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江湖评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

    第一卷:八将聚首:第五十一章:江湖评述

    沈家拍的这块地在上海的北郊外,这里也不是什么开发区,也不是商业区,只因北郊附近的娱乐场所非常多,所以沈家财团的房地产部门想在这一片起几十套别墅,北郊的那些地面不是滑雪场就是高尔夫球场的,盖房的还真不多,本来还以为这里拍地一定没有什么竞争呢,谁知盗门的产业竟然插手进来,非在北郊的那一片买地不可。沈家财团在世界上任何的生意场上也没有被别人用钱压倒的时候,岂能在拍卖上输给盗门。

    得了那块地后后面的事情接踵而来,这才有了关啸偷地契,千门主将智斗百鬼夜行等事。

    上次丁八来找沈舒原谈完之后,沈舒原将陈玉琢和董明奇二人派出赵义就上心了。他就在湖州,这几天很少跑外了,沈家的事比他自己的事还重要呢,当晚他就去问沈舒原,看自己能干点什么。但沈舒原什么都没有说。

    赵义开始心里还很不痛快,以为是大姐看低了自己的本事,他董明奇怎么了?陈玉琢又怎么了?他们二人能干我就干不成?

    出于一时的气氛,赵义决定去北郊的那块地上去看看,中午二十点过去后,什么发现都没有,迷迷糊糊的在车里睡了一觉后直到了晚上八点多,赵义分析白天没来估计是盗门想晚上行事,所以就开车去了远处的一家骑马场,将车存下,然后又抹黑回到了那片空地当中。

    此时这里还没有经过初步的推平。所以这片地一片荒芜,小树土丘什么的也有不少。赵义就躲在一个土丘的后面等着。

    满地的荒草中不时有大型昆虫跳出,蚊子的个头也要比别的地方打上许多。但这些对赵义来说算不得什么,早年间他给沈家跑货。在缅甸与当地的毒枭放生火拼,被逼近大甸子当中,别说是昆虫,就是蚊子都抓来吃了。

    在土丘后呆到十点左右,忽然远处有灯光晃过,赵义探出头去见两个大型的面包车有远处驶来。当车经过土丘边上时赵义将身体紧紧的贴在土丘之上。唯恐被人看到。面包车开过去之后,赵义急忙起身跟上。

    这块土地占地面积很多,所以赵义就找了中央的部分等着,看面包车的走向,看来这些人要去最北面的那一块,赵义记得那里好像是有一个大水沟。

    果然不出赵义所料。两辆面包在大水沟的边上停住了。今年夏天上海的雨水并不充足,但也下了不少,只见二三十人正在水沟边上用机器排水。

    赵义远远的见到此景后就是一愣,难道这些人要找的东西在这水沟当中?不太可能啊,要是赶上干旱的时候,这水沟是干,那里面的东西部早被人发现了?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些人并没有挖出排水的水区,而是在天然大水沟的旁边,又挖了一个深坑,他们将水斗排到了这个深坑当中。

    水沟中的水量也没有多少,而且在七八个排水器一起工作的事情下,赵义估计在有两个小时这水沟也就干了。为了搞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赵义在黑暗中硬顿了两个多小时等候对方把水排完。

    夜里一点左右的时候,水终于排放的差不多了,新挖的那个大深坑也填满了。赵义终于远远的看到盗门有几个人穿着长筒靴走进淤泥当中。赵义离这些人并不算远,只有三十米不到的距离,而其他还挑了一个下风向,就是希望能听听这些人都说些什么,谁知这批人在办事的时候竟然只字不说,只是默默的工作!

    大水沟里到底有什么因为距离的原因赵义看不清楚,刚想走进一些仔细看看。忽然听到在自己的身后传来咚的一声。

    赵义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到不是怕了盗门,只是如果自己被人发现的话,盗门就有话柄说沈家的事了,当时沈舒原亲自答应三个月内不对盗门的行为进行一点过问的,赵义想着如果要是被发现,只能打出去了,要是被人抓了这人也就丢大了。

    心里想着这些,赵义猛然回头,这一回头可不要紧,眼前的景象差点把这个半辈子刀口舔血的老合吓个半死,只见在自己的身后五米远的地方,似人非人的怪物正平伸双臂站在哪里。借着月光赵义看的清楚,这怪物双眼空洞,鼻孔朝天,下巴处的皮肉已经不见,只露出森森骸骨。

    “僵尸?”这是赵义的第一念头。

    但马上又想道:“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僵尸!定然是有人装神弄鬼!”想到这里胆气顿时妆了几分。但不知道这“怪物”和盗门中人到底是不是一伙的,赵义就没有先做声。

    嘣!

