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跌打郎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初如细雨斜千缕,复若飞瀑落万仞。潺缓宛转同流水,悠扬飘忽似浮云。

    几年未动琴弦没想到今天一抚竟然还超水平发挥了,余音仍在。妙曲绕梁未散之际,高阳起(身shēn)拍了一下闭着眼睛摇头幌(屁pì)股的华亮说道:“走!”

    华亮睁眼见那女保安仍然愣在哪里不由笑道:“等她来请多好!急什么?”高阳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华亮极不(情qíng)愿的起(身shēn)道:“是想起柳七在白河茶上的谬论了?”

    “他说的很对!”高阳抓起茶桌上的酒坛率先向外走去,就在与金筝擦(身shēn)而过的瞬间,高阳听到了两个字“谢谢!”

    “生不入官门,死不进医院!”江湖的老切口不知在何时流传出去的,此时这句话已经成为很多小混混装((逼bī)bī)时的口头禅了。

    事实也正是这样的,旧时的江湖人是不会去医馆看病的,他们病了伤了都有专门的去所,跌打馆。

    在如今,跌打馆已经很少见了。现在在北京给江湖人看病的跌打馆只有一家,而且还设在郊区,高华二人开车到此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

    这家跌打馆的大师傅姓何,与高华二人算是老相识,昔年千门主将高阳被亮杀二十四节气堂的白露刺杀后,还是他亲手给治疗的。

    “呦!高老板!好久不见,张兄弟在三号病房呢,您二位先过去,我忙完手中的活在来相陪!”二人进屋后,老何正在给一个老大娘捏腰。

    高华二人跟他点头示意一下后便直接走过正厅,向病房区而去。老何跌打馆有十个病房,一4个,二六个。1号2号病房的门都关的死死的,也不知道有人没有,来到三号病房前,华亮推门便要进去,却被高阳一把拦住!

    在华亮不解的目光中,高阳轻轻的敲了三下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长发女子,张的文文静静的一副典型的淑女形象,她见到高阳后先是一愣,但马上就看到高阳(身shēn)边的华亮。

    “磊子,是亮哥带朋友来看你了!”那女子说完侧(身shēn)让开门户急忙去倒水。

    “呀!阳哥你回来了!”正在吃苹果的张磊抬头见高阳进来,急忙将苹果放在一边,双手支(床chuáng)坐起。

    那女子见状紧忙放下手中的水壶过去搀扶。华亮将果篮往(床chuáng)边一丢随后坐到(床chuáng)尾道:“你小子(日rì)子过的也不错嘛!”

    张磊干笑了一下并没有答话,见他探着脖子往门外望去高阳沉声道:“你妖姐没来!”

    张磊听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时那女孩已经端着两杯茶水送了过来“磊子,这位是?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微笑着将茶水放到二人手边后,那女孩走到张磊的(床chuáng)头站定。

    张磊指着高阳道:“我就是我长跟你提及的阳哥。”

    那女孩睁大双眼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后笑着对高阳说道“阳哥好,我是磊子朋友,他以前长跟我提起你呢,说是要没有阳哥,他这大学都读不完!”

    高阳当然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就是纪托,但为了不让张磊多心,高阳便假作不知的用目光询问。

    “这是我女朋友纪托!”

    高阳也模仿季托的语调哦了一声后,含笑着点头问候:“弟妹好!”

    季托点头笑了笑没有在答话,随后帮张磊又挪了挪靠在(身shēn)后的枕头,张磊见华亮捧着水果猛啃,高阳坐在那里也不说话,就知二位哥哥有要事要跟自己谈,但因纪托在此便没有明言,本来想跟阳哥说下纪托不是外人,但见高阳眼色不佳,这个年头他急忙就收了回去。

    “乖!你去给哥哥们买点饮料回来,他们喝不惯茶水!”张磊伸手拍了拍纪托,想要买水先将她打发出去。纪托也是冰雪聪明一辈,岂有不懂的道理,当下应了一声后就出去了。

    纪托走后高阳低声道:“她知道多少?”

    “哥……”张磊表(情qíng)极其不自然的叫了一句。就当不知道如何回答之际,忽然高阳紧绷的脸忽然松弛了下来。

    “我是担心他瞧不起我们外八行的人!”高阳将桌上那半个苹果又拿起来递给张磊。

    听高阳此说千门除将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急忙道:“不会的,我也没跟她多说!”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华亮早从脚步声中就听出是老何来了,当下招呼道:“敲什么敲,推门进来就是了!”

