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武无第二(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永乐大典:第九章:武无第二(5)

    废话不多说了!四千的章节每日更新!

    佛塔和地宫这两个词在中国的考古圈子中,就如结婚与同居一般。

    这说一对一的放着可能不太好理解。仔细的分析一下后者,我们就可以理顺前者的对应关系了。

    两个人同居了,不一定是结婚的,但如果两个人结婚了,几乎大部分是要同居的。

    也就是说,有地宫的对应建筑不一定是佛塔,但只要是佛塔,特别是舍利佛塔,几乎都有地宫,个别没有的,就跟结婚不同居一样,稀少的很。

    定林寺的斜塔下理所当然拥有一座地宫。

    地宫华亮见过很多。最大要数法门寺的地宫,想当年他和高阳二人还在法门寺留诗墙上写过打油诗。

    当华亮由地道进入定林寺斜塔地宫后,眼前的景象还是让看过无数地宫的他惊呆了。他终于明白这个塔为什么斜成这样还不倒了。原来它还有这么多的部分插入土中……。

    定林寺的地宫严格的讲应该称作地下塔。多数的地下建筑,包裹法门寺地宫,都是洞形的,然后尖石铸四壁,防其崩塌。而斜塔地宫则完全是倒置的塔的形状,才跑下三层,华亮就发现,这地下的部分应该和地上完全一样,这是以地面为轴的镜像建筑。不过冷香匆忙的脚步让他无暇思考太多。

    到了!

    还没有看到大苦和尚的人,华亮就已听到了老和尚痛苦的呻吟声。从声音上华亮听出老和尚受的伤不轻,而且现在正处于半缺氧状态,虽然有孔通风,但地下十几米处的氧气量已经薄弱的很了。

    “亮哥,快点,大苦禅师被骨头扎到了!”冷香一路小跑下,说话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华亮此时也已来到了地宫的最后一层。

    四盏微光灯挂在地宫的四角。除了盘旋楼梯的阴影处外,地宫当中已经没有了光照的盲点,里面所有的事物都一目了然。在没有见到大苦之前,华亮等人联想过老和尚多种的受伤可能,在佛塔的地下宫殿当中……中机关?遇陷阱?或者心脏病突发?羊癫疯忽犯……

    可无论如何他们也想不到,大苦和尚竟然会这样。

    五六十平米的空间,一副巨大的动物骨架横列其中,大苦和尚在地宫的正中。他的腹腔被一根长约两米的骨刺横穿而过,鲜血已经染透了僧袍!

    “我干……”最后下来的释明看到此景后,脏话油然而生,毫无痕迹。

    黑衣汉子和华亮二人早已冲到近前,但两人的目的显然有所区别,华亮过去是研究如果将大苦和尚安全的救下,而那个神调门人则是跑到近前去研究这副巨大的骨架。

    现在老和尚的情况很危险,这跟骨刺很粗,最粗的地方比拇指还要粗上几分,就这样横穿过去,跟哪刺刀剖腹区别也不大,从刺入和扎出的位置很难看出都伤到了什么器官,所以贸然拔出是不行的,砍断骨刺的办法显然也行不通,大苦和尚现在受不了那么大的震动,这跟骨刺是巨大骸骨的一部分,眼下怎么无震动的卸下这根骨刺是华亮要想的。

    “怎么弄的?”华亮虽然面向大苦和尚发问的,但他却没指望只有喘气力量的老和尚来回答,现在也不知道这和尚是不是受伤之后神智有些不清醒,他根本不管上来帮助他的华火爷,眼睛竟然直勾勾的看着那个神调门的汉子。

    “今早我起来练阵,正好碰到禅师,他见了我摆的蒲团之后就问我是不是精通奇门遁甲,我说还可以,他就带我来这里说让我帮看一样东西,可刚进来,还没看到东西呢,这个放在地上的骸骨忽然动了……!”