    赵义站着不动,可这“怪物”却没有闲着,之间他平伸双臂,双脚绷的比值,也不见踮脚这样的动作,身体就忽然跳了起来。一跳就是一米多远,近两米的距离。

    “哎呀!”赵义心中暗道:“我不招惹你,你还来奔我来了?”当下口中低声念着金刚经。紧握双拳做好了战斗准备。

    赵义虽然安慰自己说这可能是有人装神弄鬼假扮的,但这东西此时已离自己三米多远的距离、近距离看上去,怎么看这也不是一个人,赵义出身大相国寺,所以心慌之下竟然背起了金刚经。

    嘣!又是一步,怪物只离赵义不到一米的距离,赵义心中盘算,只要你在跳起,我这一拳过去就打碎你的胫骨,我管你是人还是鬼。

    嘣!又一步跳过去了,这怪物竟仿佛没有看到赵义一般,竟然从他的身边跳了过去,随后在赵义愣神的功夫,这怪物蹦蹦几步就跳的远了!

    “原来这怪物是冲着盗门弟子来的!”把目光转移回大水沟的方向后,赵义才发现,原来这样的怪物并不只一个。对对面的方向上还有一个跟这个差不多的,也正在向盗门的工作地点跳去。

    盗门的人也听到了蹦蹦的响声,几个人回头一看顿时看到两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一个从东一个从西向中间的水沟处蹦来!

    那些人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啊,二十几个人顿时慌了起来,虽然慌张但毕竟是盗门的精英人士,几声惊呼之后,那些人全部掏出随身的武器,但看来这两个东西并没有伤人的意思,只是向大水沟中蹦去。但估计是水沟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岸边的那些盗门中人见两个怪物向水沟中跳去,也就顾不得害怕了,全各抄家伙,将两物围住。但两个怪物力大非常,并且不畏刀棒。二十多个人硬是没有拦住它们。眼前这两个怪物就要跳到水沟当中,忽然有一人急中生智,将排水的管子拿起,将两个只会向前跳的怪物紧紧的缠住,就在水沟岸上盗门中人与两个怪物缠斗的时,赵义看到从西面的小树林中猫腰跑出两个人来,趁着众人不注意从西侧跳进了水沟。

    于此同时岸边的二十多个人已经将两个怪物绑紧,赵义在一旁看的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那些人止住了怪物的步伐后,就有人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看来是给上面的人汇报此事。赵义也终于忍不住好奇,想要知道那水沟中到底有什么,便也偷偷的向前走,他也想趁着众人不注意进去看看,

    可就在这时远处又有车声传来。赵义一想反正水沟也不回长腿跑了,便又缩了回去。见有车到来,人群中便有人冲了过去,等车停好后,赵义一看车中下来的人,急忙将头缩回到树后。那人他见过,此人在早年曾经在浙江跟赵义打过交道,是盗门的一个堂主,叫做刘炜。社会中的身份是一家夜总会的老板,原来人数虽多但赵义并没有太在意,大不了被发现,只要能打出去还不算问题,这些人毕竟不认识他,但这个人来了赵义可不敢在轻率,万一被人发现并且认出来,可会给沈家惹上麻烦。

    那两个怪物虽然已经被排水管子缠上,但身体还是一颤一颤的不停的跳动,刘炜走进看了看两个怪物说道:“果然不出八爷所料,外八行的其他门派听到有《永乐大典》的消息必然会蜂拥而来。这是蛊门的伎俩,大家不必惊慌。”

    赵义事情刚叙述到这里刚要继续说下去,就见高阳腾的一下身体道:“什么?永乐大典?”

    赵义点了点头道:“刘炜是这样说的!”