    老何满面堆笑的开门走进,随后反手带门拱手道:“给几位千门大将见礼了!”

    高阳以大山回礼,华亮则不管那些当下起(身shēn)过去将老何拉到(床chuáng)前笑骂道:“哪有那些(屁pì)事,快些说说,我兄弟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何撇嘴道:“子弹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还没等老何把话说完华亮就骂道:“那他娘的是你用药的问题喽,要不然伤口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感染?”

    听华亮这般分析吓得何师傅回话都哆哆嗦嗦的:“这……怎么可能呢,几位爷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何初五。我在咱外八行高人(身shēn)上耍猫腻不是自砸招牌嘛!感染这东西很难说的,有时候空气潮湿,或者吃错东西都有可能发生的,所以……”

    高阳此时也接话道:“何大哥客气了,我们兄弟信得过你,怎么感染的已经不重要了,你就说要多久可以康复?”

    老何仰头算计一番后道:“最后一次的紫外新杀菌后,估计就差不多了,最多一个星期。”

    “还要多劳何哥费心了!”高阳听他说一个星期就可痊愈忧心稍减。

    华亮一甩手看都看一眼就将果核丢到三米外的垃圾桶中,在张磊的被子上摸了一下双手后问道:“招牌色里的人物馆子里住了几户?”

    老何跌打馆的招牌是绿色,这也是江湖医院和正规医院的据别之一,不说正规医院,就是常人开设的小诊所,一般也都是白色招牌,还有少数是红色的,只有给旧姓老江湖人看病的跌打馆招牌才是绿色的,

    在江湖海底语中,绿林是泛指江湖的,当然了这里的绿不读绿色的绿字,而是读“LU”但因二音同字,所以给外门行看病的跌打馆才挂起了绿色的招牌!

    何初五苦笑着摇头道:“不怕二位笑话,您二位方才进来的时候看到那位看病的老太太了,人家得地是正宗的腰间盘突出……。现在是和气生财的年代,要光靠给外门行的手艺人看病,我恐怕连饭都吃不起呢!”

    正当说到这里时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十七八的小男子面带急色的推门而进。

    “平时怎么教你的!长手不知道敲门吗?”何初五上前就是一个耳光,将那少年要吐直言一巴掌全部扇了回去。

    “师傅!外面有人来看病!”少年捂着脸低声的说道:

    “这些年的手艺你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没见我在跟人说话吗,你就不能先支应着?”何初五越说越气,说到最后又将大手扬起。

    华亮见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笑骂道:“要教育徒弟的话关起门来偷偷打,别在你火爷面前打人!”

    那少年揉着被师傅打红的脸委屈的说道:“你不是跟我说过吗,只要来看病的人摆这样的手势,就一定要叫您亲自过去!”

    见少年做出手势后,屋中四人都是一愣,那少年摆出的正是大山手。

    何初五见此才知果有要事于是急忙跟高华二人告罪道:“有山里的朋友过来,二位少陪了!”说罢带着徒弟退出房间,并亲手将门关上,

    华亮紧走几步赶到门边只听何初五在走廊中小声跟徒弟说道:“有急事也要敲门,告诉你今天是你运气好,如果是火爷自己来的,你小子骨头就被拆了!”

    听何初五把自己形容的跟恶魔一样,华亮苦笑不已。“我出去看看!”华亮跟二人招呼一声后就要出门。

    “亮哥!你在门口接一下纪托……我担心……”张磊听有江湖人到来,不仅为出去买水的纪托担心起来。

    华亮出门后张磊见高阳沉思不语便问道:“阳哥!是不是我交女朋友你不高兴了?”

    高阳听罢挥手照着张磊脑门就是一个指头嘣笑骂道:“我对你可没兴趣,你交朋友碍我鸟事!难道我嫉妒她漂亮咋?”

    见高阳跟自己开玩笑张磊这颗心才算完全放了下来当下贼笑道:“漂亮嘛是必须的,但跟妖姐还错着一个档次呢,你当然不用嫉妒!”

    就在二人打(屁pì)之时,华亮跟纪托二人推门进屋“二个人,((操cāo)cāo)南方口音,看不出哪里的毛病,已经被老何领5号房去了!”华亮接过纪托递过来的饮料,打开喝了几口后才跟高阳说出外面的(情qíng)况。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