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鲁延的罪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唔?!”刘辩一听,脸色顿时变了,他也肃然起来,凝视司空杰半饷,问道,“你先把事给朕说清楚,你查出什么了?”

    司空杰脸色铁青,杀气弥漫,搞得刘辩也有些局促,他抱拳说道:“皇上英明,让卑职去查鲁延,结果一查才知道,此人不学无术,而且欺行霸道,无恶不作…”

    “等等!”刘辩抬手打住,不解地问道,“你说他不学无术?这是何意?他既然是工匠后人,自然是不读书的。”

    “皇上,说起这件事,就更可气!”司空杰愤愤然,继续道“这条欺君之罪,就可以抄他全家,灭他九族!”

    “欺君?你意思是?”

    “没错,他根本就不会制造什么东西,他就是只会喝酒,强jian妇女的恶霸!皇上快点分一队人给卑职,让卑职把他就地处决!”司空杰越说越怒,双眼烧起一片红云。

    那晚他发现鲁延不会工匠之技时,也没有怎么激动,心中只是冷笑,骂他欺世盗名,但是当司空杰由此顺藤摸瓜,发现了鲁延的许多罪状,才真正让司空杰气了起来。

    刘辩听了眉头直皱,问道:“虽然朕也觉得他很可疑,但既然他不会,为什么敢答应朕呢?难道他以为可以一直糊弄朕?”

    “啊!”司空杰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方益,说道:“他是不会,可是他府上另有人会啊!卑职已经查清楚了,是一个叫方益的人为其出力。听说他是当年鲁延父亲所收养的义子,天资聪颖,虽然瘦削,但是坐起工匠活毫不含糊!”

    “真有此事?”刘辩没想到鲁延居然如此的胆大包天,他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径直走到司空杰前。

    司空杰继续数鲁延的罪状,道:“不仅如此,卑职还查明了,他曾经有一次在洛阳郊外,看见一对年轻夫妇,鲁延起了色心,居然杀了那个男的,然后…完事了之后,他怕被人知道,就连那个女的也杀了!

    当时碰巧有一个樵夫看见了,他一时不平,遂和鲁延争执起来,鲁延还想把樵夫杀了,但是那樵夫还会打几拳,逃了出来。后来告发到官府,鲁延居然买通了官府,打了那樵夫五十大板,让这件案子不了了之。后来那樵夫也是莫名其妙地失踪了,看来也是鲁延干的好事!”

    司空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气儿一点也不喘。

    然后又和刘辩说了一些其他的罪状,基本每一条都够他杀一次头。而且司空杰也是慎重的人,每条罪状都是有人证,物证,时间,地点的。

    刘辩点了点头,刚想说出怎么处置。

    守在门外的小黄门就扯着嗓音大喊道:“荀?大人求见~”

    刘辩往门外瞄了一眼,时辰差不多,荀?来得是时候,刘辩转过来,对司空杰说道:“你要多少人?自己去侍卫队里边挑吧!朕许你这次动用私刑,直接抹掉,不然走正常的程序太麻烦了!”

    “是!”司空杰一听,心中大喊爽,然后虎虎生威地转离去,像是迫不及待地去杀人。

    “等等!”刘辩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叫住他。

    司空杰眉头一皱,但还是转过来,躬听候命令,不会是皇上要改变主意吧!可千万别啊!

    “朕要你把那个叫方益的带来,朕要见见他!”

    司空杰暗送一口气,再次抱拳应声,转出发。

    刘辩这时才让小黄门通传荀?进来。

    荀?行完礼,静静地杵在那儿,等待刘辩说话。

    刘辩看他正儿八经的样子,不好笑,把刚才那股气愤都扔光了,毕竟他还有流民和酒坊的事要处理。

    “文若,我们去南郊,朕要处理一下流民的事。”刘辩摸了摸下巴,紧盯着荀?说道。

    荀?微微躬,应了一声:“是。”

    刘辩冲着门外大喊:“来人,备马!朕要出宫!”

    然后对荀?说:“你怎么就不问问朕,要怎么处理那些流民呢,难道你认为此事不重要?”

    荀?抬起头,清澈的眼光回视刘辩,淡然说道:“就算臣不问,皇上也自然会说,只是迟和早的差别;退一步说,皇上就算不说,臣也知道。至于安置流民,确实十分重要,此事关系到洛阳,甚至整个司隶州对天下万民的吸引力,如果不重要,皇上怎么会派臣去呢?”

    “哈哈哈!”刘辩仰天大笑,道:“文若,你真是朕肚子里的一条虫啊!朕都没说安置,你就已经知道了。好好好,朕不多言,我们出发!”

    ……

    刘辩和荀?来到南郊,先是去见刘备。

    刘备正在工地上指挥建造,不过他这个总指挥其实要做的事不多,有下面的工匠忙活,然后自己看管,管理大方向上的事,就差不多了。

    刘备看见刘辩来了,赶紧深施一礼,荀?也向刘备施礼。

    “皇叔,看来粮仓建造,因为有二百流民的加入,进度快了不少啊!”刘辩越过刘备,看着后面的建造工地。

    刘备心正好,捋了捋细须,说道:“是啊,皇上多次强调不得过多征调民顶,臣也不希望太过侵占农事,所以徭役实在很轻,进度也慢。但是有了这二百夜劳作的人,建造的进度确实快了不少啊!”

    刘辩点了点头,建议道:“嗯,这样很好,你让他们闲余时多向工匠们学习,建成了粮仓之后,也可以再用他们去建造,如果他们熟手时,未尝不可多给些工钱。”

    刘辩想起了自己在现代接触过的施工小队,也想着打造这么一支队伍。更主要是这些流民太容易满足了,现在只要给他们一三餐和夜宿之地,就可以让他们心甘愿地干一天的活,比增加徭役还要管用。增加徭役还会有风险呢!

    刘备心中一懔,他听到刘辩说建完粮仓,还要建造,赶紧劝阻道:“皇上,现在国库空虚,实在不该大动资材,建造宫室啊!皇上三思!”

    看见刘备紧张的样子,刘辩不好笑,他摆摆手道:“皇叔误会朕了,朕要建造也是先建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就比方说这个粮仓,还有城中的市场。怎么会急着建宫呢。

    “时辰也不早了,不便多言了,朕和荀卿要去处理那边的流民”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