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脱身有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疯流财子 书名:千门
    第一卷八将聚首第二十三章:脱(身shēn)有术

    文物失窃案在国内一直非常受重视。所以当发现丢失物品是国家一级文物“赞王剑”的时候。陈亚男等人立即就将此案上报,湖州警方第一时间派人前来。

    沈万三故居在太平天国期间曾经有一部分院落被赞王蒙得恩修成赞王府。这把赞王剑就是当时蒙得恩的佩剑。赞王虽然在太平天国诸王中名气不大。但这把赞王剑确是大有来头,此剑乃洪秀全早期佩剑,后来赏给蒙得恩的,很早就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现是赞王剑丢失后。湖州警方也立即立案侦查,由于真赶上上海731案件的特别小组在,他们认为这次的案件也可能跟731案有关,所以上海四人专案组也高权限参加了此案。

    嫌疑人留下的木屐被带回去抽样化验,小水管道被封死七名专业取样人员进入乌黑腥臭的下水道试图寻找有力证据。

    “哈哈!哈哈!哈哈!”赵义已经笑有十分钟了。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停下来的迹象。

    “哈哈!胡子不长但有型,哈哈,眼神中充满了忧郁!哈哈。高老弟,我算服你了!”赵义笑的有些上不来气了,最后一边咳嗽一边用手势招呼高阳过来给自己拍拍。

    高阳一副笑死你才好的神态看着赵义。赵义无奈自己用力的敲了敲前(胸xiōng)这才算缓过来喝了口茶水后说道:“胡子很有型的高老弟!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高阳很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下颚的几根小胡苦笑道:“这是他关啸不仁义在先,不弄他一下怎么行,下一步引鹰爪子到蓬莱大酒店去折腾盗门,然后在做一局脱离湖州前往泗水!”

    赵义皱眉道:“真这么快就走?”

    高阳上前两步用力的掐了掐赵义的肩膀道:“兄弟会长来陪老哥喝酒的!”

    赵义眉头紧皱抿嘴道:“大姐希望你走嘛?老弟不是老哥说你,有时……”赵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高阳打断。

    “有个名人说过,人在江湖,(身shēn)不由己。”

    赵义高声道:“那是个(屁pì)话,江湖人老子见多了。那一个有你这么累?就凭老弟你这一(身shēn)的手段,想怎么活着不能?何必为一些虚无的东西奔波呢?”

    高阳虽然没有跟赵义说过自己凑齐千门八将的目的,但赵义也是混迹江湖多人的老合了,那里会看不出苗头,高阳想要做千局,随便找几个人临时拼凑都摆出能纵横当世大局,他如此费力的要凑齐上八将,定然不是为了钱物这等小事。

    “人要是没有理想,那和咸鱼还有什么区别!”高阳又拽出来一句名言。结果惹赵义诚挚的鄙视。

    第二天因为案(情qíng)调查需要,沈万三故居关闭,谢绝游人参观,木屐的多项分析检测结果要到中午才能出来。在下水道中也没有什么突破兴致的发现。只是发现了案发当天下水道中有人出入过,但一整天污水粪便的冲刷早已让本就不明显的迹象更加的模糊了。

    葛斩早已经派人把通往密室的地道封死,而且做活的也是此间能人,所以并没有被警方发现那个通道。上海湖州两地警察开始针对有内贼里应外合的假设开始调查。

    其实这种假设调查法在如今的法律下被调查人是有权拒绝回答一切问题。但沈家的工作人员都非常配合,没人提出任何异议。

    现在的查案程序和以前大不了同了。以前无论调查什么案子,都是可以以有罪论推理的。也就是说先假设犯罪嫌疑人有罪,然后根据有罪的这一观点,在一步一步的向回推。如果最后推理分析出犯罪嫌疑人的动机和目的都符合的话,就可以直接逮捕和定罪了。

    而现在的调查都是用无罪论推导的,首先要假设嫌疑人无罪,警方根据所掌控的(情qíng)况开始向前分析。如果无罪论被多种证据推翻,那么对不起了,推翻了无罪理论.嫌疑人所表现出来的当然是有罪。现在各地的执法人员都是用这种方式来审查和问话的。

    在人权尊重上,无罪推理法比有罪推理法显得更加尊重人权了。

    当然了这些并不是绝对的,国家一级文物被盗无论放在哪里、都可以说是大事,所以当地警方暗中决定以假设有罪的推理方式,盘问故居内的所有管理人员。可以说采取了宁可冤枉也不能放过的方式。

    幸好高阳早就聊到了这点。对赵义属下这些人早有交代,所以一上午盘问下来警方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下午两点左右,木屐的检测报告出来。

    没有残留死皮被发现,所以无法推测着血型等其他重要的线索。鞋底的土质也难以推测出作案人的活动范围,幸好在鞋帮处发现了一丝红色纤维。据推测这应该是酒店专用铺门地毯的材质,所以警方这一步的行动计划就是搜查市内各大酒店,找到与其相符的在进行深入调查。

    下午四点沈万三故居终于归于平静。

    “高老弟,你准备下一步怎么办?以我看就凭那双鞋。警察是很难查到人的。”赵义一仰头就是半瓶白酒下肚。就在他还要缓口气继续喝掉剩下的半瓶时。高阳急忙将其手抓住说道:“慢点,你要这样喝我可就不陪你了!”

