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拜会王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洛阳,司徒府,

    “微臣恭候圣驾。”王颤危危地想起来,向刘辩行礼。

    刘辩赶紧上前按住他,说道:“免了吧,司徒大人抱恙在,不必拘礼。”

    “谢皇上。”下人扶着王,帮他垫了两个枕头在后面,慢慢地放他倚靠下来。

    刘辩也让人搬了两张椅子,和吕布分别坐了下来。

    吕布随是体跟随者刘辩而来,但是心神早已飞了出去,怔怔地想着去见貂蝉,一点儿也坐不住。

    刘辩也没搭理他,还想着正好磨练他那急躁呢!

    他对王说道:“司徒大人向朕告假,不知现在体如何。司徒乃朝中重臣,亦为朕之臂膀呐。”

    王手捂嘴,忍着咳嗽,说道:“多谢皇上关心,微臣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郎中也开过药了,只要服药静养几就没事了。”

    “好好好,那就好。”刘辩拍着手说道。

    刘辩说着话的同时斜眼睛看吕布,发现他听着君臣二人的对话,愈发的坐立不安。

    吕布不喜欢这种场合,刘辩和王的对话,虽说不算虚伪,但是也听得他头皮发麻。

    刘辩笑呵呵地招来司空杰,让他护驾,然后凑过吕布耳边私语道:“你去会会貂蝉吧,不过可别乱闯,破坏了司徒府上的规矩。等下我哨声长鸣再短鸣时,你就出门吧。”

    吕布顿时双眼放光,喜滋滋地冲了出去。

    刘辩轻笑一声,转过来对王说道:“吕将军有要事,朕让他去忙了。”

    “那是自然,公事要紧。”王点点头。

    刘辩在心中暗笑不已,吕布是有重要的事,不过恐怕不是公事。不过现在时机未成熟,他还不想点破。

    “皇上,现今宫已毁,不知善后之事处理得如何啊?”王话锋一转。

    “朕已让人在宫城废墟中临时搭建了一些房屋,可做办公之用。而朕现在也暂居于尚书府中。”

    刘辩顿了顿,叹气道:“如要重修宫,怕是没有数百万银两不能完成啊!现今天下未靖,朕又怎敢加税造宫呢?”

    “皇上所言极是,当时宫不造,怎么示威于天下万民呢?”王摇了摇头,继续道:“况且皇上准备改元,若无宫,怕是被四方诸侯轻视啊!”

    刘辩想了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那依卿之见,朕当如何呢?”

    王略为沉吟,徐徐说道:“臣以为,应该尽早收回州牧的税权,再诏令天下,让各诸侯抽派人丁修建宫…”

    “收回税权,朕也想呐,但是诸侯们愿意吗?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刘辩没等王说下去,就打断道。

    “嗳,皇上此言差矣,大汉共十三州,其中司隶州为天子治下。而其余十二州的州牧中也不乏真正的忠义之事,比如说徐州州牧陶谦,此人乃先帝亲任,亦忠于汉室。

    而且徐州之地,民殷地富。大可先对其下手,然后再逐步向天下诸侯。”

    刘辩想了想,虽然有可取之处,但是这样未免打草惊蛇,引起各处诸侯恐慌,继而被有心人鼓动,利用,就很容易造成全面的造反了。

    看来王这人看事也不是太清,至少在国事不堪大用。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刘辩明面上还是说道:“卿所言,朕自当好好思量。时候也不早了,朕就不烦扰卿,让你好生歇息,早恢复吧。”

    “恭送皇上”王拱拱手,恭敬地道。

    历史上,王用了连环计除掉董卓之后,因为惦记私恨,不听陈宫劝告。不接受李?,郭汜二人的请降,结果被李郭二人数万军队攻破长安。

    自己也跳下城墙以殉国,虽然有些小计谋,但是却无远见,葬送了大汉的中兴机会,引起了诸侯间更大规模的厮杀。

    刘辩虽然不知道这些,但是他从刚才与王的一番对话中,也对其贴上了贪图蝇头小利,毫无远见卓识,不堪大用的标签。

    “皇上,要不要让人喊来吕布,一起离开?”刚走去房门,司空杰边问道。

    “叫他?叫他干嘛!”刘辩轻笑一声,说道:“不必了,司徒府上,王最大,貂蝉是王义女,故次之。而王已卧病,那么府中上下谁管貂蝉小姐的事呢?

