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两道惊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请多支持

    --------

    董卓之乱,多少都应袁绍而起。当时袁绍和曹都是何进门下,袁绍向何进提出了让董卓勤王,来驱逐内宦。曹是千万个不同意。但是袁绍乃四世三公,何进看他如此有名气,就听从了袁绍的计策。

    结果内宦是没了,却来了更大的祸害。当时曹也指着鼻子骂袁绍蠢,但是何进觉得曹没名气,也就不听他的了。

    刘辩轻哼一声,继续问道:“还有什么吗?”

    现在的天下,果然是皇室有皇室的乱,诸侯有诸侯的乱,两者交接在一起,但却并不互相倾轧――刘辩需要中原诸侯对他和刘协,李儒的争斗保持中立,中原的诸侯也是如此。

    刘氓挠着脑袋,恨不得把头壳撬开给刘辩看,过了半饷他才说道:“听说永安那一带兴起了一个叫五斗米教的,农民们只有上交五斗米就能入教。”

    “五斗米?张鲁!?”刘辩皱着眉头,喃喃道。

    没想到刘氓耳朵还灵光的,他讷讷地说道:“张鲁?呃…那个教的首领却是姓张,不过不叫张鲁啊,叫张…什么来着,哦,对了!张衡!”

    刘辩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管他张什么呢,不是张鲁老爹就是他老爷子。刘辩兴奋不已,正想着怎么利用这些神棍去恶心李儒。

    后面的司空杰看到刘辩的表,就知道他神思又不知道飘去哪里了。这个思维天马行空的小皇帝,让他很是无奈,他凑了过去,压着声音说道:“皇上,铁匠的事。”

    “对哦!”刘辩锤锤手掌心,向刘氓继续问道:“你知不知道非常厉害的铁匠?我要的是会打造兵器的!”

    “唔…”刘氓沉吟了一会,忽然眉头一跳,高兴地说道:“我想起来了,却是有那么一个人,他打兵器的功夫却是一流。不过…”

    刘辩眉头一皱,心中暗骂,难道这家伙记忆力这么差,忘记了上次的事?还关买关子!

    还好,刘氓虽然流氓些,记忆还是有的,他随即说道:“这个人听说是鲁班的后人,习得一祖传的好手艺,但是现在他家里田地很多,雇了不少佃户,成了一方豪强,不再以打铁为生了。”

    “嗯?这倒有点麻烦,不过这个用不着你来担心,你只要告诉朕怎么找他就可以了。”刘辩淡淡地说道。

    刘氓连声称是,赶紧把这人的信息告诉刘辩。这个铁架是鲁班的后人,名叫鲁延,是洛阳北的小豪强,嗜酒,每天无酒不欢。

    刘辩下巴一抬,示意司空杰把这些都记下来。

    待记完之后,刘辩随手抛了十两银子给刘氓。要人帮你办好事,恩威并施是很重要的。

    刘辩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一向不识礼仪的刘氓也不知为何脑抽风,跪拜在地上一边叩头,一边喊道“恭送皇上!”

    这下子刘氓真的脑抽风了,本该不回头的刘辩回过头来,狠狠地踹了他一脚,骂道:“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声张我的份吗!”

    刘氓撞到脚,也顾不上爬起来,连连说道:“是是是!小的错了,轻皇…公子见谅。”

    哼!刘辩鼻子哼了一声,一甩衣袖,转就走。转过后,他的嘴角才微微翘起,哼哼,恩威并施,每一次都有“恩”,“威”自然每次也少不了。

    ……

    刘辩来到了刘氓所说的地方,看着这个占地几十亩的宅子,感叹了一声,做铁匠的做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啊。

    他给了司空杰一个眼色,司空杰会意,大步上前,抓起铜环,敲了几下门。

    很快就有小童应门,他只把门打开了一脚,畏畏缩缩地问:“二位是来找谁的?”

    刘辩一躬,很有诚意地问道:“我们是来找鲁老爷的。”

    小童缩得更紧了,他怯怯地回道:“二位请回吧,老爷不在。”

    说完就想把门给关上。司空杰眼疾脚快,“忽”地伸出右脚,卡着小小的门缝中间。

    “哇!”司空杰惨叫了一声,这门可是很重实的,司空杰被狠狠夹了一下,才抢前一步,伸手挡住两边门。

    小童看见司空杰抢过来,更是害怕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想…想干嘛?再过来…我要…我要报官啦!”

    这种程度的威胁,更像是求饶。司空杰暗笑不已,报官?最大的官老爷就在你面前呢!

    刘辩也踏前一步,客气地说道:“小兄弟不必害怕,我们是来找鲁老爷的,你只要告诉我们他去了哪里就好。”

    胆怯的小童看见外貌比较斯文,温和的刘辩,稍稍安下心来,他吃吃说道:“老爷去醉云楼喝酒去了。”

    看见刘辩点了点头,司空杰这才放过了小童,收回了手,那小童松了口气,赶紧把门关死,紧闭的门府让人感觉像是一座巨大的铜兽。

    刘辩跨上了马,也不再奔行,而是策马徐行。司空杰看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思考着什么,他夹着马肚,追上几步,和刘辩并辔而行。

    司空杰和刘辩保持同样的速度,问道:“皇上,你觉得这姓鲁的有问题?”

    “也没什么,只不过朕刚才看见了那小童上的手,有很明显的伤痕,而且对陌生人很怯生的样子。所以有些奇怪。”刘辩脸上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心里却苦苦思索着。

    刘辩兀然一叹,仰头说道:“唉!不管了,先看见人再说!”

    说罢,又是策马狂奔,害得猝不及防的司空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上去。

    鲁府和醉云楼相去不是很远,再加上刘辩驱着马儿跑得飞快。刘辩和司空杰很快就来到醉云楼。

    两层的杉木楼房,外面釉了一层深褐色的漆,比旁边的矮木房,显得有些鹤立鸡群。这间酒楼位于两个街道的交叉口,里面的酒菜又很有特色,特别是那烈酒,被许多嗜酒之徒追捧,所以慕名而来的人也不少。

    一般有份的人都喜欢在二楼一边吃喝,一边从栅栏下往下看,观看熙熙攘攘的人,让他们有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

    刘辩刚想往二楼上走,就听见两个震雷彻宵般的声音在争吵。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