    赵义摇晃了一下酒瓶随后大力的放在桌子上指着酒瓶说道:“那你来。剩下的归你!”

    高阳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拿起酒瓶喝掉了剩下的半瓶,“当然不能指望靠那双鞋子就能成事,我这一局叫两面照。自然有后招让关啸去主动和他们会师。”

    赵义伸手要再去开一瓶酒,结果又被高阳拦住,赵义笑道:“呀!怎么着?今天就让你赵哥喝这一口?”

    高阳道:“你以前可是戒酒的,如果就是因为我来了。你喝出点毛病来,兄弟可就是罪人了!”

    赵义四下望了一翻后小声道:“你以为我以前不想喝嘛?那时没有理由罢了。大姐那时让刚子看着我,只要我喝酒就告诉她,你来找我那次大姐突然出现就是因为刚子不认识你,结果见我陪你喝酒去告诉大姐的,现在好了,兄弟你一来赵哥以为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喝了,谁知你还管着我……”

    高阳也不是那种做作之辈,听赵义此说也就不在阻拦,一杯一杯的陪了起来。而那人从下午一直喝到夜深,赵义已经爬在桌子上开始说胡话了。高阳才起(身shēn)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喊了一声:“刚子!”

    刚子是赵义两年前收的徒弟,赵义受伤之后功夫大不如前,相国寺武学一脉所传不广,所以收了个徒弟想将自己这支传承下去,更重要的是他也希望刚子学会自己的一(身shēn)硬功之后,继续为沈家工作,自己退下去之后沈舒原(身shēn)边缺这么一个金刚一样的人物。

    “高爷,您有什么吩咐?”刚子的年纪比高阳稍小几岁,但由于赵义的关系所以他便矮了高阳一辈。

    “客气了,麻烦你请陈先生过来一下,就说我有事找他。”说完高阳扶起赵义走进旁边的客房。安顿好赵义之后,高阳来到院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上凌乱的空瓶后,陈玉琢便到了。

    跟陈玉琢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小女孩。十三四的光影。一(身shēn)翠绿色打扮,她鞋子上不知道是装了铁片还是别的东西走起路来,咔咔作响。

    小女孩走到桌边后站定,高阳本来以为她会搀扶一下陈玉琢,谁知她站到那里后就在无动作了。

    就是到现在高阳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会是个盲人,从陈玉琢坐下,到拿起酒瓶,倒酒整个过程做的比喝多后的赵义还麻利呢!

    “不知高老弟深夜找我有何要事?”陈玉琢自饮一杯后问道:

    高阳道:“忽然想到个重要的事(情qíng),明天说恐怕有些晚,叨扰之罪只能用酒相赔了!”说罢高阳连干三杯。这个过程中陈玉琢一直没有说话,倒是站在他(身shēn)边的那个小女孩小声嘟囔了一句:“叔叔都要睡下了!”

    高阳放下第三个空杯后陈玉琢道:“这是我的一个小侄女,跟我四处跑有几年了。平时一个人的时候做个眼睛用!”

    他这样一说高阳才明白。原来这孩子鞋底的物件也是为了方便陈玉琢听路安放的,虽然就算他不装铁片,陈玉琢一样可以跟其行走,但免不了要费些心力,装个铁片后就省劲多了。由此想来。这小女孩站的位置一定也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身shēn)边什么方向,什么位置是椅子,什么位置是桌子,她在站定之前一定是经过精确测量的。

    高阳微笑着看着小女孩问道:“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虽然并不喜欢这个深夜打扰叔叔的人,但仍然很有礼貌的回答道:“我叫陈朵朵!”

    高阳哦了一声,然后道:“朵朵站着多累呀!怎么不坐在你叔叔边上?”

    朵朵看了叔叔一眼后很无奈的说道:“我要是坐着叔叔就找不到酒瓶了!”

    朵朵的话将高陈二人都逗的满面笑意!

    “你去玩,我跟你高叔叔聊会天。”陈玉琢见高阳迟迟不说喊他来此的目的,还以为高阳是因为小朵朵在这里不好开口,所以就想打发朵朵下去。

    高阳见状急忙道:“这么晚了,你让孩子去哪玩?我没有背人之事,只是不知该如何说起!”陈玉琢疑惑的哦了一声,显然他想不明白高阳与自己能有什么难以启齿之事要说。

    高阳长叹一声道:“刚舒原姐找我说,盗门估计不会就此罢手,所以决定让我离开的时候带走聚宝盆。要不然回头丁八爷要是自己动手就难应付了!”

    陈玉琢听完高阳的话满面茫然之色道:“丁八自顾(身shēn)份,恐怕不会参与此事?”

