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反击匈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幸好邓林早有心理准备,看着成炎的这刀向自己的腹部捅来。

    他瞳孔骤然一缩,双手用了撑开铁栏,借力往后退去。

    可惜的是,他低估了成炎。

    一直以来,成炎在他的面前都是一个只有点偷技,无能又无胆的小贼。

    谁知道成炎这厮,居然是懂得武功的,而且还深藏不漏。

    水平和邓林差不多,但是邓林毕竟是被偷袭的。心里再有防备,体的反应还是跟不上。所以邓林还是吃了一个大亏。

    不过,还好没有被命中要害,也没有重伤,只是肋下被开了一道口子。

    一道浅淡的血飞溅出来,渐到了铁栏上。这道口子不深不浅,一寸多,一杯划破就喷出血光来。

    邓林心中惊疑成炎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害怕他还有后找,赶紧又退后了两步。

    他也顾不上地上的草杆有多么的脏,随手就抓起一把,捂在那道伤口上,先止住了血,再做打算。

    成炎见自己失守了,冷冷一笑,道:“看来你还不是个草包,居然躲开了。”

    “哼!”邓林怒目相向,骂道,“你这险的小人,为何要杀我!”

    “哈哈哈”成炎继续笑着,淡淡说道,“你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人吗?”

    邓林眼光一闪,难道他指的是皇上?

    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呢。

    那邓林等流氓被押回来的时候,也见识过刘辩侍卫军的手段,不武功,配合一流,而且将数十流氓分批押回,还不引起路上百姓注意。

    所以他也知道,这是皇上在有心隐瞒这件事

    成炎看见他就是眼皮跳了跳,却没有说话,又继续道:“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反正你是将死之人,我也不怕说与你听。你既然惹到了当今天子,如果他心中一怒,追查起来,岂不是查到我家主人上去?”

    成炎似乎很有把握,他站定在那里,双脚不丁不八,全然没有再动手的意思,却料定了邓林已经是将死之人。

    邓林皱着眉,不解道:“你家主人?我只道你成炎是个散户偷儿罢了,你还有什么主人在背后撑腰啊?”

    说话的时候,邓林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影。

    难不成是他?

    对了,也只有他这种人,才费劲心思地去收拢手下,为自己牟利。

    “哼哼”成炎鼻子一哼,冷笑道:“我家主人,也就是你的主人。说起来,我们还有同门之谊呢。不过,可惜,我们这对奴才,今才相认,你今就要丧命了。就是连陪我喝上一杯的机会都没了啊。”

    果然如此!邓林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愿意相信成炎所说的话。

    不过他转念一想,吴贵确实是那样的人。从刚才的短暂交手来看,似乎成炎的武功不差,和自己在伯仲之间。

    更重要的是,成炎这厮,偷术了得,翻墙走壁如屡平地。这样的奇才,吴贵怎么可能不收拢为自己所用。

    吴贵果然是个诈小人,居然想杀自己灭口!

    自己为他做事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吴贵在安定城里能有今的地位,邓林也是贡献不少的。

    现在居然为了避免自己被牵连,就派人来灭口。果然是心狠手辣,一点都不念

    邓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心中越想越愤怒,中似乎有一暖怒火在哪里聚集,好像是要喷发出来。

    但是他目光凝在成炎略带讥笑,却很淡然的脸色上。

    邓林的怒火突然被浇灭。

    为什么他会如此淡然?成炎不是要来杀自己灭口吗?

    刚才他偷袭也就是得手了那一刀而已,而现在自己有了戒备,成炎就更不可能得手了。

    这一道虽然让邓林出了不少的血,但这种程度,还远远不至于死去。

    难道?!

    邓林心中一惊,赶紧看向了自己的伤口处。略略看去却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邓林再凑近了些,仔细地看了看,看着这血迹,颜色果然有些怪异。

    成炎看着邓林的表,还有那中惊慌失措的动作,似乎是很受用,他笑道:“哈哈,看来你是发现了。不过也已经迟了,刚才你怒火攻心的时候,毒就已经在你体里边流动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流到了心脏处。”

    言未毕,又哈哈哈地大笑了几声。

    邓林一听他的话,顿时心凉了半截,果然是有毒啊!

    成炎还想着讥笑他一番,以消除以前自己被他欺负的怨恨。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成炎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心中暗道:不好,有人来了!

    他料定邓林中了自己在短刀上抹的毒药,必然是没有生还的机会了,所以也不管邓林,先是自己逃命要紧!

