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两个故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

    如今演唱会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正当朗朗心焦如焚的时候,高阳忽然带着笑容从舞台下面的一侧通道中走了出来。

    “朗前辈没有来嘛?”高阳四处看了一下,没有看到小强老爷子才问道:

    “没!我爷爷不太喜欢热闹。对了你怎么从后面出来了?来晚了?”朗朗问道:

    高阳笑道:“是啊!前面的节目不好看!就等着这个了,所以才!”

    朗朗好奇的问道:“你知道这个神秘的嘉宾是谁?”

    高阳摇了摇头,这时舞台上的灯光全灭,只留下一盏投影大灯独自打在舞台的中央,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女子带着面纱走到光柱的最中央。

    这时音乐响起。只听台上女子伴同着幽雅的音乐歌唱:

    那一头白发交错成无言片段

    你心底里究竟有多少今生无解的忧伤

    叹那相遇匆忙,你我都将时光随流放

    看江湖的水色山光都已被你笑忘

    没一次深锁眉头的思考,都我让的心一丝丝痛伤。

    请珍惜你自己,你是很多人的希望!

    魑魅魍魉的世间有很多事不能如常。

    最后也只能看到努力之人眼中的泪光

    你我相望

    不知道身边的高山变成了海洋

    只看见前生来世中你我不变的模样

    你我相望身不由己的情感要怎么来收放

    我不再飞翔折断了翅膀

    依偎在你的腋下,不受风浪。

    但你眼中的泪光却让我从新的飞翔。

    妖儿长大了!已经不在是从前的摸样。

    这女子蒙着脸唱出了一首自己的原创,众人听的是如痴如醉,可这人是谁,人人都纳闷异常。但此时究竟是谁唱了这首歌曲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好听,

    掌声雷动,叫好声几乎要将体育场的棚顶掀翻。

    “这是谁呀,声音太美。歌词也这般的有意境!”朗朗也被美妙的歌声说陶醉,歌曲刚一完结她便迫不及待的推身旁的高阳,想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

    “她曾经还是个小丫头,现在其实也是,只是她自己不想承认而已!”高阳似笑非笑的回道:

    神秘的来宾只在舞台上唱了一首歌便下去了.演唱会同时也进入了尾声。这次是一次以慈善为名的演唱会,被捐助的对象是河南省的三十八个艾滋病村。演唱会的最后,河南省六个县级市的领导,上台接受了捐助,捐款金额总数为一千二百万元。

    当捐款结束后演唱会本该就此结束的,但起码有三分之二的观众不肯离席。他们高声呼喊着要神秘嘉宾登台,拿掉面纱。无论主持人上台如何解释这些人就是不肯散去。

    无奈神秘的女子只能再次登台献歌一首,随后主持人说了下不着边际的废话,说什么这是公司特别打造的神秘歌手,她第一张专辑没有发表之前是绝对不会露出真面目的云云,这才把那些观众忽悠走。

    人渐渐散去,高阳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我要回去了!”见人走的差不多了,郎朗起身告别。

    “你学了爷爷多少本事?”高阳突然问道:

    郎朗听罢不由一愣,随后目光便有些警惕起来低声道:“十分之一还不到吧,怎么了?”

    高阳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小纸条来递给郎朗道:“把这个给你爷爷!”

    “这是什么?”郎朗结果纸条来,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但折叠下她怎能看到字迹,人家说给爷爷的,所以她自己也不好打开,只能发问。

    “小强先生要看的明白自然会跟你说的,要是看不明白就直接丢掉好了!”随后高阳起身又道:“我送你吧!”

    郎朗听罢脸顿时红了,现在体育场大灯已经打开,所以这一切被高阳清楚的看在眼里。他实在是想不通,不管怎么说老爹是黑帮大哥,爷爷是旧姓江湖的手艺人,从根上将也算的上是江湖儿女的郎朗……怎么这么容易脸红。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不等高阳再说其他的,郎朗转身便走了。

    “希望再见!”高阳轻声的说了一句。

    所有的观众离开之后,体育场中只剩下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和那些大小媒体的记者,这次演唱会宣传声势浩大,而且还是全明星阵容,当然是各种媒体近期的焦点,而且今天在演唱会的尾声还冒出个神秘女郎来,这些人怎么肯走。

    “各地的记者朋友,你们就不要在这里等了,很多人演完都已经乘坐飞机离开了!”一个胸前挂着总监牌子的男子站在众记者面前解释道:

    “请问神秘女郎是你们公司包装出来的嘛?还是她只是想接着这次演唱会来混个脸熟?”

    “神秘女郎的专辑会在什么时候上市?”

    各种关于最后出场的神秘女的问题,接二连三的被问出来。

    “各位!各位,想知道神秘女的具体情况就请后天下午去电视台,好了我便不在多说了,请大家离开吧,我们要清理场地。”

    足足用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总监小伙才将各路号称金刚嘴铁脸蛋的各路记者打发掉。当体育场的闲人全部走完后,那个总监小跑到高阳面前道:“阳哥,磊子给蓬莱山丢人了!”

