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有恃无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

    第一卷:八将聚首第四十六章:有恃无恐

    那大胡子听罢惊讶非常,他刚才让两个兄弟去给司机送饭的目的确实就是这样的,而且往车里塞的还真是油田上到处都有的禁止烟火的牌子,怎么这人会如亲眼所见一般,说的一般无二……

    高阳又道:“估计此时我们的车已经被扣下了。”刚说到这里铁皮大门便被推开,高阳雇用的那两个司机被两个穿红色衣服的大汉带了进来!

    “燕老板!他们扣了我们的货!”宋师傅一脸惊慌进屋看到高阳之后急忙说道:

    高阳点了点头道:“两个师傅不必慌张,先休息一下吧,你们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大胡子虽然对高阳的准确分析有些犯嘀咕,但也绝对不会就因为这些吐了到嘴的骨头当下便道:“几位还怎么说?国家法律可是有明文规定的,偷窃油田上相关物品,总价值超过五千的可就是无期。”

    高阳哈哈一笑然后道:“我只想知道你们要整车开走呢?还是原地卸货?”

    那人还以为对方要跟自己争辩一番呢,可没想到高阳会如此配合那话里的意思明显就是认栽。

    “你什么意思?”大胡子在这一片横行了好几年了,但吃黑货还是第一次,让本以为这吃黑货将麻烦异常,谁知对方竟然如此配合,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高阳摆手示意两个雇来的司机师傅坐下然后跟大胡子说道:“你要是卸车的话。一会把参与卸车的人数报给我,我给每个人五十块钱的劳务费!”

    高阳这么一说大胡子更迷茫了当下便道:“朋友你可听清楚了,你这四车货已经被我们油田护卫队扣下了。”

    高阳微笑着明知故问“为什么呢?”

    大胡子一愣然后道:“为什么?你这些东西是在井上偷的,我们身为油田护卫队当然有权利扣下赃物!”

    高阳哦了一声然后说:“那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报警。”

    听高阳说道报警大胡子冷笑一声心中暗道:“我说你怎么有恃无恐呢。原来还想着警察来了之后在说事呢,你以为我是傻的吗?报警?哼,先过了爷爷这堂再说!”

    想完这些后大胡子马上又绝对不对劲,能拉到这里来卖钢架说明这些东西十有八九是黑货,甩这里就要是因为方便快捷,而且还不容易查出。既然是黑货他怎么还敢让我报警?要是警察来了,最先倒霉的可是他们。正在发愣的时候就听高阳又道

    “快去招呼人卸车吧!”

    大胡子此时脑中已经乱成了一团,这人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他认为我不敢卸?

    “去招呼兄弟们来卸车!”大胡子招呼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小个子,小个子走后大胡子拉张椅子在沙发对面坐下然后道:“几位朋友,既然出来跑江湖那就要有被反吃的觉悟,有些话我也可挑明了说,在方圆几百里内,我们油田护卫队还没有办不了的事,你这些东西就当是孝敬吧,也好为以后甩货开条门路。下次再有东西拉来,哥哥我定然给你们找个高价的买家!”

    高阳听对方称呼自己等人为油田护卫队,然后还一副黑社会的口吻就觉得好笑。

    施妖进屋后就在沙发上捡起一本杂志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仿佛任何事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张磊一直聚精会神的在听着高阳和对方之间的对话,希望能多从阳哥那里学一些东西。

    大胡子说完这些后见对方三人都是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不仅也纳闷异常,这些人有什么好依仗的?怎么到了此时竟然一点都不慌张呢?

    “哦!对了,你们可不能把车开到别的地方后在卸货,一定要在井前卸才行!”高阳忽然道:

    大胡子下意识的就问道:“为什么?”

    高阳笑道:“你想啊,你们是以拦截偷盗物品的名义扣下我们车上东西的,肯定要就进卸车以便查询这些赃物究竟是哪里偷来的,如果你要把车卸到你家门口的话,这事不好说不是……”

    一听高阳的分析大胡子一想还真怕属下的那些人将车开走在卸,当下急忙跟身后的那个人耳语了一番。那人走后大胡子就更加迷茫了,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磊在一旁也没明白高阳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见阳哥几句话就让这个嚣张无比的大胡子一脸茫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心下佩服异常。想着自己身为千门除将专门负责对外谈判等事宜的,可每次都是让阳哥出面,不由的也愧疚难当。

    屋中沉寂了下来,只有施妖不时翻书的声音响起。两个司机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全都不敢说话,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这时门外传来了车声,看来货车是开过来了。随后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响起,看来这些红帽子已经开始卸车了!

    忽然一种不安在大胡子的心底涌现,这种不安从来而来他说不清楚!可以是因为对面的这几个人太镇定了吧!

    “朋友!能说说你们的意思吗?”大胡子有些憋不住了,

    高阳苦笑道:“我们的意思?我们能有什么意思!你吃了我们的货。我们认栽就是了,还想怎样?”

