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马文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忽然有一个人,迎着那个女子的面,急急地走去。

    女子自己也走得很急,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人。

    “砰”的一下,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那个人却头也不回,走得更急了。

    “哎!”女子回头叫喊了一声,那人却没有理会,走得反而是更急了。

    女子心中疑惑,却也不去理会。

    但是刘辩却霍地一下站起来了,他眼睛一眯,头也不回地对张锡说道:“去追上刚才那人,把他给我抓回来。”

    张锡心中大喜,表现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应了一声,跨过一张椅子,体如箭般飞出去。

    那女子似乎也听到了刘辩的话,她把头一低,看见自己果然少了东西,暗道了声:不好了!

    女子秀眉一蹙,也想转过去追刚才撞她那男子。

    刘辩呵呵一笑,朗声道:“姑娘不必惊慌,在下已经让人去追了,在下的侍从轻功还算过得去,姑娘且安心地在这里等候吧。”

    说实话,刘辩其实对这个武艺不错的女子感到很好奇的,虽说西北民风彪悍,很多百姓都习有武艺,但是这十三岁出头的女子,就能打到六七个强壮的大汉,这也太夸张了。

    所以刘辩非常好奇,这是这个女子背景是不是不一般,说不定不小心这么一挖,就挖出了背后的一个强大的习武家庭出来,那自己帐下有可以多几员虎将了。

    女子听了刘辩的话,不皱眉,现在她先追出去也来不及了,人影都没了。

    她也只好默然点点头,道:“刚才在街上,公子暗中出手,奴家也看见了,谢过公子了。”

    说着向刘辩福了一礼。

    刘辩呵呵一笑,道:“姑娘不必客气,方才人多杂乱,多有不便,只能暗中出手,请姑娘切莫见怪。”

    女子看见刘辩刚才客气的言行,还有两次拔刀相助,还有言谈也算客气,不对刘辩多了几分好感。

    女子仍然执意要道谢,她有福了下,道:“不,要不是公子在背后出手,奴家早就被那流氓偷袭得手了,所以还是要谢过公子。”

    背后出手,这词也有点太那啥了。刘辩听得一阵汗颜。

    不过他也不想再在谢不谢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刘辩大笑,爽朗道:“哈哈,我们就别再纠结这个谢还是不谢的问题了,在下还没有请教姑娘芳名。”

    刘辩说起“我们”的时候,女子也没有显出明显的厌恶感,看来是对刘辩这个人有十分的好感。

    女子笑了笑,她笑起来的时候,两个酒窝浅浅地挂在脸颊,虽然只是十三岁的女子,却有种说不出的动人风

    女子笑道:“奴家姓马,名叫马文鹭。”

    马文鹭?刘辩心中重复地念叨着,怎么听上去有点熟悉啊,好想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

    记忆的深处,有些东西翻涌了出来。是在前世,穿越之前的记忆,已经积压得太久了。

    刘辩几乎是没有动用多少,但是一听到这个名字,脑海深处的东西边翻腾起来了。

    但是他还是一时想不出来。

    马文鹭看见刘辩这个奇怪的样子,秀气的眉毛不拧在了一起。

    我的名字很奇怪吗?不会啊!我娘说过,我的名字秀气大方。但是这个人的反应怎么这么奇怪呢?

    刘辩瞥见了马文鹭歪着头,拧眉毛的样子,才猛然醒悟过来。

    他尴尬地咳了两声,笑道:“马姑娘的文字果然很好听,而且人如其名般秀气。在下刚才只是听到这个名字时,感觉有些熟悉,所以才一时愣住了,还望姑娘切莫见怪。”

    马文鹭“哦”了一下,刚想说无所谓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一个人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正是刘辩派出去的张锡,他的肩膀上还抗着一个人,就是刚才撞了马文鹭一下,还顺手牵羊的偷儿。

    “砰”张锡一下子把那小偷砸在地上,抱拳向刘辩道:“皇…公子,小的把这人抓来了。”

    看见刘辩瞪了他一眼,他才赶紧改口,把那个“上”字吞了回去。

    刘辩点了点头,对小偷不咸不淡地说道:“把东西都交出来吧。”

    小偷似乎在张锡那里吃了什么苦头,而且看见了刘辩沉的脸色,还有他后的黑脸大汉,心中万分害怕,浑哆哆嗦嗦地,他木讷地点点头,把一个钱袋字,还有一块玉坠交了出来。

    马文鹭看见那个玉坠,劈手抢了回来,小心翼翼地擦拭了一下,还举了起来看看有没有破损,而那带钱,她似乎毫不在意。

    刘辩瞄了一眼她的那块玉坠,忽然眉头一跳。

    这是半块玉佩,而且跟马超当时给自己看到的那个有点像,而且她也姓马。难道她跟马超有什么关系?