    你就让他们在那里卿卿我我多一会儿吧,等去了函谷关就没机会了。”

    司空杰也不笑着道:“皇上说的是,那我们就回尚书府了?”

    “嗯,不!还有个地方要去”刘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改口说道。

    司空杰为侍卫,只有守卫之责,没有责问之职,自然不会蠢到问要去那里,他点了点头,出去唤来轿车接迎。

    刘辩刚走到了门口,忽然一个激灵,感激吩咐道:“哦,对了。你给我派个人。啊,不,派一队!留在司徒府,到了入夜的时候提醒吕布出来。一定不能让他在这里过夜!”

    “是!”司空杰赶紧跑去吩咐了几个侍卫,让他们留在司徒府外面的小茶馆候着时间。

    让他们卿卿我我可以,但是让他们越过雷池,那是万万不能的!怎么也得留在貂蝉的…让吕布在函谷关时有点盼头!刘辩坏坏地想到。

    “出发,去天牢。”刘辩上了轿子,吩咐道。

    ……

    “子远啊?你看着天下之大,何处是我容之所呢?”一个宽袖灰衣的男子说道。

    另外一个人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向无边之际,他淡然一笑,说道:“孟德啊,你才学不菲,如何会无处可去呢。”

    曹仰天长啸,豪迈地说道:“没错!但是我曹孟德怎么甘心屈居人下呢?”

    “呵呵呵”许攸笑了笑,徐徐道:“孟德自问与高祖,光武孰胜?”

    曹转过头,乌黑的眸子闪烁着光芒,很认真地看着许攸说道:“自认不比他们弱!”

    “好!不愧是孟德”许攸赞赏地说道:“既然如此,孟德应该知道,高祖也曾屈仕霸王,而光武帝发迹前也加入绿林军,沦为贼寇。那又如何,最终还不是成就大事业吗?

    现今天下未靖,天子昏暗,四方诸侯混战,所谓乱世出英豪。孟德更是应该趁机而起,先是名扬天下,再而振臂一呼,天下名士响应,不愁大业不成啊!”

    曹恍然,他拍着手掌,微笑道:“子远之言,让人如沐风,如饮甘醴啊!”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天子昏暗这句话,可是不敢苟同啊!”

    “哦,为何?”许攸好奇的问道,文士的观点被反驳了,总会对反驳自己观点的论据很感兴趣。

    “我得知确切消息,宫之火,确实是小皇帝令人放的!但绝对不是为了取悦女人。当时应是董卓率兵马,夜袭皇宫,西凉军势大,宫内的侍卫队部敌。

    于是小皇帝跑了出来,一把火烧死了董卓。此人杀伐果断,就连葬送皇宫和宫内的太监,侍女等等一干人,都在所不惜。大汉王朝除了汉武帝可堪比肩之外,有多少皇帝能如此果断呢?

    依我看来,如果天下维持现在的况,只消三年,大汉就会走向平定!”

    许攸听完,震惊得不得了,半饷才迟迟说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孟德,为何我们不去追随天子,成就一番大业呢?”

    “哈哈哈”曹捧腹大笑,笑得许攸有些莫名其妙,曹笑了一阵,才缓过劲来,说道:“子远啊!治世非我等辈能为之。哈哈哈哈!”

    听着曹说话,让许攸感觉剑悬于顶,心惊跳。

    看着许攸脸色苍白,脸容僵硬,曹笑而不语。

    过了好一会儿,曹猛地一拍大腿,说道:“子远,我决定了!我们就去会一会我们老朋友,被称‘四世三公,名门望族’的本初。尔看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