    “我……”大胡子有些不知所措的应了一句后便不在言语。本来就是自己还能怎样?人家配合还不好嘛?

    铁皮房外叮叮当当的响了差不多能有半个小时后,先前出去送信的那个小个子推门进屋在大胡子耳边低语了一句,然后看了高阳等人一眼警惕的走出房门。

    小个子出门大胡子起身说道:“几位偷了油田上的建材,被我们油田护卫队发现,扣下了货物。但鉴于你们承认错误的态度比较诚恳,油田上也未造成太大的损失,我们也就不将你们送交公安机关了,马上离开吧,我脾气好,我的那些兄弟可都是暴脾气!”

    说完这些见高阳等人并不接话便又道:“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服的,不妨去上告。”说完推开铁皮门伸手做了请的姿势。

    铁皮房外,二十几个身穿红色衣服头戴红帽的高大男人手持木棒,一脸凶相的盯着屋中。

    高阳向外面望了一眼然后笑道:“说笑了,我们这是黑货,还怎能见光说话呢。即使被众兄弟吃了,我们也就认了,离开后我等必然决口不提此事!”

    大胡子道:“有黑道的势力也不妨拉来,跟我们长庆护卫队斗斗,”他见高阳几次都言绝对不会报警,还以为高阳想以黑道的势力来解决问题,当下便也抛下了几句狠话,不过大胡子这些话到也不是狂妄,长庆油田上的“棒棒队”高阳早在数年前就有耳闻,这些人在这一片可以说是无法无天,莫说是黑道,就连警察他们也照打不误,重伤在他们手下的警察每年都会有几个。

    高阳摆了摆手虽后打了个哈哈道:“从这里会县城还有四个多小时的路程,此时也都饿了,队长请个晚饭吧?”

    本来想着就直接将这些人轰走的,但人家这样的配合,吃了他的货卸车的时候人家还要给工钱呢。这顿晚饭大胡子队长还真不好意思开口说不请。他分析来分析去也想不出中间会有什么变故,于是便道:“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说完大胡子转身出去了,屋中就只留下高阳等人。

    “阳哥,他们不会在吃的中做什么手脚吧?”张磊到了此时也没明白高阳跟对方谈的是什么,但身为千门除将他怕问出来会被阳哥和妖姐笑话,所以此时虽然满腹的疑问却之挑出一个不咸不淡的出来说:

    高阳哪里看不出他的心思,但既然是为了锻炼他便要凡事都让他自己去摸索,于是便道:“手脚是肯定有的,但他们绝对不会在饭中搞猫腻,这些人狠是够狠,但他们的后路太窄了,要不然也不会给自己挂上油田护卫对这样的大帽子!”

    张磊的担心也正是那两个司机师傅的担心,听到张磊问话后两人全部竖起耳朵想听听高阳会怎么说,听高阳的意思好像是对方肯定不会让自己等人全身而退,两个司机顿时紧张了起来,宋师傅用力的咽了一口吐沫后颤抖的问道:“燕老板,要不然我们报警吧!”

    贾队长也就是哪个大胡子并没有扣下高阳等人的手机,因为他认定这一定是黑货,他们必然不敢报警,宋师傅掏出手机已经将报警电话拨好,拇指放在拨出键上双眼看着高阳。

    高阳瞄了一眼他手中的电话轻声道:“报警更加麻烦,你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宋师傅一脸惊慌的说道:“我家是上有老下有小,可经不起折腾,我感觉还是报警安全一些!”

    刚说道这里张磊便怒目起身道:“电话给我放回去,他娘的你是第一年给人拉货咋?孙骨头没有给你交代过为我们办事时需要注意什么嘛?”

    孙骨头就是高阳初到郑州时找的那个歇马石。释明在带张磊和施妖赶来郑州后,联系的仍然是他,演唱会的工作人员都是小孙帮着找的,这两个司机也不例外。

    宋师傅见张磊发怒心中也顿生几丝不悦,你给钱我给你办事,咱这是雇用关系,你凭什么跟我吹胡子瞪眼的?但如今车都被扣下了,他也无心去和张磊吵闹,孙老板找到他的时候确实也三番四次的嘱咐过,给这些人办事要少说多做,万事不慌。但眼前的危机要怎样度过?

    高阳拍了拍张磊的手臂示意他坐下,张磊坐定后他才转头跟宋师傅说:“放心好了!这次事情结了,我给二位的工钱翻倍。”

    宋师傅笑了笑没有在言语但心中却道:“翻倍?就怕没命去拿这个钱。”抱怨是正常的,慌张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主事的都能镇定如常,自己四十几岁的人了,在这样不免会被人看了笑话,没办法只能强挺。

    在过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贾队长推门进屋,身后还跟着几个红帽子,几人手里都提着几个餐盒。

    “荒郊野岭的没什么好吃的,几位凑合一下吧!”说罢动手挪动茶几,开始摆放餐盒,伙食还可以,看来井上有自己的食堂,贾队长还踢过来两瓶茅台,外加几瓶饮料。估计是他对高阳的积极配合有些过意不去。

    一路的奔波众人也早都饿了,不等贾大胡子招呼众人便大吃了起来。施妖和张磊对高阳的分析几乎是盲目的信从,所以对饭菜上丝毫没有不放心的地方,可宋家两个师傅却担心饭菜里有猫腻,见酒是没有开封的,便只是喝酒。

    大胡子在一旁作陪,本来他还想在饭桌上说点什么,但见高阳等只顾低头吃喝,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下嘴,便迟迟没有开口。就在饭吃的也差不多了的时候,外面又有车声传来。

    铁皮房门被推开那个小个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到贾队长耳边轻声道:“白老板来了!”