    当冷香说道这里时,三个男人一起用惊讶的语气发问:“什么?”当然这里不包裹受伤的大苦和尚。

    冷香怯怯地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骸骨忽然动了一下,禅师没注意一下被刺到,我就急忙出去找你们了。”

    “骨头自己还能动?”释明有些茫然的又打量了一番这具巨大的骸骨。

    华亮道:“没时间研究那些了,快把老和尚救上去才行,地下氧气稀薄,在呆一会估计他就坚持不住了。现在你帮我扶住这副骨架,我把这跟骨刺卸下来。”

    华亮刚把话说完,那神调门的汉子忽然开口“卸不得,你知道这是什么骸骨吗?”

    华亮沉声道:“什么骨头也不能跟人命比!”华亮说完上前一首掐住大苦和尚后脊神经,另一只手搭载巨大的骨刺根部,等着释明上来帮忙。

    现在大苦和尚的神智虽然还清楚,但不知是骨刺伤到了肺还是怎么样,貌似是不敢说话,华亮也担心骨刺的震动让他昏死过去,所以先将手按在他的神经中枢中,以防万一。可华亮刚拉开架势还没等释明过来,

    那神调门的汉子便上前去推华亮搭载骨架上的右手,华亮怕他震动骨架已经抬手架住

    “你干嘛?”

    “想想别的办法,千万不要破坏这骨架的完整!”那汉子冷冷的看着华亮,丝毫不顾站在自己身后释明愤怒的目光。

    “没时间跟你废话,你不是说大苦和尚是你朋友嘛?朋友的安慰还比不上一堆烂骨头?”释明伸手想将他拉开,但不想这人早有防备,步法及稳,他这一拉不仅没有拉开黑衣汉子,反而还带动华亮左手一颤,华亮的左手按在大苦和尚的脊椎上,这一震动,老和尚的脑门上的冷汗顿时流了下来。

    “告诉你,这是龙骨。”那汉子见华亮和释明真要动手也急了,他将双腿又分开一些,又稳稳了步法急忙说道:

    “龙骨?我告诉你就是人骨……什么?你说这是什么骨头?”释明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急忙追问。

    那汉子知道此时也不是相瞒的时候便道:“这是龙骨,这是中华民族图腾生物的骨骸。”

    释明楞了能有半秒钟后才道:“扯淡……”他嘴里虽然这样说。但听到龙骨二字却也拿不定主意,不由将目光转到华亮身上。

    华火爷办事,何时这样拖拉过,他说不能动的东西别说是龙骨,就是老鼠骨,那也比黄金贵,他要想动的东西,别说是龙骨,就算真有神龙在场,千门火将也绝对不会有半分迟疑。

    但此时不是跟人扯皮磨嘴的时候,华亮见那神调门的男人态度坚决便道:“既然这样,你和释明扶住骨骸,我看看能不能把他安全的移动出来。”

    华亮说完,将架开黑衣人的手收回放到大苦的身上,那汉子以为华亮真是要将大苦拔出来,便急忙道:“我有治学的办法,你放心,有我在,大苦禅师不会有事。”

    “别废话,你们两个扶住骨骸!”华亮打断他说道:

    就在释明和黑衣汉子两人稳稳的扶住骸骨之时,华亮忽然将右手垂在身侧,然后腰身轻摆,右肩猛然发力,口中吞吐之声爆发,犹如仙鹤嘶鸣一般。手随声动,众人只见白光一闪,骨刺已经被华亮右手由下而上切断。在两人的扶持下,大苦和尚几乎没有震动分毫。

    “你……”黑衣汉子反应过来的时候依然不及。

    “啊!白鹤亮翅!”释明看到次式也惊讶的长大嘴巴,姿态与黑衣汉子同出一辙,虽然两人此时的心理完全相悖。

    在两人发愣的瞬间,华亮抱着大苦和尚快步走出骨骸堆,来到楼梯边上。

    “你真有止血的办法?他现在送医院的话,路上恐怕挨不下来!”华亮不敢将老和尚放躺下,只能就这样站着扶着他。

    “你……你竟然!”那汉子显然很是愤怒,但又无计可施,现在人已经救下来了,骨头也切了,还能怎样?不顾老和尚的安危动手打一架?

