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热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明天起恢复三更,有推荐的就给点吧~谢谢支持

    ----------------------------------------

    八月二十,刘辩点齐兵将,拨营出兵。

    兵锋直指雍州的天水和安定两城。只要下了这两城中任何一城,李儒的掎角之势边丧失。也正是因为有这犄角之势,刘辩才要兵分两路,同时进攻两城。

    此次刘辩出兵三万五千,因为没有后顾之忧,所以长安城内只留守了两千兵马,由荀攸镇守长安这个后方,提供粮草辎重等后勤支持。

    张辽率军一万五千,率将高顺,韩遂,庞德,马超,参军程立,奔袭天水而去。

    刘辩则带着两万大军,率吕布,关羽,张飞等猛将,还有带了荀?随军作为参军,直奔安定而去。

    因为是攻城,所以大型器械,如攻城车,云梯,攻城塔,冲车等,都押着阵中随军出发。等到达敌人城下的时候才组装起来。

    张辽的军队主要负责牵制,防止天水抽兵去支援安定,所以主要战略是围城,如果李儒从武威调兵而来,那么就围点打援。

    而刘辩这一队,则将精锐带上,将最精良的机械带上,用最野蛮的打法,不顾伤亡攻城。这种野蛮的打法,也被刘辩称为野猪战术,在占据实力优势的况下,是最实际,最直接的进攻方式。

    刘辩策马在军阵前,不时地回头看着千军万马,一股万丈豪顿时油然而生。匹夫一怒,血渐五步,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丈。

    只要自己的手轻轻一点,就有千军万马不计生死,前赴后继地冲杀。这,就是权力么?

    刘辩忽然仰头大笑,充满豪气地说道:“朕的兵锋所指,所向披靡!有兵将如此,何愁大业不成!”

    一边的荀?看见他这个样子,不轻声一笑,说道:“所有的一切,皆因皇上英明,这是皇上苦心经营的结果。”

    如果是两军对垒的时候,众人为了他的安全,是一定要他待在马车之内,而不许单独骑马,但现在是军旅途上,省出几匹马也能运输更多的器械,所以也任由刘辩驰骋于阵前了。

    刘辩也轻声一笑,眼皮半垂,眼中波光闪烁,悠然说道:“文若,你看此战,朕有几成把握?”

    荀?不“扑哧”一笑,他饱含深意地看了刘辩一眼,才悠悠说道:“纵观古今,成败在其才,也在其人。如果是真正有才能的人,即使现在弱小,将来也会强大起来;反观庸碌之辈,纵然现在很强大,也很快就会被成弱者。故强弱只是相对的!如果是之前皇上从洛阳出兵,臣只能说,皇上有七分胜算,而现在,皇上从长安出兵,则有十分胜算!”

    “哈哈哈!”刘辩听了爽朗大笑,谁不喜欢听些好话呢?不过刘辩也不是容易骄躁之人,他微微笑道:“文若啊,你是不是太抬举朕了呢?”

    荀?含笑微微摇头,说道:“高祖和霸王的争斗,足以证明这一点。还有当初皇上执意从洛阳出兵来救援马腾,实力比起李儒确实弱小不少。但是那时的皇上,即使明知不敌,也有偏向虎山行的无与伦比的信心。怎么现在皇上将强兵精,粮草充足的时候,反倒是踌躇起来了?”

    刘辩听了荀?的话,不哑然一笑,过了良久,他才微微点头,自嘲道:“对啊!初生牛犊不怕虎,当初几乎一无所有,却也什么都不怕,现在长安洛阳二都都在手,手中还握有数万兵马,朕却患得患失起来。”

    刘辩没等荀?安慰的话说出口,就一夹马肚,策马前奔,以凝霜的速度,不消一会边远远地脱离开大队伍。荀?看着刘辩的背影,斜斜的光线把刘辩的影子拖得长长的,荀?嘴角微微一牵,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荀?是不急,可是刘辩的侍卫队可是急死了,还好他们有这样的经历多了,刘辩冲的那一刻,他们也瞬间反应过来,一抖马缰,猛地追了上去。

    作为刘辩的侍卫,他们深切的感受到,这个年头,做了小皇帝的侍卫,不学好马术,那就等着被淘汰吧!

    所以刘辩练武的时候,侍卫们也没刻消停下来,三个月的时间,居然让侍卫的平均马术水平提高了不少。

    从高空俯视而下,浩浩的人马,行进在荒寂的大道上,不时地有哨骑在阵前来回的穿梭,停了一会,又重新地冲了出去,执行探路的任务。

    无数地小黑点,挤在一起,却很整齐的往前走,队伍中间夹杂着白色的篷车,好像一群蚂蚁在搬运着过冬的食物,奔往自己的巢去。

    刘辩和他的侍卫队,如一条细线,从黑色一整块的水池中,被牵扯出来。渐渐地断掉了那条细线,那条细线离队伍越来越远。

    在大道旁边,有个两三丈高的小山坡。刘辩策马驰骋至山坡上。

    驻马里山坡,刘辩想起了后世评说曹的一句诗,魏武挥鞭。今自己在千万士兵前面也有如此威风地扬鞭,指点山河的一刻。

    他凝视着慢慢走向自己这边来的士兵,他们每个都是有血有,有感有泪的个体,现在为了自己一个统一的梦想,就有可能奉献出大好的生命来。

    不过为了终结乱世,追求千万百姓的安定幸福,也只能由这些将士去厮杀,后百姓们的安定,都是今这里每一个士卒奋血死战,拼杀回来的。

    战争和和平是一对反义词,但是没有战争的洗礼,如何能换来数百年的和平呢?就靠着一张嘴皮子吗?战争其实也孕育着和平。

    刘辩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些即将赴战场的勇士们祈祷,他也在心中许下承诺:后天下统一,盛世生平,少不了你们每一个人的功绩,我会为你们立下英烈祠!你们的生命会被每一个百姓,每一个后世的军人铭记,并引以为荣。

    军阵行进速度虽然不快,在刘辩的瞩目下,缓缓地走过这片土,但是他们的每一步都很坚定,有一种一往无前的觉悟!

    刘辩去扫视着每个人的神,去感受他们的气势。彷徨和踌躇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坚毅的眼神。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