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二荀归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求票拉,求票拉,请大家赏脸,给几个票票呗。

    -----------------------------------------

    “把腰压低,扯缰绳时不要死用力,要顺着势用力!”张辽看着在马上颠来颠去的刘辩,皱着眉头说道。

    刘辩扯着马缰,按抑住跃跃跳的马儿,渐渐地掌握了这其中的技巧。

    正当他自以为熟悉时,很得意的张开双手,看向张辽,仅靠着大腿夹住马肚子,控制着马儿。

    就在刘辩自鸣得意,想让马儿前脚跃起,后脚撑地时,没想到那马儿使劲使过头了,让刘辩一不小心从上面滑了下来。

    “啊!”张辽惊呼一声,顿时跳了起来,想冲上去接住刘辩,奈何距离太远。

    还好司空杰手脚并用,他跳起凌空一跃,在空中翻过一个,垫在刘辩的下,刘辩正好跌在他的上。

    养兵千用兵一时,司空杰顾不上疼痛,一种很自豪的感觉横穿过他的内心。

    刘辩还以为自己掉到地上会很痛,结果是软绵绵的,他诧异地睁开眼睛,看到原来是司空杰帮他垫了下,他赶紧挣扎起来,混乱之中,一只手不小心按到了司空杰的某个部位。

    “啊!”跌地上不痛,垫刘辩也不痛,但那儿被按的一下,就有点惨了。

    看见司空杰惨绝人寰的样子,刘辩很羞愧地看着他。

    “皇上啊…我可是忠心护主啊…差点连下一代也搭上了。”司空杰站起来后还略弯着腰,不好意思地捂住肚子下一点点。

    “哈哈哈!”刘辩和张辽笑了起来,刘辩笑得同时是松了一口气,知道他能开玩笑就是没大碍了。

    “皇上,虽然你骑马学得快,但是要完全掌握马术,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些能够成为骑兵的士兵都是要训练长达两三月的!”哈哈打完后,张辽很严肃地劝说道。

    刘辩也严肃地点点头,说道:“嗯!朕明白了,今天是朕过于炫耀了。”

    在现代,普通的人有几个能骑上马的,刘辩骑上马背时,就顿时血沸腾,大有指点江山的万丈豪

    刘辩又冲着张辽抱抱拳,豪气说道:“张辽将军,受教了!”

    说罢,又重新跃于马上,现在虽然不熟练,但是也算是掌握了基本的技巧。骑马的话,大半个时辰就可以从军营回到城内了。

    ……

    这几天,刘辩都是在城中和军营两处来回,去接受张辽的马术指点,然后又是骑着马回去,算是理论加实践,因而他的马术也进千里。

    虽然和张辽,吕布等人没得比,但是也跟精锐的骑兵所去不远了。

    在军营中,除了学骑术,刘辩也尝试着去练武,但是张辽擅长用关刀,这种武器太重了,不适合他用。刘辩最喜欢用的是长枪,但却没有名师指点,学起来也没感觉。

    除此之外,刘辩还不时地跟士卒们混在一起,有几次甚至不顾司空杰反对要上去角斗,当然士卒都怕伤着他,缚手缚脚的,所以刘辩是糊里糊涂赢得多输得少。

    刘辩也不在乎他们让不让,毕竟名义上是隶属自己的亲卫军,不和士兵混熟点怎么行呢?

    这天,刘辩收到了快报,荀攸,荀攸二人要回到洛阳了,所以他早早来到洛阳城北处,迎接他们的马车。

    如果卢植知道了会很气愤,小皇帝对这两个年轻人太过倚重了。小皇帝加年轻不稳重的臣子,大汉王朝是在玩过家家吗?

    不过卢植两天前生病了,刘辩去看望他,说是偶然风寒,休息几天就不碍事了。卢植请了个长假,还劝刘辩说要多重用一些王,别老是把事交给年轻的二荀。看来卢植老头子对年轻人怨念很重啊!

    刘辩苦着脸,只好先应承着,王只是个老好人而已,能力不咋滴。放着能力那么强的二荀不用,去用王,难道是脑抽了不成?

    “皇上!”荀攸荀?看见刘辩来迎接他们,心里说不出的暖。他们赶紧下马车来向刘辩行礼。

    两个人虽然面容都显得有些疲劳,但是布袍鹅冠,一副清爽的样子,让刘辩看了很是心悦。

    刘辩赶紧走上去扶住他们,说道:“二位卿家辛苦了,不必拘礼。来,我们先回去,有什么轶闻回去再给朕说说。”

    二人看到刘辩的后面是一只无人的马,心中都一惊,难道他是骑马来的?两人正想问刘辩。

    刘辩却抢先一步,笑嘻嘻地说道:“两位卿回到马车上,让朕骑着马在卿的马车前护驾。”

    荀攸一听,脸上神色大变,正想劝说,余光却不经意地瞥到了叔叔荀?,看见他默然不语,只是赞赏的点点头。

    这不是越礼吗?荀?怎么都不反对啊!但见荀?如此,荀攸却不好再说了。

    只见荀?略略躬,沉着地道:“如此,有劳皇上。”

    “好好,你们快上车!”刘辩把手一抬,示意他们回到车上。

    在刘辩的催促下,车夫战战兢兢地催促着拉车的马儿。

    刘辩和司空杰威风凛凛地驱马徐行在车夫旁边,刘辩是越走越得意,,司空杰则是每一步都小心谨慎看着四周,扭得他脖子都累了。

    “文若,你刚才为什么不劝阻皇上,要是让那些公卿大臣知道了,少不得又给我们两一番说辞啊”荀攸皱着眉头,压在声音悄悄地跟荀?说道。

    荀?呵呵一笑,避而不答道:“公达啊,你看皇上如何?”

    荀攸愣了一愣,但还是低着声答道:“天资聪颖,敏而好学!”

    “不止”荀?微笑着摇头,慢悠悠地说:“远远不止。”

    文士在某个问题上被人质疑,怄起气来,不比互相拼命的武将差多少,荀攸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开头的担忧,愤愤然地问道:“那你说还有什么!”

    没想到荀?又一次避而不答,幽幽说道:“公达啊,这次我们两叔侄算是跟对人了。”

    荀攸摸不着头脑,但是荀?没次说起叔侄二字,就是要卖弄起辈分来了。他挠着头,不解地想着:这小子怎么回事啊,还卖弄辈分。

    算了,干脆不理你!荀攸看见荀?那不扯不吊的样子,愤愤然地转过头,使出了文士的最强绝招,仍尔天花乱坠,就是充耳不闻。

    可是荀?根本不管荀攸有没有搭理他,自言自语地道:“李儒啊李儒,我虽不知道刘协是怎么样的人,但是我能确信,你小子是跟错人啦!”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