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李儒得玉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洛阳,尚书府,

    “嗳,为什么我看你好像每天都无所事事的样子啊?”司空梦不解的问道。

    “什么无所事事啊!”刘辩脸像个半熟的苹果,他辩驳道:“真正办大事的人,是不用事事亲为的。要懂得用人,让手下的人尽其所长。”

    司空梦瞧见他窘迫的样子,不好笑,她继续道:“我看见过很多的商人啊…但是没见过像你这样,缩在宅子里就能挣到钱的。做生意的不都是要走南闯北的吗?”

    刘辩在尚书府里边仍然是扮演着一个小行商的角色。

    他挠挠头,解释道:“你没看见,现在是什么天气吗?都要下雪了,还去闯那里啊,等下一个不小心,我就闯地牢里咯。况且,我还想着在伯父家过这个喜气洋洋的新年呢!”

    司空梦听着他的强词夺理,在那里忍不住咯咯地笑着。

    但在她略微斟酌着他最后的一句话后,以为他一直都在外面闯,没过上过安定的子,看着刘辩的眼神有点怜惜。

    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渐渐地在院落里铺上一层银鳞。

    刘辩此刻心中确实充满了宁静平和的心,很想一直就这样子,那该多好啊。

    看见此景,刘辩深有感触,轻声吟道:“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

    司空梦一听,不眼前一亮,兴奋地问道:“这是你作的吗?没想你一个小小商人也如此精通诗赋啊。”

    刚才只是脱口而出,没有想到这是后世的诗文,刘辩不哑然一笑,默然点点头。

    刘辩有点心虚,有点不自觉地看向司空梦,只见她绽颜一笑,颊上露出了两个动人的酒窝。

    刘辩砰然心动,再抬头看着鹅毛般的雪纷纷扬扬,要是一直都这样该多好啊!

    ……

    长安,李儒府

    “报告主公,门外有一名蓝衣男子求见,说是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你。”

    “哦?”李儒头也不抬,冷冷地问道:“什么东西呐,这人有没有说?”

    守门小卒拱手道:“他没有说是什么,不过他说了,这东西你绝对很喜欢,而且还说了句什么‘和氏璧再造’之类的话。”

    “什么!”一听这话,李儒就沉不住气了,他一拍桌子,急忙道:“快去请来…不!还是我亲自出门出接吧!”

    说罢,李儒拂袖而起,直冲门外。

    那夜的混战时候,李儒除了放置一千步卒外,还准备了三百的骑兵。后来他逃出的时候,就是领着这队骑兵和成为所有西凉军,星夜向西奔去。

    速度之急,以至于很多的士卒都没有跟上,被抛在了后面。

    不过李儒不在意这些。他现在已经回到了长安,接手了西凉军,继承了董卓的六万士卒,而且还携来了小王爷。

    当李儒一听到“和氏璧”的时候,心里面就咯噔跳了一下。他后来就想透了,火烧皇宫必定是小皇帝搞的鬼。

    所以他现在和小皇帝明面上没撕破脸,但实际上早已互相为敌,作为谋士,李儒是不可能看不透这一点的。

    现在和皇帝对抗了,缺的是兵力?军械?良马?钱粮?

    都不是!是缺一个理由!

    李儒缺的是一个和小皇帝公开叫板的理由,如果那人送来的真实他料想中的东西,那就…什么都不缺了!

    想着走着,李儒来到了前门。

    看到了一名风度翩翩,一袭蓝袍,一副贵公子模样的蓝衣。

    蓝衣也不等人引见,就知道那人是李儒,他拱手做礼,一脸笑吟吟,人蓄无害的样子。

    李儒看见蓝衣,不眼前一亮,赶紧拱手道:“这位公子,如何称呼?来来来,里边请,里边请。”

    接着拱着,虚手向前引。蓝衣看着他卑躬的样子,不露出了鄙夷地神色,但又瞬间换上朗笑,以免被人看出端倪,他回答道:“我叶”

    “哦!叶公子,请请请。”

    李儒习惯了在董卓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虽然现在自己当了老大,但是还一时调整不过来。

    两人进了屋内,各自坐下。

    李儒倒是很沉得住起,叫人奉茶,又说着些无关地话来场子。

    蓝衣心中不好笑,心想:这人真是个滑头,那怪能逃出那场大火。

    略一沉吟,蓝衣边开门见山说道:“本人此来,是为奉上一份大礼。”

    就等你这句了!李儒双眼一脸,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他装作很疑惑地问道:“哦?大礼?”

    蓝衣微微笑着点头,其实他心中早是狂笑不已了,不过他还掩饰得住。他在怀中一掏,拿出一份被包裹起来的物什,轻轻往桌上一扔。

    “就材于和氏璧,此物乃天子信物,传国玉玺!”

    果然,真的是玉玺!李儒捂住内心的躁动,贪婪的目光已经变得毫无顾忌。

    …….

    洛阳,皇宫废墟,

    临近年光,刘辩要忙的事特别多。

    但是现在,他只能支着脑袋,百无聊赖地上着早朝。

    今天的公卿大臣还是不负其无能之名,他们为了在开时,更换什么新的年号吵了一个上午。

    刘辩也不阻拦他们,养着这群闲人,总得要他们有点事去做做吧!让他们处理民政,怕是要搞得天怒人怨;让他们处理国事,怕是大汉都要被他们搞沉了!

    现在好了,改元这些看似大事,其实没什么用的事,让他们忙活忙活,就再好不过了!

    下面的公卿大臣,还似模似样地分成了几拨人,一说是承化,一说是启德,还有一说是昭宁。争的是口沫纷飞,差点要由口水战演变成拳脚相加了。

    刘辩听着那个都顺耳,都差不多,也是看到园已中,时间都摸得差不多了,而且避免他们真的打起来,刘辩摆摆手说道:“众卿家稍安,此时关系重大,现今一时议不出结果,那么就先散了吧。待回去之后,准备一番,明再议。”

    皇上都下了逐客令了,公卿大臣还有什么好说呢,而且他们也羞愧脑中墨水不够,正想着回去引经据典,明再来一争雄雌呢!

    刘辩看着这群边走,还一边互相口诛笔伐的公卿们,不摇了摇头。

    这群家伙,拿去耍猴戏还差不多,拿来治国…开玩笑!

    等人走关了之后,刘辩在心中回想了一下,预定的程,决定要去见一见吕布。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