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出征在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两人抱拳,沉着声,同时道:“末将知罪。”

    刘辩“噗”地一声偷笑,看到他们的窘迫样子,得意不已,才作罢,道:“那好吧,朕就暂且饶了你们二人。”

    “谢皇上。”两人脸上一副悻悻的样子,略有不甘地退回座上。

    刘辩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说道:“吕布和庞德做好准备,明辰时出发,其他人等待五斗米教的回复,随时准备出发。好,散了吧,回去好好歇息。”

    众人齐声喊是,纷纷退下。

    荀?却杵在原地,神色一动,心道:让吕布去率兵接应…莫不是皇上又想偷偷地跑出去了吧?不行,这次我一定要看好他!不能让他偷溜了!

    荀?心中打定主意,瞄着走出营帐的吕布,又回头瞄了下刘辩,心中依然疑神疑鬼,等所有人都走了,他也皱着眉头,走了出去。

    刘辩看着荀?的紧张样子,不好笑,这样也被他看穿了?不过也是,朕想也没想就让吕布去率军接应,这确实有些明显。不过文若你看穿了也无用。

    刘辩嘴角一牵,慢慢踱出营帐,看着辽阔的天空,心中顿觉舒畅。

    ……

    次,阳光明媚,初夏的朝阳,炙烤着大地,氤氲地气息,略略地升起,让人陪觉炎

    荀?气定神闲地坐在一个小帐子下面,滋滋有味地看着书卷。

    这个帐子是他让士卒临时搭起,只容一人的遮阳帐,荀?为了防住刘辩又偷偷地溜出去,天未大亮时,就坐在了这里。

    “嘿嘿!”荀?得意地一笑,心道,看你还能偷溜出去。

    他估算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吕布也应该出发了,刘辩没有机会走,吕布走远了,他就跟不上,也就自然作罢了。

    荀?站起来,书卷往椅子上一扔,自己则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地面烤得炙,他心里也被烤得暖融融的。

    伸展完了胳膊手脚,重又坐回去,看着天空出神。

    可是,过了一会,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一个年轻俊朗的小卒拿了个盘子,上面装的是刘辩的午饭。

    “唔?!”荀?不经意地瞄了眼小卒,心中不一个激灵灵,他猛然跳起,冲着小卒喊道:“站住!”

    “啊?”那个小卒吃了一惊,愣在原地,看着荀?一把夺过自己手中的盘子,不莫名其妙。

    荀?上下扫描着小卒,笑道:“我来拿进去,你下去吧!”

    “呃…是。”小卒略一迟疑,就匆匆退下,对这个军师今的怪异行为感到非常困惑。

    荀?看着小卒的背影,心道:哼哼!用个这么像的人来送饭,想瞒天过海,偷梁换柱么!没门儿!

    荀?一手托着盘子,一手拉起了衣摆,腰杆儿一直,气势轩昂地走进帐篷,冲里边喊道:“皇上,微臣来送早饭啦!……皇上!”

    荀?心中又打了一个激灵,心中大喊:不是吧!一种很糟糕的预感侵袭着他,他直着的腰杆儿一塌,赶紧拉开了门帐,急匆匆地往里边走。

    里边一个侍卫尴尬地看着荀?,良久,他才一抱拳,道:“卑职参见大人。”

    这人是被刘辩安排在这里随机应变的,却没想到荀?会冲进来,这下子他可是没办法应付过去了。

    荀?气得浑发抖,咆哮道:“皇上呢!”

    虽然他知道现在问了也是白问,刘辩肯定是驾着马,驰骋在百里之外了。

    但是他那个气啊!这么早候在这里,却还是被小皇帝摆了一道,只好拿这个侍卫来出气了。

    侍卫吓了一跳,虽然他是大内的侍卫,就算荀?官比他高,也完全管不到他头上,但是现在他却是被荀?的气势压住了。

    侍卫吃吃答道:“卑职…卑职也不知皇上在那里,昨夜,皇上就调来卑职在此处候命…”

    “唉!”荀?甩袖而去,知道再问这个只是听从命令的侍卫也没有意义了。他只好祈求上天,让其平安归来。

    荀?一路走回去,一路摇头叹气,这个小皇帝,既有才能,却又鲁莽;既让他钦佩,又让他头痛。

    一个小卒匆匆走来,正想着报告况,恰好撞见了荀?,却发现荀?满脸愁容,陷入深思,视旁人于无物的样子。

    小卒尝试地唤了一声:“荀大人!”

    荀?无视,继续摇头叹气,回老窝。

    小卒无奈,遂吼道:“荀大人,小的和张鲁取得联系,特来向大人报告!!”

    “什么!”荀?听见‘张鲁’二字,心神一懔,终于回过神来,凌厉的目光盯着小卒。

    小卒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缩了一步,颤危危地道:“是的…大人,是张鲁。”

    有一种东西,叫移,荀?的愤懑恼火之,恰好就移到了这个无辜的小卒上。

    ……

    刘辩一脸得意,昨晚看见荀?的表,就知道荀?洞穿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早一步行动,当晚就安排好了,然后去了吕布的营帐。

    本来貂蝉在张辽大军路过函谷关的时候,苦苦哀求,让张辽把她带来兵营,虽然张辽和貂蝉也算好友,但是军营之中怎么可以让女子进入呢?

    但是张辽毕竟是个爷们,撑不住貂蝉的泪眼攻势和苦苦哀求,只好答应让他女扮男装,装成一个兵丁,混入营中。

    装成兵丁的貂蝉,为了给吕布一个惊喜,事前不许张辽告诉吕布,却让他把自己调成了吕布的亲兵。

    回到自己营帐的吕布,看见了伪装兵丁的貂蝉,开始是困惑,继而是惊喜万分。吕布把其他亲兵赶得远远,两个人在营中卿卿我我,大有进一步发展之势。

    怎料小皇帝刘辩突然带了一队侍卫来,吓了吕布以为他是发现了这件事,抓而来。

    吕布当时就急得跪在了地上,说道:“皇上,我知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吕布一人的错,请你千万不要责罚貂蝉!”

    貂蝉怎忍心郎受罚,于是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哀求刘辩。

    刘辩也急了,没想到自己会误撞二人偷,早知道他就不来吕布营帐,去庞德那里算了,虽然和庞德还不熟。

    刘辩“哎呀”一声,急忙拉起他们,说道:“貂蝉姐姐,快起来,朕不罚你们!奉先也起来!”

    然后就告知了吕布详细,自己也打算跟随出发,又让人为貂蝉立了一个营帐,派人守护,才安定了下来。

    貂蝉松了一口气,却不担心起刘辩和吕布起来。

    只有吕布悲痛万分,叹息道,又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啊!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