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 三尺血光渐吾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刘辩的眼睛微微闭起,然后猛然睁开,目眦裂。

    骇得正面那几个小喽?猛地退了一步。

    邓林敲了几下那几个没出息的家伙,骂道:“怕什么!就他们这几个人,哥们几十搞不定么。快给我抄起家伙来。”

    说实话,一开始邓林看见了刘辩这几人,手持着正规的剑刃,心中都有点惊疑。

    那种东西,官府都不许普通百姓私藏,也不许一般的铁匠去打造,不然以处以谋逆罪。

    所以这更加肯定了邓林的看法,对面这个是大肥羊。

    邓林手执两尺多长的砍刀,这是他做流氓多年,好不容易混来的私藏货,见不得光的。

    刘辩嗤之以鼻,淡然道:“看来,你就是老大了。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没等刘辩说完,一个侍卫不动声色地凑到他旁边,贴耳低声道:“皇上,侍卫们已经准备好了,包围在外圈,只要你一下命令,我们四人先护住你,其他人捉拿这些小鬼,必定一个不漏。”

    怎料刘辩轻轻地摇头,狞笑了下,道:“不着急,朕的手早就痒了,没能跟去战场上,而现在正是机会。”

    老是用五发弩,却没能施展一下练习了多的武艺,刘辩早就手痒痒了。

    本来他不是嗜杀之人,但是今心被人利用,这可是触犯了他的底线,刘辩也不是那种对豺狼仁慈的人。

    能杀之,亦当杀之。这些流氓,不用血来教训一下他们,他们是不会知道收敛的。

    邓林看见了刘辩上隐隐发出的杀气,顿时矮了半分,看看四周,这些不成气候的流氓们也都犹豫着。

    不行,再不动手,这些家伙就要害怕了!

    邓林举起了刀,道:“你小子,少废话。兄弟们,我们上!”

    说着的同时,率先冲上来,他胆子也够大,一直被刘辩吸引着视线。完全没看出来,刘辩旁边的四个人,没有一个是他能对付的。

    不过现在刘辩勒令不准他们动手,他们只好紧紧地护在刘辩的前,上来一个就打退一个。

    他们的动作极为巧妙,扼腕,踢打关节,每次被打退下来的人都痛得鬼哭狼嚎,要歇很久一阵才能喘过气来。

    刘辩剑锋一扬,迎上了邓林还有几个流氓,正面的就他们就个而已。

    窄巷之中,便于堵住刘辩。但是同时也让刘辩可以同一时间不用面对太多流氓。

    邓林举刀劈来,刘辩冷笑了一下,体一侧,轻松地避开。

    一招不得,再接一招,邓林再一个横砍,挥向刘辩。

    虽然刘辩跟马超练得是枪术,但是他每天练习劈砍,提升力气,用得却是剑。

    所以现在他是枪和剑都精通,马上用枪,步行用剑。

    刘辩横剑在前。

    锵!

    刀剑交接,余震绵绵。刘辩感觉这个力度他还吃得消,执柄的虎口处也没有太大的发麻感觉。

    刘辩轻轻地笑了下,他抬起一脚,踢在自己的剑上,借着力道把邓林的刀推开。

    再一剑刺出,直取邓林的口。但刘辩耳朵微微一动,察觉到侧面的气势颇为惊人。

    刘辩心神一凝,看去侧面,一个小喽?提着一柄两尺多的砍柴斧头挥砍下来。

    来不及去耻笑他的武器破落,刘辩抽出来,顺势一转。

    形恰似一张凌风飘翻的飞叶,擦躲开了这一下挥砍。

    转完之后,刘辩稳住下盘,一剑刺向那个喽?,气势被那刀劈华山还要强上三分。

    那个喽?被这气势震住了,居然忘记了闪避,甚至忘记了拿起武器去做一番垂死挣扎,只是呆呆着看着刘辩出剑。

    铖!

    邓林挥着砍刀,把刘辩刺出的剑往地下打,化去了这一招,他才转骂道:“你做什么,呆在这里不动?快点,继续动手!”

    这个时候,另外几个流氓喽?也寻得了空位,围了上来。

    在打斗中,刘辩不知不觉地脱离了侍卫群,现在被五六人包围了起来。

    看见自己人多了些,差点被刘辩刺死,吓了一冷汗的那个喽?才恢复了胆子。再一次提着砍柴斧头,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刘辩一点都没有胆怯,却反而心中是狂笑不已。

    跟马超混了这么久,自己还练了这么久,如果连这几个人都打不过的话,他就不要混了。

    刘辩目光一凝,不再掖着藏着,脚下用力,当即迎上了正前面的一人。

    以雷霆万钧之势掩杀而来。

    喝!

