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张飞的?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于方看见各个将军都投来跃跃试的眼光,于是顺势向刘辩建议道:“各位将军都喜获良马,不如皇上就组织一场马赛吧,既可以比一下将军们的马术,也可以看下大宛良马到底有多好!”

    刘辩听了大喜,说道:“这个建议不错!好,朕组织马赛,获得大宛宝马的将军们都来参加,胜出者,朕重重有赏!”

    没想到于方的这个建议,激发了刘辩的体育精神,后来整个长安的军营都搞起了火朝天的各项赛事,有角斗,有团体作战,有团体越野,倒是点缀了士兵们的枯燥生活。

    在长安宫抄出来的钱,本来就不多,用在各项奖赏上面,也用得七七八八了,大小将领皆获封赏,赛事过后,突然冒出了很多有实力的都尉,百夫长,什长。刘辩赏得高兴,士兵训练的积极和整支军队的凝聚也大大的提高。

    此为后事,表过不提。

    素为沉稳的关羽,听了刘辩的话,也不兴奋起来,但是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心神一懔,劝道:“皇上举办此比赛固然是好,可是皇上乃万金之躯,此番近邻李儒,万一他们听到消息,在比赛的路线上设置伏兵,恐怕…”

    刘辩听了,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下,过了半饷才释然,说道:“没事,朕打算广贴布告,让长安的百姓也来观看,让士兵们也来观看,并且多派些侍卫加强戒备。朕本来正愁着剩下的四匹大宛宝马怎么赏掉呢,现在正好,让士兵们看一下,带都他们的激,我们比完之后,让骑兵们也比试一下,胜出的就奖了大宛马了!”

    让士兵也比赛固然是好,但是让关羽莫名其妙的是,让这么多人来观看,浑水摸鱼不是更容易了吗?

    关羽皱着眉头,向刘辩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刘辩哈哈大笑,引导道:“云长,你肯定以为比赛马术,就一定要在长长的直道上,而且马那么快,这条直道一定要很长很长,再多人也戒备不过来,是吧!”

    “正是!”关羽看见刘辩有成竹的样子,更加莫名了,赛马不找大道直路,难道还往山里跑吗?

    刘辩笑得更爽朗了,解释道:“难道一定要直道吗?其实环形的道路也是可以的!”

    “环形?那得要多大一个圈子啊?”关羽皱眉。

    “难道就不可以多跑几个圈?”刘辩反问道。

    关羽眉展神舒,恍然大悟,抱着拳钦佩地道:“原来如此,皇上奇思妙想,末将佩服!”

    关羽并不笨,一点就明白了,其实刘辩只是将后世常见的环形赛道这种理念提出来而已。古代的人虽然也也有少数的竞技,但是径赛类其实是少之又少,也怪不得关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张飞大咧咧地走过来,插了句道:“管他直道还是环形道呢!俺张飞是赢定了。”

    说完还乜了吕布一眼,吕布别过头去,鼻子哼了一下。

    刘辩无奈,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有仇啊,怎么看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原来历史上也是这样,这两个人在徐州时,闹得不可开交,争得刘备都心烦了。

    现在刘备倒是悠哉,可是刘辩却心烦了。

    刘辩只好选择无视,喊来一个侍卫,吩咐道,按照他的要求,在长安东外两里的平原野外,建个简单的环形道。

    就因为于方的一个无意的建言,刘辩的灵光一闪,马赛这个竞技活动的雏形,就在公元190年,中国西北重镇,长安诞生了。

    ……

    次,刘辩让人把此行比赛的告示张贴在长安城过处,就连附近的几个小郡县,如京兆郡,扶风郡的百姓,都听到了这个消息,整个民间闹得沸沸扬扬的。

    长安被刘辩任命的新三公治理的整整有条,百姓们渐渐地安居乐业。所谓的饱暖思,百姓们吃饱了饭,在精神文化上渐渐也有了进一步的要求。

    而刘辩恰好在这个时候搞了个天马行空,前所未见的环形赛马比赛,更是让百姓们佩服小皇帝的奇思妙想,纷纷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些基本上吃饱了饭就没事干的小市民们,对此感到非常的感兴趣,不仅是对这个比赛,也是对皇上骑马。百姓只听过帝王狩猎,却没听过,也没看过帝王和臣子赛马的,他们纷纷约定要在比赛之,早早去到,占个好位置,观赏一番。