    姓贾的听罢就是一愣,心中暗叫:‘倒霉!”这白老板怎会到此,白老板名义上是这个井上的监长,但暗地里却是这个井的大老板,油田私有化只是在圈子内部为人熟知而已,这是一个不能对外公开策略,原油是国家的主要能源,国人必须要占据其100%的所有权,如果背后没有被认可的实力在有钱也绝对无法承包油田的,这主要是为了防范外国资金的进入。

    贾队长扣下这批货的主要目的也就是为了以后卖给这个姓白的,谁知他竟然会在此时前来,对策一条还没有想出呢,铁皮门已经再次被推开。一个身穿格子西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唉呀!没想到我们的贾大队长亲自再次陪客!你可太给我老黑面子!”一边说着白老板已经走到茶几之前,套出眼来,一一递了过去。

    方才小个子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众人也都听清楚了。他说的白老板来了,可这人进屋后却自称老黑……高阳等人还以为进屋的不是哪个所谓的白老板呢,可贾队长的话顿时有让几个人迷茫了起来。

    “白老板今天怎么有空到井上来?”贾队长的脸色十分难看。

    ……贾队长要是知道他这句问话能让千门主将都感到迷茫,也足以自豪了,如果进屋之人不自保姓名的话,恐怕谁都想不出白老板自称老黑的关键。

    “这不是朋友过来好朋友了嘛,在忙也要过来,”掏出火机分别为高阳和张磊二人点燃香烟后白老板又道:“我就是这个井上的监长,白步起。因为名字原因熟知我的都喊我老黑。几位是叫我老黑也行,老白也行,哈哈!”说罢大笑起来。

    施妖最先被这个人的名字逗笑了,“黑也不好,白也不对,为什么不叫老灰呢?”

    白老板听罢笑道:“姑娘说的这个有创意,老灰也不错!”

    说完白步起接过小个子送过来的椅子也坐了下来:“外面的那些钢架子都是这次拉过来的吧!”

    高阳点了点头道:“恩!这还要多谢您这位朋友呢,四车货都是他给找人卸的我说给劳务费他愣是不收!”

    白老板听罢急忙道:“哪能让您给呢,我给,我给!”说罢从夹包中掏出一叠红票子丢在桌上然后跟大胡子说道:“老贾啊!拿出给兄弟们买烟抽。”

    此时贾大胡子的脸都已经绿了,他总算明白高阳有恃无恐的原因,原来高阳早已经联系好了卖家,自己白忙一趟不说,还带着兄弟们给人家当了免费劳力了,此时白老板来了他也不敢在言其他,只能吃下了这个暗亏,幸好后来让兄弟们留了个后手,要不哑巴亏也就吃大了。

    将钱推回到白老板身边贾队长强作笑颜道:“应该的,兄弟们在油田上就是干这个的,无论几号井有事,我等兄弟都该帮忙,要不怎么能对得起身上这身衣服呢!”

    他们整个油田护卫队并不是为哪一井单独服务的,而且在整个长庆油田内巡逻和值岗。今天早上有人告之说有四辆大车向三号井处行驶,他就分析出这里面肯定有买卖,所以才命人在路上下了土豆钉,自己也早早跑到这里等着。可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

    白老板的到来让施妖也感到意外,从郑州出来后施妖和高阳就一直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高阳打的两个电话中也没有提到此事,这白老板是怎么来的?高阳怎么还好像事先就知道他一定回来一样呢?

    其实高阳这也是在赌,赌的是王龙生的办事能力,赌的是千门风将的消息网,在电话里高阳虽然没有直接跟老龙生交代这些,但话语中已经带出来要会一会“棒棒队”的想法。如果王龙生不是一个合格的千门风将的话,探出三号井少材料后,以后的事情就不会在管了。高阳也十分想认证一下,自己两年未归,这几个兄弟是不是都已经懒惰了。赌赢了他收入的除了钱外,还得了一份欣慰。千门风将早以名副其实的欣慰,失败的话同样,他损失的也不仅仅是钱,还有重振千门的信心。

    “燕老板,咱们出去看下货吧,然后回城吃去,井上食堂能有什么好东西。”白步起拉着高阳走了出去,施妖等人见状也放下碗筷跟了出去,此时最兴奋的要属宋家兄弟,二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