    高阳道:“以防万一呗,我喊老哥来,主要是希望老哥今夜能配合一下我的行动,我一人之力恐怕没法将聚宝盆带走!”

    陈玉琢刚要开口说话,刚阳忽然探(身shēn)抓住了他的手。陈玉琢本能的单手内翻以推手的手法将高阳的手腕按住。刚要张嘴问高阳此举何意,但忽然感觉到手背一痒。细心的感觉一翻后,陈玉琢对(身shēn)边惊慌的朵朵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后说道:“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老弟希望我如何配合你呢?”

    陈朵朵经过他叔叔的一翻训练后,小小年纪就以做到处事不惊的程度,高阳很是欣慰,方才他就担心如果这个小女孩要是叫出来事(情qíng)便麻烦了。

    其实这一点倒是高阳将小朵朵想的过于高超了,她那里到了什么处事不惊的程度,而是陈玉琢事先就告诉过,无论发生什么变故,她在一边的时候都不能大声叫,因为那样会影响自己的耳力。小朵朵刚才完全是担心影响叔叔,所以才强忍惊慌。

    高阳见陈玉琢已经弄明白了自己的意图当下便道:“今夜我会乔装离开,但聚宝盆物件过于庞大,必须伪装一翻才行,我想借老哥的眼疾,自己装成耳障之人,你我二人配合助我出湖州!”

    陈玉琢道:“好!就把聚宝盆改装成你我乞讨之时的盛钱之物!”

    高阳哈哈笑道:“此举可万万不敢让舒原姐知道,要不然她必会制我一个亵渎沈家宝物之罪不可!”

    陈玉琢道:“可我这(身shēn)衣服?”

    高阳道:“服装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老哥跟我来!”说罢高阳起(身shēn)向小朵朵比划了一下,示意她带着陈玉琢跟着自己。

    小朵朵将小嘴翘的老高。不仅没有迈步跟上,反倒在陈玉琢起(身shēn)之时她一(屁pì)股坐了下来,就在高阳苦笑之际忽然发现陈玉琢已经精准的向自己走来。

    “老弟前方带路!”

    听陈玉琢此说,高阳才明白,原来小朵朵是把她原来的工作推给自己了。

    深夜一点。高阳一个人走在湖州的街头,那个从上海“借”来的手机已经被他打开。此时他正在翻着手机上的电话本,研究要给谁打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这个号码机主的室友对?”

    “我不是神经病。”

    “哦!对对!我就是哪个骗子,你能叫这个手机的主人接个电话不?”

    “没事!我想把手机还给你而已。”

    “你不要我可就丢了?”

    “你送我我也不会用哒,你不知道,现在是可以用卫星定位查询手机位置的,我可是冒着被抓住的危险给你打电话要还你手机的。”

    “哦!那好!那我就扔掉了,以后若是有机会我给你买个新的!”

    挂上电话后,高阳又走了一段,一直到走到蓬莱大酒店的对面,他才将手机丢进垃圾桶中。随后将剩下的最后一幅指(套tào)换上。

    也就在高阳挂断电话的五分钟后,陈亚男等外派专案组成员就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扰了美梦。“被骗手机终于开机了,而且嫌疑人还嚣张的给机主打了电话,现在已经锁定了被骗手机的位置。你们立即与当地警方合作,在富强路与民生路段进行排查!”

    听完上边的命令之后,陈亚男立即拿出自己的小笔记本,可还没等记录就被石柱一把抢下然后石柱以一副苦求的口吻说道:“我求你了!咱不记了行不,快点,洗个脸就出发!”

    陈亚男听罢点头道:“恩!那一会路上在记,脸也别洗了!这就出发!”

    要是单纯的异地配合当地警方在深更半夜的是不会太麻利的,但此案还可能跟赞王剑被盗案有很大关联,所以湖州当地警方也是第一时间整装出发。

    警方在蓬莱大酒店找到高阳丢弃的手机时已经是深夜两点三十分。

    随后警方发现,在木屐上发现的红色纤维跟蓬莱大酒店门前的迎宾地毯的材料完全相符,于是当地警方在第一时间上请了搜查令,准备对蓬莱大酒店进行逐房排查。

    就在上海湖州两地的警务人员都在蓬莱大酒店那边忙乎的时候,我们的千门主将已经到了火车站,而且票都买好了。

    高阳还买了一张VIP贵宾候车室的门票。这里的特殊待遇只有一个,就是可以提前进站,在普通候车中,只要有一班车进站剪票。都会出现拥挤的现象,这是盗门弟子练手的好时候。高阳可不像被那些手艺生疏的小朋友摸上一摸。丢东西是小事,划破了老姐给做的新衣服就麻烦了。

    在火车还有二十分钟才进站的时候。高阳提前进入了站台,当他刚从地下通道走出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他的面前。

    “高世兄!为何走的如此匆忙啊?”关啸一脸坏笑的看着看着高阳。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千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