    不仅如此,比赛的名单早已列出,上面标明了参赛的君和臣,还有对应的马,其中包括刘辩和凝霜,吕布和赤炎,张飞和黑豆,关羽的雪落,马超的铁蹄,等等不一而足。正因为如此,民间百姓因战乱贫穷而沉寂了一段时间的赌博业,又重新兴起。

    各个大大小小的地下赌庄,和私人得赌坊,赌摊,纷纷把骰子等老掉牙的东西扔掉,赌博的内容纷纷换成了小皇帝举办的马赛。

    但是大部分人都认为刘辩的将军们,不敢超刘辩的马,所以小皇帝就算马术再不堪,将军们也会让着他,让他得第一名的。所以刘辩第一名,大家都认为是内定了的,所以赔率最低,民间的平均赔率是一比一点一。

    这让事后才知道的刘辩很是郁闷。

    张飞不时地叫嚣着,他肯定是拿一名的。

    但是有一天,刚好轮到他负责巡逻治安,无意中的他,逛进了一个规模不大不小的赌庄。张飞正想着来点缉赌什么的,好证明自己不是瞎闲逛的。

    却兀然发现有一群人在一块张贴布告上面指指点点,讨论的很闹。

    张飞一时好奇心起,也走了过去看看,原来赌庄老板为了吸引更多的赌徒,把各个武将的押注排名挂在了榜上。这份统计不仅来自这个赌庄,还有其他一些大赌庄的资料。

    张飞更是好奇心大盛,强硬地挤了进去,看个清楚。

    第一名,基本上是赌皇上赢的,其他人寥寥无几。张飞撇撇嘴,冷笑着不屑道:小皇帝算什么!看俺张飞肯定超过他,这些小民太没眼光了!

    第二名,赌吕布和张辽的最多。张飞差点破口大骂!心中愤愤不平,道:娘的!什么鸟人!居然把钱浪费在吕布这小子的上!你们这群小王八羔子,也不认清俺张飞是哪号人物!

    张飞接着往下看,心道:第三名,这下子应该是俺了吧!

    第三名,上面赫然写着关羽的名字,和他对应的马,雪落。张飞鼻子喷了一起,心道:既然是俺二哥,那就算了!还算你们这些鸟人识相!再接下来第四名,肯定是俺了!

    第四名,马超,铁蹄。张飞再也按捺不住了,气得直跺脚,怎么连那臭没干的小子都第四了!难道就因为他是个英俊的小白脸?那俺张飞呢!

    张飞黑脸渐渐涨得通红,他按着口,喘着粗气,忍耐着接着往下看。

    大黑脸逐渐有跟他二哥的大红脸接近的趋势。第五名,不是;第六名,不是。张飞的大黑脸憋成了红脸。

    终于在第八名看见自己了,顺着往下,无意中看见了第九名,居然是年仅五十的韩遂大叔!!而且张飞凑近认真看了下,居然是以略微的优势胜过韩遂大叔的!

    这下子,张飞再也沉不住气了,他虎吼一声:“你们这群无知小民!”

    然后,这件赌庄,被张飞无地拆掉了。

    刘辩知道了这件事,也是哭笑不得,只好拍了拍张飞的肩膀,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关羽路过了,也是拍拍肩膀;张辽路过,拍拍肩膀;韩遂大叔路过,想了想,还是没拍他的肩膀;高顺路过,叹了口气;马超路过,纯粹路过;吕布路过,仰天大笑,笑而不停,还重复多次路过。

    终于,张飞坐不住了!第一次义无反顾地和吕布干起架来。干得天翻地覆,可惜还没分出胜负,就被众将架开来。于是,第一次张飞吕布对决,以平手告终。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