……”难不成之后的话张博没有说出来,说完这三个字后他站在那里楞了几秒,随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又蹲了下来。

    这时那老丐忽然道:“并肩子,想脱花腰窑靠朝翅子不通,来拜我靠扇的吧!”

    高阳和张博二人听罢都把目光转向这个老者。

    高阳在这个老乞丐递给自己山字型的百元大钞时就知道这个乞丐是个老合,所以对于他此时说出唇典来到不是很惊讶,只不过为他话中的内容而回头而已。

    这老头被送进来也有三天了,他很少说话,也没有跟看守所的警官买过电话使用权,直到他说出这句唇典,张博才清楚这老头竟然也是一个大老合。

    老丐说的是一句唇典,大概意思就是“朋友,要想出去靠打官司是没戏的,你求求我老要犯的救你还靠谱一些!”

    高阳来本就是千局的一部分现在时机未到当然不能出去,所以开始老丐给他山字钱的时候千门主将并没有打开。

    山字钱是有讲究的,元宝形状的形成便跟山字钱有关,现在我们很难看到古时真正的金银元宝了,如今金店和银店当中的装饰也都是美化之后的结果。

    古时元宝的形容并不像年画上所绘图的那般圆润。看起来很像就是一个山字。这里面还有一个典故,很久之前金银锭形态都是长方形的,因为方便摆放。

    隋朝末年,当时盗门的总瓢把子单雄信因河南筹金被黑衣人以一招黑虎掏心打伤。盗门知天下除了千门火将之外无人能对付得了黑虎掏心,于是单雄信名人融金八十万两,制成山形,送与千门火将之手。

    千门知盗门此举用意,这是让千门看在同为外八行名山烧香的份上加以援手,时当天下战乱,千门有四将身在瓦岗,单雄信与秦琼私交慎密。所以掰开了说就是当时盗门和千门的关系也不远,就是人家不送这份山字黄金,红口白牙来求也不好拒绝。于是便邀斗黑衣人与黄河岸。那一站的观众只有一个,就是当时千门主将的弟子也就是后来大唐名将,李靖李药师。

    战罢白鹤亮翅大胜黑虎掏心。黑衣人咳血笑道:“你旧伤本重,今日斗我虽然大胜,但免不了短个几年的寿命,所为何来?”

    千门主将不答直接把山字型的元宝丢给那人,那人一见金铸山形便哈哈大笑道:“原来火爷也卖命与钱。”大笑当中手上用力将山字最高的一个头,掐陷进去。

    千门火将淡淡道:“千门只卖命与天下黎民,不管是翟让还是窦建德他做的对,我都辅之,做的不对我都灭之。”

    原来这黑衣人也是外门行中人。乃神调门双侍者之一也是一个反隋势力的首脑,他与单雄信的过节是因为军饷而起。此中过节复杂便不再详解,后来李药师得了这枚金锭。建唐后唐高祖为了纪念千门这次争饷之功,就把以后的官银都制成了山型。不过李药师拿去的那枚金锭被神调门人掐扁了一块,所以唐初的官锭中间都做的圆润了一些,但山字的外形仍在。

    自此以后江湖中人,花钱买老合帮其办事都用山字钱,

    那老丐刚递给高阳百元折纸大钞的时候,千门主将还以为这老丐是病急乱投医,被困这里希望能遇到江湖同道救他一救,所以进来个人就给对方看山字钱,碰运气。但刚才他大哭的时候听到老丐的评语,高阳一下便清楚了,原来这小老头竟然识得自己的身份。但不管怎么说,问了南京大局的顺利,高阳都要降低所有变故发生的可能性。所以当老丐说完那番唇典后,千门主将只是看了看他没有多言语。

    张博虽然也很想出去,但他想的却是通过正规的途径走出这个大门。所以他之所以回头也主要是惊讶于对方的江湖海底。

    老丐将两人看了看自己后都不在有其他的言语于是又道:“蓬莱山瓢把子,端平了碗却不盛水,并肩子若是不扯,也着了他的道了!”

    老丐说完这句话后张博看了高阳一眼,他见高阳没有丝毫搭话的意思自己也就认下来了。可后来那句他怎么也挺不住了。

    这老丐上句话的意思是说:“丁八爷要玩黑吃黑,这次你们进来跟他有关。别以为就是关关你们这么简单,他要一次吃个痛快。”

    张博虽是江湖人却身在江湖网外,所以老丐这样说他不太相信,丁八爷针对自己干嘛?红门能出头挑大梁的人多了。

    不过老丐后面的话却没有用江湖海底说,直接就那样喊的,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听明白了。

    “难道你不要老婆孩子了?”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