    说话之人竟然是被雁门骗走的千门除将张磊,高阳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他坐到自己的身边,等张磊坐下后高阳才道:“腿好了没?”

    张磊点头道:“已经好了!”

    高阳点了点头随后递给张磊一根烟随后自己也叼起一根,张磊见状便掏出火机为哥哥点上,随后自己也将香烟点燃。

    “去安排一下,要在三个小时拆除舞台,争取明天凌晨出发!”

    张磊奇道:“这么急?”

    高阳无可奈何的做了个照相的表情然后道:“没想到记者这么难缠,不早走不行!”

    张磊笑道:“是妖姐魅力大,

    高阳跟着一笑随后问道:“释明呢?”

    张磊听高阳问起此人顿时以眉飞色舞的夸张表情说道:“阳哥,这次你找来救我的这人什么来路?简直是太帅了,我估计除了亮哥现在的武术界没人能接他三招两式了吧?”

    张磊对此事兴趣旺盛,但高阳自己却一点兴致也提不起来,这个人情难还的很,释明那个小子和自己虽然也有七八年的关系了,但这个小子出了名的难缠,要不然早年间也不回得来那个“少林野小子”的外号。此番求他出售实属迫不得已,做为千门火将的华亮肯定就会在赌局一开始的时候就被盯的死死的,沈舒原那边的高手高阳现在也不想再欠他们的人情,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少林野小子是暗中救人的最佳人选,

    释明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所以不按少林法号排列。少林僧人的法宝严禁,都有规矩可循,少林法号空有70个字,如此来循环应用,少林建寺两千余年,这七十个字到如今也不过才转了四五周而已。

    “福,慧,智,子,觉,了,本,圆,可,悟,周,洪,普,广,宗,道,庆,同,玄,祖,清,净,真,如,海,湛,寂,淳,贞,素,德,行,永,延,恒,妙,本,常,坚,固,心,朗,照,幽,深,性,明,鉴,崇,祚,衷,正,善,禧,禅,谨,悫,原,济,度,

    雪,庭,为,导,师,引,汝,归,铉,路。”这就是少林法号的论字,如今少林的方丈永信大师,就是永字辈的,在永的身下便是延字。如今的少林寺还有行字辈的僧人不少。德字辈在往上的,即使都存在恐怕也都不会在理俗世。

    俗家弟子全凭师父赐名,这个名城可以不按照僧人的自序走,这就好比释小龙是永信大师的徒弟一样,释明也恰恰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少林的俗家弟子,可与释小龙不同的时候,他一来少林就辈分极高,甚至连方丈都要低他五辈,

    释明的师父叫释湛阳,是海登海法的嫡传弟子,海登大师在六七十年带的时候可谓是人尽皆知,如雷贯耳,还曾经在人民大会堂中为国家领导表演过少林神功,释明就是他老人家的徒孙,如今在少林海字辈的禅师差不多都以谢世了,虽然释明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但现在寺中起码有96%的和尚都是他的晚辈。

    释明满月不到就在少林跟释湛阳修行,知道二十五岁的时候才入世,刚入社会的第一年他便遇上了携手步入江湖的高华二人,斗武输给了华亮之后,三人也就成了朋友,刚结识的那几年,释明实属为二人找了不少麻烦,这小子在少林二十多年,修心养神的功夫一点没有学到,性格张扬异常,尤甚眼比天高的千门二将,有一年在新疆奎屯连砸了当地黑帮的十三家娱乐厂子,在奎屯市被近三千人排搜,最后还是高阳过去帮擦的屁股。

    “释大哥在后台呢,我就给你喊去!”自己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表情,仍然为从阳哥脸上看出一丝喜怒的成分了,张磊不仅泄气异常,当下急忙找个借口遁了。

    体育场上方的高频灯都已经关闭,只有舞台四周的小灯还开着,高阳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回想着这一局的始末。

    华亮和他连手做下的小局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整个千局的中心是在施妖这里,千者诡之道也,如果按照常理出牌也就不算千了,请来释明冲入到雁门的老家救出张磊,然后在顺便给雁门的赌局做一个尾声,这才是此局的重点,至于那一百万的钱的转移,无非是防备释明失手而已,不过高阳自己也清楚释明在雁门救人的失手几率和买一注机选双色球中了五百万也差不多。

    这一局最出彩的千门将是施妖,他将千门反将所应具备的才能在此千局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今夜所有在台上表演的明星其实都不是本人,诺大的后台演员只有三个,其中一个还是施妖自己,她是靠绝伦的易容手段造就了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全明星演出。

    “哥!”施妖从后台走出后,已经卸去了全部的台装,小光头在舞台灯下,耀眼兼滑稽。

    高阳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施妖坐下,随后道:“雁门留下的这些器械还能卖个好价钱,这次我们还不亏!”