    刘辩手腕一抖动,剑凌厉刺出。

    那喽?瞳孔骤然放大,动作太快了,来不及拿起武器去挡,只能够下意识地去避开。

    但还是慢了一些,形虽然堪堪闪过,避开了要害,但是肋间还是被剑锋划破。

    还没来得及去感受痛觉,刘辩的下一招边来了。

    刘辩的剑一晃,举剑就劈下。

    那喽?反应渐渐跟上,脚下半蹲着,把武器举上头顶,试图死死挡住刘辩这一招。

    哼!刘辩拧笑了一下。

    他只是手腕抖了抖,虚晃一招,骗过了这个喽?。

    没想到这么容易变骗到了他。刘辩抬脚侧踢,狠狠地朝喽?的膝盖上踢了一脚。

    啊!

    那人惨叫了一声,刘辩这一脚可是一点都没有留,七分力气踢下去,骨头怕是要碎掉了。

    这喽?吃痛不已,差点就要站不住了,伸手就去捏着自己的伤口,希冀让疼痛减缓一些。

    可是刘辩却没有停下,他打得血沸腾起来,杀心已起。岂是这样就能停住的。

    刘辩手腕翻转,反手一剑往上挑。劈开了那喽?的武器。

    那喽?再次一惊,现在想要做什么都迟了,他的体只是随着本能,一股地想坐到地上。

    可惜迟了!

    噗!

    一道血影飞溅起来。刘辩的剑刃上满了血。那人哀嚎了一声,似乎是受了重伤,没有死去。

    但是刘辩现在已经杀红了眼睛,他现在只知道杀,杀,杀!

    一剑补去,那喽?瞪大着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终于在不甘中木然倒下。

    刘辩沉浸在这提剑杀人后的感觉之中,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处何方,忘记了背后还有几个流氓虎视眈眈。

    他以前也只是用弩箭杀人,距离太远,只能是看见了一个人倒下,甚至连血都看不见。

    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地提起了剑,砍死了一个人,那种血渐三尺的感觉,震撼了他的内心。

    他就这样,傻傻地愣在了原地,看着那尸体,看着那摊血,看着手中的剑。

    头脑一片空白。

    “皇上!小心后面!”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声音,穿云裂石地穿了过来。

    这一喊声,把刘辩拉回了现实。

    刘辩没有反应过来呼喊的内容,他正回味着叫喊的内容是何意。

    忽然惊觉后传来一阵人的气势,刘辩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有人背后一刀砍开来。

    他心中一懔,赶紧双腿一软,打滚在地,劈开了这想象中的一下。

    事实证明了,他敏锐的感觉没有错,刚才在他背后的,正是那个邓林。

    他想趁着刘辩愣住的时候,从背后偷袭,先把他打瘫了,再抓起来慢慢伺候。

    怎么料有人喊了一声,他又突然反应过来了。

    这一下不成,让邓林懊恼不已。

    刚才喊出声音来的那个侍卫,看见刘辩危险,不自地喊出了“皇上”两字。

    而现在他居然抽出来窜到了刘辩的前,死死地护住。

    刘辩眉毛一挑,他回味着刚才侍卫的那句话,知道自己的份极有可能泄密了。

    现在他已经从刚才杀人的狂中恢复过来了,神志也清醒了不少。

    刘辩眼神一凝,冷冷地道:“传令下去,抓或杀,一个都不能放过!”

    那个侍卫看见了刘辩骇人的眼神,也不会话,两根手指往嘴里赛。

    哔~~

    一声长长的哨声响起。这是每个侍卫都要学的小技巧,为的就是方便互相之间的联络。

    现在是一声的长鸣,其意思就是所以附近地侍卫都出来护驾。

    邓林看到突然蜂拥出来的人,而且个个衣着都差不多,他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糟了,这次撞钉子了。

    还没等他们这活流氓来的及反应。侍卫们就分工合作,几个人堵住路口,其他的人如狼入羊群,轻松地打到一群流氓。

    刘辩长长地吁了一气,手一松,就把剑扔地上了。

    他默然地回味着,执剑杀人的感觉…

    过了不大一会,这群流氓就被刘辩的侍卫队制服住。反抗者死,逃跑者死。

    不过流氓本来就是欺善怕恶的人,一看见这些侍卫如狼似虎的架势,顿时就蔫了,那里还有什么反抗的心思。

    就连他们的老大,邓林,也是被轻松的缴械了。

    刘辩看着这群人,心中略有苦恼:如果这样子走上街去,太引人瞩目了。如果扰得安定人心不安,那就非自己所愿了。

    刘辩想了想,道:“你们分散遣这些人回去,别引人注意了。”

    侍卫们齐声应是,一时间巷内回响不绝。

    被人钳制着手臂的神苦涩地看着刘辩,体有些哆嗦,心里苦涩道:这会真是撞钉子撞大了,居然是当今的皇上!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