    高阳道:“后来怎样?”赵义一听一项沉稳的高阳此时声音都有些颤抖,就知此时非同小可便继续说道:“后来刘炜在车中拿出了一些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没发现,分发给了那些人,就在发东西的时候,那些人中忽然有几个大声喊疼,拿刘炜一看就说是中毒了,然后嘱咐大家千万不能破那两个蛊门的药尸,说是回去请人过来处理,说罢拉上那几个中毒的人走了,我担心他回去会叫丁八前来,以丁八的本事肯定会发现我,于是在刘炜走后不久我也就悄悄的走了!

    赵义把话说完后,高阳才沉声坐定,好半天都没有说话,赵义在一旁实在憋不住咳嗽一声后问道:“老弟!这永乐大典我也曾经听说过,不就是本书嘛,难道这书很重要?”

    高阳点头道:“重要!对我们外八行来说,重要非常!”

    赵义也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委,当下便道:“你给老哥说说。”

    高阳一看时间中午还不到,时间还很充裕于是便道:“老哥在沈家多年,而且在湖州沈家老宅居住,想必对外八行了解很深吧!”

    赵义摇头道:“还真不怕你笑话,至今外八行我也就清楚盗门和千门,其他的门人我还真没有见过!”

    高阳道:“外八行以盗门最大。天下很多没有本钱的买卖都可归类于盗门之中,无论是走千家过百户的飞贼土鼠。还是占据一方,拉杆立旗的响马流寇。甚至包括荒郊野岭,挖坟掘墓的摸金术士,这些都算是盗门之人。盗门的流派众多,各个流派所拜的祖师也各不相同,是唐代空空儿。他将盗门的各个分支一统,那以后才有了盗门的第一次统一。不过到了明朝后盗门再次分家,形成南北两个势力。是丁八爷再次统一了南北盗门,才使得盗门稳坐外八行第一的宝座的!”

    听高阳谈起丁八爷赵义感叹道;:“没想到这个老头子这么厉害!”

    只听高阳继续道:“外八行中最让人觉得恐怖的就是蛊门。蛊门中术术多样,但种种都透着邪气,人们最耳熟能详的就是赶尸蛊术。赶尸一术起源于湘西,相传最早是由蚩尤所创,蚩尤在涿鹿与黄帝决战,直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活人和伤兵全部撤出战场后,蚩尤站在死人堆中对军事说道:“我等万不能让众兄弟,埋骨他乡,你送他们回去吧!”于是军事手持招魂符,前方引路,那些死在战场上的士兵便一个一个都站了起来,向故里而去。原本蛊门人丁单薄,即便有神鬼难测之能,但也难在江湖中立足,直到唐末年间,同在湘阴之地的排教被蛊门所吞并后,蛊门才冲进外八行行列当中。那天晚上你见到的药尸就是蛊门的秘技!”

    想起那药尸的恐怖现在赵义还心有余悸,于是道:“真是令人惊叹啊,他们是用什么办法让死人跳动的?”

    高阳苦笑道:“这也算令人惊叹?告诉你最让人感到惊叹的就是机关门,机关秘技最早出现在春秋时期,鲁班造出的第一台木牛流马便属于机关一流,但只在《论衡》中寥寥八字以概括,到时候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偶得制造图,才使这神奇的天然无公害无污染的交通工具重现人间……但这两个人却都算不得机关门的祖师,真正的创立机关销器之术的是祖冲之,所以说在东晋以前的古墓中是没有机关陷阱的,现在的小说动不动挖个公元前的墓就出流沙陷阱弓弩的,也不想想那时候谁会制啊……机关门进入外八行是在明朝初,那时海路已通,西洋八宝转心螺丝引进中国,机关门先辈结合这种技术,终光大了机关门,土木之变后瓦刺大军围困京城,机关们应我千门前辈的邀请加入明军神机营中,曾立下汗马功劳。一战成名。”

    才听了三个门派,赵义就已经惊讶的长大嘴巴,“真没想到外八行中竟然还有如此神技,当如我见你谈笑间对付关啸的百鬼夜行,就知道外八行的厉害了,但还是没想到!竟然!竟然!

    ”说了两个竟然后,赵义才发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

    于是稳了稳心神追问道:“那么千门呢?”

    .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一章:江湖评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