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醉仙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二更,求支持啊!

    ----------------

    怎么回事?怎么这声音听着有点熟悉?刘辩眉头一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司空杰听到嘈杂的声音就下意识地抢在刘辩的前,亦步亦趋地查探前方的况,这声音他听着也有点熟悉,但却一时没想起来。

    刘辩登上了最后一级阶梯,看见靠木栏的一张四方桌上有两个彪炳的大汉在争吵,刘辩定眼再看,其中一个竟然是张飞。

    刘辩剑眉一拧,心中大怒,刚想上去喝止张飞,眼睛不经意一扫,却兀然发现了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张辽。

    唔!刘辩心中一震,他们两个怎么都在这里了!此时他们都应该在军营中才对啊!

    极怒则息,刘辩也不恼怒了,而是给了司空杰一个眼色,隔着另外一桌人,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发生的事

    二楼上的人都被张飞和另一个大汉的争吵给吸引了,包括张辽,谁也没有注意到刘辩的到来。

    张飞那破锣似的嗓音震响了整个醉云楼,甚至传到了屋外,肩头搭着块擦桌布的小儿看着两位争吵,面露苦色,却也不敢上前劝阻。

    两个八尺大汉,开玩笑啊!人家一只手就能把他从二楼扔下去了。

    本来刘辩以为张飞的嗓子是无人能及的了,却没想到那个络腮胡子大汉却不输分毫。

    那个外貌,子都那么的相似,如果不是争吵得这么激烈,倒是让人以为那个是亲兄弟了。

    刘辩慢慢地啜饮着茶,目光没有斜视过去,但是心神一直集中在那边。听了好一会儿,他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醉云楼有每天都有一定量的高质的美酒,醉仙酒,那个大汉就是为了这个酒,每天都来捧场的。而张飞是慕名而来。恰巧今天只剩最后一小壶醉仙酒。所以两个人就为了这酒争了起来。

    酒楼掌柜也没有办法,毕竟这酒每天就是只供应这么多,而且为酒争吵的事也没少过,只不过今天争吵的两位都是破锣嗓门的主儿,影响了其他的客人,让掌柜的夜头痛不已。

    两人吵着吵着,似乎不满意在嘴上决胜负了,都撸起袖子,开始互相推搡,张辽看见这种况,也坐不住了,一脸苦色,抱住张飞,还连连地向那大汉道歉。

    张飞瞪着大眼,骂咧咧地说:“张辽,你小子别挡着俺!俺要好好教训这个不识趣的鸟人!”

    刘辩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又看见张辽根本控制不住场面,再也坐不住了,他霍然站起,猛地一拍桌子。

    砰!本来是很响的,但是别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里,刘辩翻开着自己拍红肿的手,却没人理,有些纳闷。

    他鼻子一哼,负着双手,走到张飞和那大汉前面,略略地面向张飞。

    刘辩没有说话,而是面色冷,静静地盯住张飞。张飞还在和大汉对骂,没注意到侧站了一个人。

    张飞没注意到,可是张辽看到了,他从没看见过刘辩这种眼神,简直是锐利得可以杀人,张辽不自觉地咽下口沫,他扯扯张飞。

    张飞正骂得兴起,没好气地回头抱怨一句:“干嘛呢你?没看俺正忙着吗?”

    张辽并没有回答,张飞看着张辽奇怪的神,也循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嗯?!小皇帝?!张飞一惊一愣,居然忘记了自己还在和人激烈舌战中。看着张飞沉下来的表,那个大汉也觉得奇怪起来,怎么气氛有点不对了?刚才还是雷云风暴的,现在是浑感觉一阵无形的重压。

    大汉循着张飞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少年傲然而立,面目清秀。最可怕的是他年纪轻轻,周却散发一股让人沉抑的气势,一副不怒自威的仪容。

    大汉打了个哆嗦,刚才和张飞那样的壮汉,他也不曾跳一下眉头,但是这个少年却能让他心中惊疑,这让他自己也奇怪起来。

    那少年二话没说,背着手转过去,他旁边的仆人也紧跟而去。大汉又转过头来看着张辽张飞。一个战战兢兢地跟了上去,一个则是着脸,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摸样跟了上去。

    这到底是怎么样一种魄力啊!大汉内心一震,他看着盛过酒的空碗,轻笑一声,今天喝酒的心也没了,打道回府!

    ……

    “你们自己说吧!是怎么一回事!”刘辩的声音异常的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

    刘辩一时找不到什么地方可以说话,于是就来了荀?的市场工地,找了间临时的帐篷,就在这里和他们说个明白。

    张飞本来还不屑这个小皇帝的,他平时私下还叫嚷着让小皇帝退位,让他哥哥刘备来当皇帝。现在他是头一次感受到小皇帝的莫名压力。

    张飞跪伏在地,大气不敢出,话更是说不出来。

    刘辩静静地扫了他一眼,转向张辽,问道:“张辽,你来说!”

    张辽战战兢兢地把事经过说了一篇,跟刘辩知道的差不多。张飞跟人抢酒喝。

    听见这些不到点子上的话,刘辩竖起手掌,说道:“打住!朕没问你这个!朕是问你们二人怎么会在这里的!”

    张辽才醒起了,他们二人是违规出营的,被那大汉的事搅了一下,自己都忘了违反军规。张辽更是胆颤,他体伏得更低,几乎是口贴着地面了。

    张辽刚想张嘴,一直不说话的张飞却突然抢先说出口:“皇帝小儿!不关张辽的事,是俺要拉他出来喝酒的!”

    司空杰顿时抢前怒骂:“张飞!不得无礼!”

    刘辩向司空杰摆摆手,他轻轻一笑,对张飞说道:“那你且说说,为什么要拉他出来喝酒?你何知道将领擅离军营可是重罪?”

    “俺和张辽聊得高兴了,就想和他去喝酒,但是军营里又没有酒,那你让俺怎么办。更可况军营里还有俺二哥看着呢,俺们出来喝几碗,有什么干系的!”张飞满不在乎,大大咧咧地说道。

    本来张飞心里还有些紧张的,但话没说起几句,他的兴致又来了。如果不是他曾有喝酒误事的历史,刘辩也喜欢他这种大咧的格的。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