    施妖坐在高阳的大腿上双手搬着他的脖子前后摇晃着自己的身体,真如跟大哥要糖果的小美美一般天真可爱。

    “怎么不亏!我们还捐出那么多呢,哼,释明说没看到那个金枪鱼,算他便宜啦,下次姑奶奶碰到他非断了他的五肢不可!”说道五肢她自己也咯咯的笑了起来。

    “释明呢?”高阳轻轻的搂着施妖跟着她的节奏一起慢慢的摇晃,

    “走了!他说:这次你欠他一个人情,让你记得就好,他就不见你了,否者这个人情定然会被你三眼两语的忽悠过去,他还说跟千门主将一定不能多谈,否则被忽悠瘸喽还要喊声谢谢!”

    高阳听罢不仅苦笑异常,释明还是哪个狗屎样子,他本就没有打算将这个人情顺带过去的想法,只不过想叙叙旧而已,谁知道他竟然怕自己被忽悠见都不见的就溜了。

    “哥!回去后让我带冷香先跑跑吧,我估计她要入行起码是一两年以后的事情,这些年你也累的够呛了,冷妹子就让我来带吧!”施妖抬头看着高阳的脸认真的说道:

    高阳道:“带冷香入行的事情不急,等和雁门的事情了了以后我想先去伏羲祖师的故里看看,当年柳七跟我说过,伏羲庙里的铁八卦是沈财神放进去,里面藏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我想此时改到我去打开的时候了!”

    这事情早在两年前华亮独自一人从吉林回来的时候施妖就已经知晓,但她一直不明白高阳为何不让他们先去取了,虽然伏羲庙现在也成了旅游景点,但在里面取些东西出来,对于他们几个来说还都不算是难事,当下便问道:“为什么不早些拿出来呢,早看过了也好早有些准备!”

    高阳苦笑道:“伏羲爷是我千门始祖,后辈不争气不能广大门户也就罢了,就连自古相传的八将一体的雁尾子都不能成形,还什么面目去见祖师爷?我回来急于见李亚廷也正是为此,想着能多将就是一将了!”

    施妖道:“就算冷香现在勉强挂上脱将的腰牌,那八将还却二人呢,你为何又急着去了?”高阳挽手挂了挂施妖的鼻子道:“不改你操心的事情,去给众人打扮打扮,咱们连夜走!”高阳所谓的打扮当然就是化妆易容了。整场演唱会就只要施妖张磊和释明三人易容之后走台对口型了,其他的工作人员都是临时雇用来的,这种江湖雇工好找的很,但想做到口风严密却很难,不过千门有风将在并不担心这些,化妆的目的只要是为了应付检查,估计青花帮此时已经行动了。要想一帆风顺的出郑州那是不可能的!

    高阳并没有跟施妖讲他急于去开铁八卦的原因,不仅是施妖甚至于华亮他都没有说明。因为这个秘密太大,虽然大家同在一个雁尾子,但高阳仍是希望越少人牵扯进来越好。

    半夜三点左右,临时舞台的拆卸基本完工,丢下了一些不方便携带的大型金属框架后,四辆卡车驶出体育场,现在体育场外还有等待神秘女子出现的痴心粉丝,幸好人数不多,而且出来的装货的卡车,所以这些人并没有拦截,

    张磊已经救出赌局的胜负已然分晓,所以高阳也不急着赶回北京,他准备先到河北将四车的捡来的货物抛出卖掉再说,如果高阳没有帮雁门收这个尾巴那么这些搭建舞台用的东西和影响设施没多久就会被当地政府卖掉还弥补这次骗局算带来的损失,如今高阳帮他们收了尾巴还自掏腰包把捐款的善举也一起完成了,那么卖这点东西高阳自然也是卖的理直气壮。捐出一千二百万呢,这些东西能卖二百万也就不错了。

    甩黑货也是极其有讲究的。盗门牵来的东西一般都是就地销赃。好比手机等电子器械,现在好多贩卖二手机的地方甚至都有盗门自己的摊位。大件的东西要想甩出难度就大了,一般这样的大件只有千门才会摆弄,木材钢材这类的建材甩黑的方式只有两种,第一是卖个黑煤窑黑矿。二是就是卖个钻井队。卖钻井队稍微麻烦一点,但要比处理给黑煤窑价钱高上很多。

    高阳准备将这几车东西运到陕西去,那边野外井比较多,所以四辆大车出了郑州市区后,并没有上南北高速,而是直接向西直郑洛高速。

    不出高阳所料青花帮为了自己的脸面问题果然是全军出动,几乎在每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处都有持画像的喽啰,不过他们重点排查的都是私家车和长途客车,遇到私家车基本都是硬开门,长途客车就是装便衣上去,至于长途泡货的大货车他们也不敢掀人家的帆布,虽然这是他们的地段,但有长途货运的也有不少青花帮招惹不起的人物,所以遇到货车基本就是看下正副驾驶也就过去了。

    郑洛高速上一共是四个收费站,前三个都非常顺利的过去了,正当在第四个收费站排长队的时候,高阳忽然看到了一个熟人……陈亚男。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