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放你长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多支持,多支持...厚着脸皮求支持...

    ---------------------------------

    司空梦眼波一垂,上不断地散发阵阵的清幽香气,刘辩鼻子用力一抽,有点舍不得呼吸了。

    刘辩深沉地盯着司空梦清澈的眼眸,抑住紧张,淡淡地问道:“朕且问你一句!”

    “嗯…”司空梦低垂着头,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

    “你喜不喜欢朕?”

    “啊?”司空梦抬起头,一触及刘辩的眸子,像触电般,又猛然地底下,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刘辩深吸一口气,郑重地重复了一遍:“你只管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朕?”

    “喜…欢…”司空梦也顾不上羞涩,艰难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傍晚的清风拂起了两人的衣摆,夕阳如月,马上英雄,月下美人,愈增三分色。刘辩看着如玉无暇的司空梦,心中浮起一阵惊喜,刚想张嘴,后却传来一阵??的脚步声。

    刘辩很想破口大骂,是那个不长眼的这个时候出现!

    司空朗远远地看见司空梦,还有另外一个熟悉的背影,却记不起是谁。

    刘辩转过来,四目相对,两人脸上都是一阵惊讶,怎么是他!

    刘辩神色有些尴尬,忘记了自己的份,只记得自己是只偷腥的猫儿。倒是司空朗反应了过来,他跪倒喊道:“末将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呃”刘辩愣了一下,才抬手说道:“平吧。”

    “谢皇上。”司空朗站了起来,皱着眉看着刘辩,又看看司空梦。心中似有所悟,但是却有说不出话来。

    气氛沉抑得可以压死蚊子,三个人都杵在原地,却没人打破。

    ……

    “主公,现在乃耕之时,我们不该在这个时候广招兵员。而该鼓励耕种,安抚流民,发展农工。”贾诩沉着脸,试图劝阻。

    李儒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用命令口吻说道:“我不管这些!现在武威的马腾在那边蠢蠢动,我们对付刘辩时,他背后捅一刀子过来就麻烦了。所以我要征募更多的兵,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了马腾,再迅速往东边集结,对付刘辩。”

    贾诩一脸愁容,继续劝道:“武威的马腾手下有多名悍将,兵员虽小,却训练有素,而且精于骑术,整体作战能力不差啊!如果主公硬要吃下,伤亡必广!”

    “哼!”李儒吹胡子瞪眼,他满不在意地说道:“死多几个人,就能安定大后方,有何问题?”

    贾诩张了张嘴,还想说话,李儒一挥手打断了他,喝道:“你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你怎么这么畏缩呢?上次给你一万多兵,你都没有给我打下函谷,现在又要挡着我去打下武威。你说你是故意跟我作对呢,还是但求无过?

    养着你真是浪费米饭!养头牛都比养着你要好,养头牛,把它尾巴点着了,它还能帮我去撞城门。”

    贾诩脸上一阵黑一阵绿,他气得体直颤抖。

    李儒看见他这副臭脸,也懒得再说了,摆摆手,说道:“你下去吧,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

    洛阳,未央宫,

    “这个老顽固!真是气死朕了!”刘辩猛拍着桌子,手一横扫就把桌上的茶杯都推下去了。

    司空杰赶紧接住这些名贵的茶器,一脸赔笑,毕竟这老顽固骂是他老爹,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他躲在暗处也是看见了的,刘辩当时正说道关键处,却被突然出现的老爹打扰了。仍谁都恼火,更何况他还是皇上。

    刘辩想了想,心中依然愤愤,他指着司空杰,喝道:“朕不管了,朕放你假,你给朕说服你爹。不管他是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他女儿我是要定了!”

    司空朗是名副其实的顽固,他听到了刘辩的提婚,一口就以“份悬殊,高攀不起”回绝了,然后还以头抢地,说是皇上他的话,就一头撞死。

    刘辩当时气不打一处来,骂了句:“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就甩这袖子走人了。

    也不知道司空梦怎么样了。

    可是刘辩既然决定了以份威压,那么就一路威压到底,和老臭石头没什么道理可讲的。不就是抢个女的吗?还怕抢不起?

    刘辩回过神来,看见司空杰还杵在那儿,就诘问道:“不是叫你去吗?你怎么还杵在这?快去!哦。对了,让你爹也一并放假,让你们父子先好好交流!”

    “交流”这两个字,被刘辩咬得特别重。

    司空杰无奈,安排好了其他两个手较好的侍卫贴保护,就匆匆离去了。边走还边祈祷,老爹啊!你就从了皇上吧!呃,不,是让小妹从了皇上吧!

    刘辩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但是想到了今天还要去找工匠,于是招呼过两个侍卫,就出皇宫了。

    刘辩也不知道巧匠鲁延是不是真的每天都去醉云楼,他决定还是先去鲁府问一声。

    一路狂奔,似乎在发泄对司空老头的不满,两个侍卫看见他目不斜视,一直看着前方,以为皇上对路况很有把握,路过鲁府的牌子也没有提醒刘辩。

    刘辩过了一条街,才醒得自己走过了,刘辩没有迁怒于侍卫,只是机械般退回来,到了鲁府。他对司空梦的事还在耿耿于怀。

    刘辩心下一叹,抬着下巴,给了一个眼色侍卫,两个侍卫面面相觑,不知道刘辩是什么意思。

    “唉!”刘辩无奈于这种无默契,他明示道:“去敲门。”

    侍卫才醒悟过来,两个人都同时抢去敲门,结果却撞到了一块,两个人都尴尬得直挠头,过了好半饷才分好工。

    应门的还是昨的小童,眼尖的刘辩看出他不仅手上的伤痕未愈,脸上也添了新的伤痕。

    刘辩皱着眉,轻声问道:“鲁老爷在家否?”

    “老爷不在家!”小童说完就把门关上了,动作快得不让两个侍卫反应过来。

    气急败坏的侍卫“砰砰砰”地又敲了几下门,但回答他们的只有一阵沉闷的回响。他们两个再次面面相觑,然后齐齐把目光投向刘辩。

    刘辩叹了一声,有点怀念司空杰的默契,他默不作声地骑回马上,说道:“走吧!去醉云楼!”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