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刘氓为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今天下午收到编辑签约的短信,很兴奋啊!

    不过我也知道自己还存在很多的问题,请大家多多提点啊!

    -----------------------------------

    刘氓没想到自己竟然惹到皇帝了,还是外面平头小百姓传的玄乎玄乎,杀人不眨眼的小皇帝!

    刘氓脸色煞白,跪下求饶道:“皇上饶命啊!草民无知,触犯龙颜”

    说罢,还叩了几个响头。

    刘氓正是那次流氓五人组中的头子,他本来还自持有大官在朝中撑腰,但是没想到却惹到了天底下最大的官儿―皇上!

    刘辩看着他的样子,不怒反喜,乐呵呵地道:“说起来,你姓刘,我们还是同宗的啊。”

    “不敢,不敢,草民怎敢高攀。”

    刘辩摆摆说,问道:“朕且问你,你们都是经常这样欺行霸道的吗?你老实给朕回话,要是发现你说言非实…”

    旁边的一个看管小吏瞅着皇上的眼色,趁着这个当口用鞭稍擦了刘氓一下,威胁道:“听到了没,圣上要你老实回话,不然别管我手中鞭子不长眼!”

    刘辩露出了苦笑,这些小吏不仅会察言观色,还借势欺人啊。

    “是…”刘氓也真被吓到了,平时他只会欺软而已,他吃吃说道:“草民也只是跟几个兄弟,恐吓恐吓街坊而已,并没有恶意…”

    “别跟朕打马虎眼!”刘辩佯怒道,“朕再问你,像你们这样横行乡里的人,多不多?”

    “呃…”刘氓支支吾吾。

    刘辩真的怒了,一把抢过了小吏的皮鞭,凌空挥了一下,“啪”地打了一响鞭,语气加重道:“快说!尔有何苦衷,你若肯配合朕问话,朕必然保你!”

    刘氓眼色中流露出极度的恐惧,但仍然是不肯再开口说话。

    刘辩即刻意识到,后面肯定还有大鱼,这些小虾米抓也抓不完,抓多了还嫌累。

    但是要怎么出来呢?

    刘辩看着变成了哑巴般的刘氓,苦恼地摇摇头,看来再问也没什么意思了。

    于是唤来司空杰,打道回府,回的当然是尚书府。

    临走的时候,他吩咐了声小吏道:“好生地给我看住他。还有,我发现他有任何的伤痕,唯你是问!”

    小吏吓了一跳,连连点头称是。他不明白这小皇上怎么这么厉害,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心思。

    他刚还正想着,等小皇帝一走,就教训教训刘氓,给他点苦头瞧瞧。

    刘辩走到天牢外边,忽然一个小卒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司空杰赶紧走上刘辩的前面,厉声喝道:“你是何人?有何事?”

    “报,冀州传来军。”小卒听到质问,只好远远跪下大声喊道。

    “嗯?!军,上前来汇报!”刘辩一听,心中一紧,冀州是洛阳的东北方向。

    现在西边有了个李儒,如果东面又有人搞鬼,那就头痛了!

    小卒半跪着向前挪了几步,声音降了下来,禀告道:“冀州牧袁绍与幽州公孙瓒交恶,双方已经交了几次兵,公孙瓒略有不敌。现在双方都在领地内狂招兵马,弄得民怨四起。”

    刘辩瞳孔骤然一缩,厉声道:“好!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今天换成马车!赶紧回尚书府!”刘辩吩咐司空杰。

    ……

    洛阳,尚书府

    刘辩风风火火地走进尚书府里,把正在扫地的下人吓得一愣愣。

    他一直都没有穿上团龙皇袍,正好在院子里鼓弄着花草的司空梦看见他进来了。

    司空梦歪着头,冲他笑笑道:“你也会外出忙活的吗?我还以为你只会缩在房里呢!”

    说完还想刘辩吐吐舌头,一副俏丽可人的样子。

    刘辩本来烦闷沉重的心被她这么一扯蛋,居然就一扫而空。

    他不自觉地,说道:“这是当然,我怎么会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嘛。商人要看的是商机,并不是想农民伯伯那样从早忙到晚就能赚到钱的。”

    说着的时候,刘辩趁司空梦不在意,偷偷地侧着头,用余光扫了一下后。看见没有,才松了一口气下来。

    司空杰还是醒目的,一见到司空梦就躲了起来。司空梦知道他的哥哥是皇帝的侍卫,如果跟着刘辩出现在这里,肯定很可疑,说不定还会一下子被看穿了份。

    刘辩并不想让司空梦知道自己的份,如果被她知道了,那么两个人之间的相处肯定会产生莫大的隔膜,就再也没有想现在这么恰意轻松的交流了。

    虽然用皇帝的份可以轻易地把司空梦纳为妃嫔,但是刘辩想要的是一个知心红颜,而不是一个傀儡花瓶!

    司空梦听了刘辩得话,似乎略为不满,她巧倩的鼻子皱了一下,轻哼了一声。

    刘辩看着他的表,有点莫名其妙,他摸着头想了一会,才恍然大悟。

    看来是时代观念的作祟啊,他连连向司空梦道歉,解释道:“司空小姐,你误会了,我没有说农民的坏话。相反我很敬重他们,他们是国家存在和发展的基石!”

    听了刘辩的解释,司空梦心好了一点,但仍是脸色臭臭地说道:“你的这番话,可真有点稀奇。”

    看见她的脸色没那么绷紧了,刘辩也松了一口气,笑吟吟地道:“小姐,此话怎讲?”

    “大汉向来以农为重,表面上很敬重农民,但事实上巧取豪夺,抢占农民的田地。本来农民是田地下最容易满足的人,只要给他们三分薄地,他们就很满足,世世代代就靠着这点田地种粮食活了,他们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造反了。”

    说完,司空梦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刘辩惊觉司空梦的见识也不简单,能把下层的孤苦众生看得如此透彻。但是从她叹息中,刘辩好像捕抓到了一丝异样,肯定不是为天下苍生之苦。

    一个女子,再怎么有见地,也不可能具有文人那种忧国忧民的怀。

    所以刘辩小心地试探道:“小姐为何叹气?”

    司空梦的脸色愈发霾,她幽幽答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

    “往事已矣,小姐何必忧伤呢?”刘辩也知道,但一个人陷入了悲伤回忆的洪流里,旁人劝是劝不住的。

    所以刘辩也只是轻劝一下,就告辞道:“小姐,那在下就先行离开了。”

    司空梦没有回答,只是用鼻音“嗯”了一声。

    “唉…”刘辩也被悲伤的气氛感染了,拂袖而去,走去找卢植。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