    不过马超也没跟自己提起过这件事,看来还是先问清楚这个马文鹭她是住在何处,然后再和马超说起这件事

    不过问一个女孩子的住处,当然不能太唐突,应该迂回些。

    偷儿看见现在没人注意到他,转就跑了出去,刘辩皱了一下眉,也没再去理,他懒得和一个小偷去计较。

    刘辩咳了咳,正想说话,马文鹭却抢先出口,道:“公子又一次帮了奴家,实在是万分感谢,还不知公子大名。”

    “啊?呃…呵呵”刘辩略略拱手,道:“在下黄辩。”

    “黄…辩。”

    “正是,辩论的辩。”

    “哦”马文鹭眼前一亮,欠了欠,道:“奴家谢过黄公子。”

    刘辩略抬起手,道:“马姑娘不必客气,马姑娘可是这安定郡的人?”

    因为刘辩像是个外乡人,听起他这么问,马文鹭也不觉得突兀,

    她微笑着点点头,道:“是啊,奴家从小就生活在这里。黄公子,你是外地人吧。”

    刘辩笑着点点头,不过他为了隐瞒份,他只好说自己是一个从洛阳来这里探亲的人。

    没想到,刘辩说完他要去探亲之后,马文鹭的神色忽然变得黯然,她抬起头,眼皮半垂,道:“探亲啊…奴家也准备要离开这里,去投奔一个亲戚呢。”

    唔!刘辩听了顿时一个激灵灵,他赶紧问道:“不知,姑娘要往何处去?”

    看见马文鹭诧异的目光,刘辩才醒悟到自己问得有些唐突了。

    他话锋一转,解释道:“呵呵,是这样子的,在下其实已经探完了亲戚,怎么择回洛阳去,如果姑娘同路,可以考虑一下和在下结伴而行,路上也多一个人照应。”

    唉!刘辩心中暗叹了一声,刚才自己一时激动,问得太急了,现在如果不同路,那就糟糕了。

    这个消息,怎么也要和马超说一下才行啊!

    出乎刘辩意料的是,马文鹭沉吟了一下,道:“奴家要前往中原冀州,也正想取道洛阳,不知公子何时起行。”

    这让刘辩有些意外,不过他反应过来后,鸡啄米般点了几下头,道:“在下随时可以起行,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马文鹭本来想说马上就出发,可是他扫了一眼,看见刘辩的几个随从,还有一直坐在后面,吃着小菜催促着小二上酒的黑脸大汉,还有一个坐姿非常随意的英俊的青年。

    她知道这个黄公子今天只是出来闲逛,并没有准备,所以她犹豫了一下。

    现在这个世道动不安,到处到是流氓流匪还有山贼,就算自己懂点武艺,但是一路上自己自己一个女子的话,还是容易招惹到一些人的。

    所以马文鹭早就有结伴而行的打算了,而且他对这个刘辩的印象还算可以,可以说是有些好感,只是了解不多而已。

    至于刘辩嘛,他本来就是准备要回洛阳的,他本来还以为马文鹭背后可能是一个学武的家族,没想到是可能跟马超有关系的。

    当然巴不得一路同行,然后趁着这个机会告诉马超,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再说。

    马文鹭笑的时候,两个酒窝很迷人,她笑道:“看来今天公子是没有准备出发了,不如明天就出发,如何?”

    刘辩想了想,明天出发也好,这样就有机会可以早些送信给马超。

    本来刘辩想问一问她认不认识马超这个人的,不过这样问起来太唐突,有攀亲带故的嫌疑,所以刘辩还是先决定跟马超说一声,看看他什么反应再做打算。

    于是刘辩欣然点了点头,道:“那好,在下就回去准备准备,明,就辰时出发吧,如何?”

    马文鹭微微颔首,道:“如此正好,不知该在何处恭候公子?”

    唔。刘辩沉抑了一会儿,想想自己对这个安定城,除了官府和城门,还真是那里都不熟悉,出门就等于两眼一抹黑。

    在官府等,太让人生疑了。

    所以刘辩说道:“就在东城门出吧。我们要去洛阳,自然是要往东边走。”

    马文鹭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谈好了这些事,刘辩自然是邀请马文鹭坐下他们这席,来一起吃上一顿。

    马文鹭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在张飞这个活宝的闹场之下,气氛很快就络起来。

    原来,她本来打算就要走了,但是她也喜欢这个饭馆子里的菜,因为要离开了,可能很就都吃不上,所以才想来这里最后地过一把嘴瘾。

    刘辩听了马文鹭的话,只是笑而不语了,原来女人都吃醋,临走时都舍不得,还要再来吃一顿。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