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巨鹰“鹰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呀啊!”马超喊了一声,手中没有长枪,只有短剑,他的战斗力大打了折扣。

    但是马超没有畏惧,他举起短剑,狠狠地向玄衣劈去。

    玄衣也不举刀抵挡,只是双脚后滑一步,毕竟剑刃太短,只须稍微一步,自然就轻松地避开了。

    马超虎吼一声,劈下被避开之后接了一下横削,短剑剑刃太短,马超虽然看似找找招招凌厉,只取人要害攻去,但是自己也必须空探出大半个体来。

    如果玄衣真的和马超对起兵刃来,马超确是十分的不利,所以马超一直也不敢把势使尽,只留下两分势,以便随时应变敌人的长刀。

    玄衣当然不可能看不出马超的估计顾忌,他反手一扬,长刀向上挥砍,气势凌厉惊人,马超不敢用短剑阻挡,只好往后跳一步。

    刘辩仍然到在地上,看似晕厥了过去。马超虽然离他只有十来步的距离,但是前面却隔着一个玄衣,马超完全奈其不何,只好屏气凝息,一边和他对峙,一边想起办法来。

    马超也看出来了,对方并不想取皇上命,不然刚才那一刀果断劈下,已经了解了结了,看样子,他是像把刘辩带走。如果玄衣是抱着这样的目的的话,那么最大的威胁就是自己,他要打到自己,才能带走刘辩。

    如果就这么耗着的话,其他人肯定会循着我的记号找到这里来的。所以我一定要小心谨慎,慢慢地和他周旋。

    但是玄衣似乎也不大着急,他双眉一挑,调笑似地看着马超。

    “呀!”忽然天边一道凌厉的鹰唳声传来。

    玄衣脸上略带喜色,但看似也有埋怨,似乎在抱怨:怎么来得这么迟!

    马超看见玄衣脸上的喜意,心中一懔,预感有不妙的事发生,但他却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也不敢分神过去看天上飞来那个东西。

    半空中,一只巨鹰正在俯冲而下,那个正是火烧洛阳宫之夜,在火海之中带走玄衣人的巨鹰。

    这只巨鹰是他的宠物,名叫鹰涯,可以轻松地衔起两百斤一下以下的猎物,其俯冲的气势凌厉惊人,几乎无法阻挡。

    玄衣之所以等到现在才让它出现,就是害怕刘辩的那把连珠弩,鹰虽然翱翔在空中,但大多数时候,鹰是不扑打翅膀的,只是靠着上升气流来让自己持续的飞行。

    所以鹰的转弯速度其实是很慢的,因此,它在捕捉猎物之前要盘旋一阵子,就是因为它要事先调整好方向,这么俯冲的时候,能将速度调至最大也是一个原因。但它飞速前行时,难以转弯其实是更重要的原因。

    而且在空中,正好成了地面的弓箭的最好靶子,只要准头不太差的人,都能预料到鹰的飞行路线,然后一箭命中。

    当然,从下往上,需要有足够的力气,出力度足够的箭支,才能对其造成伤害,但是刘辩的连珠弩则有机巧的工具在内,可以以做功借力,伤害力惊人。

    所以玄衣是怕了刘辩的那三发弩箭,要让自己以引箭,才没有一开始就把鹰涯喊出来。现在刘辩弩箭已尽,玄衣再没有这样的估计顾忌,所以巨鹰就出场了。

    马超这时才看到了那只巨鹰,只见它的俯冲下来,双爪直指刘辩,马超心中一惊,依然忘记了刘辩貌似晕厥,他大喊道:“皇上!小心那只巨鹰!”

    “哈哈哈!”玄衣放肆地笑了几声,笑声冲彻云霄,这种狂妄的态度远远甚于吕布和张飞,他嘲笑道:“就算他现在醒来,也没有用了!什么猎物,也躲不开鹰涯的猎捕!”

    似乎是为了印证鹰涯的话般,那只巨鹰的距离离刘辩已经越来越近了,下一刻,就能完成一条下凸的弧线,抓住刘辩就重新飞起来。

    马超的眼睛越瞪越大,他的心也渐渐地越跳越快,几乎要跳到嗓门里了。

    下一个瞬间,巨鹰双爪伸出,就要碰到刘辩了!

    “噗!”一声似入破开的声音传出。“呀!”接下来是一声凄惨的鸣叫声。

    马超得意的笑了。

    玄衣看见马超的表,心中暗叫,不好!难道出意外了。

    他赶紧回过头去,马超一看见他回头,心道:机会!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马超一猫腰,形如箭飞出,抬手扬起短剑定在右前侧。

    玄衣只是略略看了一眼后,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到正面另一面有凌厉的气势扑面掩盖而来,他只好转回头来,应付来自马超的威胁。

    只见马超举剑就直刺玄衣前,玄衣冷笑一下,就这玩意儿想伤到我?他右手手腕一翻,把刀面竖起,如一张盾牌,挡住马超短剑的去势。

    怎料马超只是虚招一晃,他早知道这短剑并不拼不过长刀,马超子一弓起,短剑一手一收,一脚狠狠地踹到玄衣的刀面上。

    隔着长刀,重重地打在玄衣的口。

    “啊!”玄衣一时吃力不住,往后踉跄了几步,忽然想起后面就是刘辩,又想到了刚才鹰涯在刘辩的手上吃了亏,难道是刘辩还有什么秘密武器,他不敢再把后背露在刘辩的眼前。

    于是顺着退势,向侧面打了几个滚。

    刘辩也勉强地站了起来,马超踢开了玄衣之后,并没有追出去,而是往刘辩这边靠近。

    现在又成了对峙的状态。

    趁着这个机会,玄衣抬起头来,看着在头顶上盘旋的鹰涯,它还不时地发出惨烈的哀鸣。

    玄衣看见插在鹰涯小腿上的弩箭,大吃一惊,怎么回事?不是只有三发弩箭吗?怎么可能会这样!

    玄衣既心痛,又很气愤。他最宠的这只巨鹰,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伤害和羞辱!

    玄衣眼睛几乎顾了起来,愤恨地瞪着刘辩。

    原来刚才刘辩躺在地上时,只是痉挛了一会儿,就恢复过来了,他本来想帮助马超,从背后偷袭玄衣的。但是当刘辩看见天下那只巨鹰的时候,心中着实吓了一跳。

    他手上一紧,握住了五发弩,才想起自己这把强悍的弩弓还有两支弩箭。为了最好的发挥出弩箭的威力,刘辩静静地等待巨鹰俯冲到他前的那一刻。

    他体挡着五发弩,马超和玄衣的位置都没看见这个小动作。刘辩等到巨鹰俯冲到前时,他已经被吓得汗水淋漓,只是事前瞄准好,下意识地一扣扳机。

    那支弩箭狠狠地钉在了巨鹰的小腿上,说是小腿,其实也有刘辩的大腿碗口般粗细,而且当时距离已经非常近了,如此所以才能轻易堪堪地命中。

    巨鹰小腿被钉上弩箭,吃了一疼,双爪一收,才使得刘辩避过了这次的捕捉。不过腿上的箭伤没有影响到它的飞行,这只巨鹰缩起双腿之后,重又飞回了天上。

    因为一时没有主人的命令,它就只好忍着痛,在半空中盘旋了。

    玄衣极怨成怒,刀锋一扬,直指大地,摆出了令人窒息的令人架势,衣襟微微摆动,发丝轻轻扬起,看似不动如山,却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势扑面而来。!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