    “别废话了,快点吧!”释明刚才没有拉动他,此时还窝着火,现在见到大苦和尚已经救下来了,便在骨骸当中跟那人较上劲了,说完快点吧,释明就用肩膀一个侧顶,一式肩锤打了过去。

    龙骨被破那汉子精神有些分散,释明这一幢他便没有防范,释明这下又用了全力。那汉子双手扶在骸骨之上,巨力袭来下意识的双手扶住骸骨,只听咯吱一声,整幢骨架被释明的大力撞得移动开来。就在骸骨全体移动的瞬间,那些骨刺也忽然毫无预兆的动了起来。

    “小心!”华亮在外看的分明,急忙出言提醒。

    咔吧,咔吧!刺啦。刺啦。

    两声脆响,两声撕裂。

    释明用双臂扫断忽然袭来的骨刺,跳出骸骨圈,那黑子则是用一种曼妙的步伐,躲开骨刺,结果衣服被骨刺划穿。

    “快出来……”华亮又向那汉子喊道:

    释明跳出来之后,那骸骨的身躯还在移动,眨眼的功夫又有骨刺向那黑衣汉子刺来。性命交关的时刻,那汉子也顾不得许多了,晃身撕开上身被划破的衣服后,便高高跃起,随后有如跳舞一般在骸骨之上,踏刺而出。

    三人都道了安全地带,冷香在一旁庆幸自己没有跑到里面去,巨大骨骸的主干骨架又晃动了一番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三人脱险的人都有些迷茫,什么情况?这骨头真的自己会动?

    释明看了看自己淤青的双臂,在看看华亮的手腕,终于明白,白鹤亮翅可不仅仅是华丽而已,这骨架显然是经过震动后才会自己动的,华亮切下一根骨刺,这骨架都没有动一下,自己推一下,随后撞断两根,这骸骨就动了起来。这就是差距。那黑衣汉子然后没有去用身体碰骨架,但就是衣服扯动的力量都能让骸骨活动,可想华亮这一劈“轻”到什么程度。

    “先别管那骨头,先救人!”华亮感觉大苦和尚胸腔开始颤抖起来,急忙招呼黑衣人帮手止血。

    “让我来!”

    别说,黑衣人还真有止血的本事,而且这本事让千门火将和少林门人都叹为观止。他先撕开大苦和尚的僧袍,然后只见他先从腰间的链上,扯下两张灰色的薄皮,分别穿在骨刺的两端,仅仅的贴在大苦和尚身上。又让华亮和释明二人,在身前身后,分别按出大苦前后身的动脉血流经的穴位。然后又一抖,就将骨刺拔了起来。

    两个灰色薄皮本来都被骨刺扎穿了,华亮和释明二人还以为两头的窟窿都会流血呢,谁知道大苦竟然一点血都没留出来。两张薄皮就好像是不是穿在骨刺上贴到身上的一般,原来扎穿的口子的也都不见了。

    “接下来就要看少林的手段了!”

    黑衣汉子这样说,释明和华亮二人当然都清楚是什么意思,大苦和尚被骨刺来个了对穿,此时虽然凶器拔出去了,但他体内被破坏的部分一下少了骨刺的依托,都会松弛下去,血虽然不外流了,但在体内流要比往外流还严重的多。少林截血术乃中医内震世三门之一。昔年少林释行真大师截血指为中医在世界上露过好大的一次脸,就连美国总统都亲自邀请其开学讲解。释明虽然没有释行真的震世手段,但这门功夫也是学过的,当下便蹲身下去,用拇指在大苦的身上捣鼓起来,此时大苦和尚经不起震动,所以释明每一指都额外的小心。

    “快抬上去送医院!”释明点完后脑门上的汗也不必大苦和尚少多少。

    华亮二人将大苦和尚抬出地宫时。忽然全寺的僧人都守在斜塔门口。见老方丈受伤而出,多数和尚都慌了。

    “别慌,快叫救护车,这些人都是救我的。”大苦知道自己此时不说话,场面可能会乱,当下忍着疼痛吩咐起来,就两句话的功夫,两张灰皮的边缘就都渗出血来。

    又忙乎了一阵,大苦被救护车接走了,释明才想起来,那个黑衣汉子并没有跟三人一起上来,此时还在地宫当中。~~~~

    .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章:武无第二(5)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