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率军叩关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关上鼠辈!速速开关来受死!”吕布的声音比关上的守将高多了,上面的士卒边听指挥,还要被吕布扰,更加是手忙脚乱了。

    荀?看见吕布离队,心中略有焦急,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对刘辩说道:“皇上,你看吕将军他…”

    刘辩毫不在意地一笑,摆手说道:“不用管他,让他在这里也没用,倒不如让他去骂一下关,既可衰减敌人士气,又能增加我军之勇。”

    “吕将军固然强悍,但万一关上士卒放箭,恐他会被流矢所伤啊!”荀?还是有些不放心,双拳难敌四腿,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不能对上一支军队啊!万夫莫敌只是神话而已。就算是吕布,以一敌百,也未必能做到。

    “放心吧,没有数百箭齐发,未必能伤得了他。”刘辩眯着眼睛看了看,吕布的距离还不算太近,应该还算安全。

    刘辩对吕布的信心如此大,荀?不摇了摇头。

    守将看见又是吕布冲了上来,一下子就怒了,大喊道:“弓箭手,把那匹夫给我下马!”

    “啊?!”几个正在搬运檑木的士卒听到这个命令,不踌躇,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应该多搬运些檑木滚石,以便死守,犯不着为了这个人动气吧!这赌气赌的是三千将士的命啊!

    守将看见台阶上的几个士卒瞪着自己,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做,更是恼火,道:“你们愣什么!快把他掉!”

    “但是…”

    “快啊!”守将快要暴走了,睡眠不够,紧张过度,现在吕布又来闹!要崩溃啦!

    十几个士兵只好放下檑木,搭起弓箭,向吕布。

    正如刘辩所言,没有数百箭矢,奈不何吕布,只见吕布拉马横,侧对潼关,方天画戟左右点拨,这些既没准头,又没力度的箭支,就被轻松的挡开了。

    扶在墙垛后的守将气得不行,虽然他也佩服吕布之勇,但是现在是敌对,除了你死我活,无话可说。还好这时,被警讯声弄醒的士兵们都纷纷赶了上来,守将大喜,对副将说道:“你指挥士卒们搬运滚石檑木!”

    说完又匆匆拉来一队人,足有近百人,挤着关上一处,纷纷拉满弓弦,瞄向吕布。

    只可惜这时刘辩军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他们喊声震天地,全军掩护着两台攻城车,抬这数把云梯,奔袭而来。

    声势浩浩,尘沙被席卷地漫天飞扬。

    整支军队摆成锥型,以中间的攻城车为主,两边都是掩护的。中间跟着的是蓄势待发的弓箭手队伍。两翼的骑兵已经弃马,攻城战中,马匹起不了什么作用,他们纷纷把腰间的百宝钩拿了下来,潼关大概三丈多高,要把钩扔上去并不成问题,这样就可以大大地减轻中路的压力。

    守将这时再也顾不得吕布了,只能气得一甩手。待着士兵回到正中间处,关隘十分狭长,不可能处处设防,只会是将士兵集中在对方进攻的几个点死守,其他的位置只能是派少量士兵去看紧,有敌人偷袭就汇报。

    既然对方要集中破门,自己当然要集中兵力把守中路。

    守将当机立断,令一队士兵在关下门后用钉上条木,堆放沙石加固关门。关上则命人在墙垛处准备往下扔滚石檑木,同时准备几队长矛和长戟队,对付云梯和绳钩。城垛出已经放满了人,弓箭手没有位置站,只能站在侧翼或者扔檑木滚石的人的后面。

    这样的站位导致了弓箭的准头不够,不过关下密密麻麻都是人,只要大方向对了,随便一箭都是人。

    刘辩看着自己的士兵们不顾命地冲了上去,许多的命就此被倾斜而下的箭矢收割了,但是后面的人还是踏着前面的人的尸体,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又往前面铺了一具尸体。

    刘辩深吸了一口气,命令架马的士卒道:“快点上前去!把朕的马车开到关前!”

    荀?一听,顿时急了,一边止住士卒,一边劝说道:“皇上,万万不可啊!千金之躯,不坐危堂!现在皇上来到这里已经很危险了,不能再上前,以涉险啊!”

    刘辩刚刚得到了五发连珠弩没多久,正想试试威力,所以才让马车开近点。但面对荀?如此苦苦劝阻,自己也不好一意孤行。

    刘辩叹了叹气,只好退一步,他跟小卒说道:“那就架到弓箭手阵的后面吧!那里应该安全,朕的马车有挡板也没那么容易穿的。”

    荀?无奈,只好默然同意了。

    马车轮子滚滚移动,战场虽然混乱,但马车却是个很明显的目标。

    正在关上守得焦头烂额的守将,正愁着刘辩军士气盛,己方却气衰竭,关隘随时会失守。

    他看见刘辩的马车移动,车边的旗子迎风猎猎招展,心神一动,喊道:“弓箭手,给我集中那两马车!给我死里边的那个人!”

    “可是那个距离太远了,很难过去啊!”一个弓箭手往下面张望了下,一脸无奈地回道。

    守将大骂:“混账!你就不会仰吗?把箭都统统那车上!只要他们的统帅死了,士气必然衰竭。说不定还就此退去!”

    弓箭手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刘辩的马车上,往前冲的士兵们压力顿时大减,有几个看见刘辩战车来到这么近的士兵,更是激动,连皇上都杀上来了,自己能不拼杀吗?

    刘辩军一时气势更盛,喊杀声如洪水猛兽般,骇得关上守兵心中一懔。

    弓箭手们无奈,在两翼墙垛后面箭的还好些,至少能看见人,而站在中间的那些,被重重自己人挡住了视线,只能盲目地往半空乱一箭。

    嗖嗖嗖,箭矢铺天而来,看似像洪水一样凶猛,但到了近前却很无力。刘辩听到马车顶上的叮叮声,但却没有一支能穿透,威胁到自己,心中大定。

    荀?看得心惊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刘辩看到,轻声一笑,道:“先生不必害怕,他们的箭矢到了这里就没了力度了。”

    说罢拿出了五发弩,一支一支弩箭搭在箭槽上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