    这牢中可是看管的甚严,那些侍卫实力又高强,如果慢了半分,怕是要把自己搭上去了。

    “小贼!”邓林最后撕心裂肺地叫喊了一声,全力气似乎被抽光了一般。

    手指伸出如五抓,充满恨意地捉向虚空,似乎不甘心成炎就此离去。

    呜!邓林最终还是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上。

    ……

    安定府衙,虽然住宿的条件和环境都比较差,但是刘辩也不是挑剔之人。

    西北的地方,本来就荒凉,出了野外有时连跟草都难看见。但府衙这里,因为有刘辩住在这里,陆通这个临时知府还专门种植了不少的花草,让府衙显得不那么破败。

    刘辩坐在庭院的石凳子上,前面有一张石桌,上面刻着简陋的棋盘。

    不过一张牛皮地图把棋盘覆盖住了。

    荀攸在上面牛皮地图上指指点点,并且在哪里详细地解说,刘辩眯着眼睛,细细地听着,一直未发一言。

    未几,荀攸终于把完整的计划和兵力的部署都讲完了。荀攸讲的口干舌燥,拿起了一杯茶也不拂开茶叶就喝下去。

    刘辩盯着地图,还在消化着刚才荀攸所说的话。看清楚有什么错漏的地方。

    荀攸将移民的策略总结为,就近迁移,小归入大。

    而且在移民之后,还方便了刘辩集中去管理,发展这些西北的乡村。毕竟这里的土地贫瘠,百姓们发散开了,也只是为了占那几亩贫地,那还不如集中起来。

    用刘辩从超前的见识,按照现代农业的改革方法,将他们的经济结构好好地改造一番,让这里的百姓富裕起来。

    而且集中起来,可以修建防御设施,永久地抵御匈奴人的掠夺。

    所以,移民可以说是一劳永逸的好法子。

    兵力的部署主要分为骑兵的机动部队,还有乔装百姓的侍卫和精锐步兵混编队,然后是埋伏在主要路口,制造陷阱的主力步兵队。

    刘辩将荀攸的思路整理一番,觉得基本上没问题了,他才点点头,道:“公达,计划周详,所虑亦甚远。朕就给你主掌全军的大权,让你便宜行事,你速速便去着手布置吧。”

    荀攸眼光一亮,应了一声,赶紧就下去忙活了。

    或曰,皇帝刘辩乃昏庸之辈,只知让臣子全权做事,自己全然不顾;或曰,知人善任,能将大权下放,实乃当时之明君。

    但是荀攸自己却明白,这是刘辩信任自己。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资格,为刘辩忙活的。

    所以这是他的大好机会,要趁着这次的时间,证明一下自己,提高自己在小皇帝心中的地位。

    刘辩等荀攸走后,心中却有自己的盘算。

    这个计划,会从侍卫队中抽走一半的人。剩下的一百多人,当然责任更加重大,需要誓死守护刘辩。

    不过刘辩却不想浪费了这个力量。

    刘辩并没有告诉荀攸,自己打算成为一直后援的部位,带着剩下的侍卫队出发。

    跟他说了,也只会引来巨大的反对而已,还不如自己偷偷的准备,暗中行动。

    况且还不一定用得上自己的这支后援队呢。

    刘辩也知道自己不能以犯险。不过必要的时候,他总不能看着荀攸失败,该出手的时候,他定然毫不犹豫,以迅雷之势出击!

    因为事非常紧急,所以荀攸只准备了三个小时叫即刻出发了。

    当然,走在他前面的是通报各地乡长里正的信使。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信使们三人一队,一队的三人分开几条路,去同一个村镇。

    所以荀攸出发的时候,估计离安定较近些的村庄已经得到了通知,开始动员村民迁移的。

    虽然村民们重土难迁,但是荀攸也不怕。

    刘辩虽然不能出面,但荀攸好歹还是个三公,说起话来,还是非常有分类的。

    荀攸双管齐下,肯迁移的,给予良田和钱财,还向他们说明,能永久地解决被匈奴人掠夺的烦恼。

    不肯迁移的,剥夺良田,任其自生自灭。不过即使是这样,荀攸相信,还是有很多百姓是不肯迁移的,那时候就必须要强制动手。

    总之就是软硬见识,坑蒙拐骗,务必做到让那些小村庄演上几出空城计。

    荀攸准备完毕之后,带着大队人马出发了,至于小队的人马,就只能看着些百夫长,都尉来带领了。

    荀攸虽是个谋臣,但也曾连过武,必要的时候,还是骑到马上领一队兵的。

    现在刘辩的将领都分出去了,唤回来也来不及了,只能是让荀攸上阵。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