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至十七章 孤注一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皇宫,

    刘辩在皇宫的控制力越来越大的,很多何太后的爪牙都被刘辩清理掉了。在各门的城守,也是刘辩的人了,虽然这些人兵弱,队伍杂,但是掌柜着城门这个重要的地方,所以不抢不行。

    刘辩现在不必龟缩在寝宫里了,就算是在御书房议事,那也是安全的。

    所以刘辩今在御书房内,悠闲地品尝着茶,等待着卢植进宫来。

    过了半刻钟,卢植来了,略行一礼,道:“皇上,吕布被董卓抓了!”

    刘辩眉头一扬,道:“呵!看来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卢植点点头,道:“是啊!董卓和吕布已经闹反了,那么我们就可以收拢吕布的部下张辽和高顺二人。”

    刘辩笑道:“张辽勇猛无比,又有统兵之才,威名在外;高顺治军严厉,属下陷阵营,据说攻无不克。有此二人,何愁董卓不除!”

    卢植一叹,却是道:“虽然董卓把抓捕吕布这件事压了下来,还派了人手去监视他们二人,如果轻举妄动,必然会被发现啊!”

    刘辩摇了摇头,道:“但是董卓不除,势必不行!这样吧!朕让他们在夜里尽量掩人耳目,绕到西门进城突击董卓府!董卓府上有三百兵马,和数员猛将镇守,还有府邸的地形可利用,如果仅是靠我们的这点人,是不行的,但是有张辽,高顺二人,则事可成矣!”

    没想到辛苦经营了这么久,准备了这么多,到最后,还是要冒险一搏!虽然极有可能一举拿下董卓,但是万一失败了,董卓联络起城外的两万兵马,那就万分危险了!

    卢植无奈一叹,道:“好吧!那微臣现在就去联络张辽,高顺二人!”

    刘辩点点头,道:“嗯,你快去快回,尽量避开董卓耳目,小心行事。到时我们可以想办法再使一个反间计,吸引董卓的注意力,策应张辽,高顺二人的行动。”

    卢植答应了一声,就匆匆离去了。

    ……

    董卓对何太后的打击还没有完全停止,董卓是心狠手辣之人,自然不会留下任何余地。

    董卓也听说了何太后要为刘辩纳妃之事,心中一凛然,手下马上就动手了。他二话不说,栽赃陷害,收买人证,制造证据,等等手段,无所不用。

    定了燕琳父亲,太常令燕斌的罪名,董卓立马派人抄府抓人。奈何凑巧燕琳本以为自己准备要出嫁,会了乡省亲,避过了一劫,事后听了这个消息,赶紧出逃,下落不明。

    董卓听到竟然漏了一个女娃子,心中大为冒火,拍案怒骂行事之人。

    经过这件事之后,董卓更是不遗余力地去打击何太后,何太后再无还手之力,除了蹇硕的掌握的兵权,何太后的势力几乎被洗白,再也无力一争。

    董卓可谓一时势大,嚣张气焰大起,行事作风更为嚣横鲁莽。能得整个朝廷都怨气冲天。

    刘辩看见何太后之患已经除去。也是时候对付董卓了,最直接的当然就是利用吕布,激起他那两个部将,张辽,高顺的奋起,直冲董府。

    张辽和高顺都是忠义之事,听到卢植说吕布被董卓抓了,顿时就大为气愤,准备点齐人马,杀进洛阳,杀入董府。

    卢植苦苦哀求,阻挡,才勉强地止住他们以大局为重。配合刘辩的行动。

    刘辩韬光养晦了一段时间,实力有所增长,但是用来直接面对董卓,自然是死无全尸,所以刘辩走的是间接,迂回的道路。

    第一点,就是要避开董卓的兵力优势,董卓的军队驻扎在洛阳南郊之处,都有专门的信使联系。

    刘辩花费了不少心思,完全掌握了这些信使的名单,行动的道路等等资料。准备在动手时即可切断董卓和其军队的联系,让两万士兵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然后到大局已定之时,还怕这些没主将的士兵不降吗?

    这一夜,夜黑不见五指,刘辩按照和张辽的约定,早早就命令了西门的司空朗打开城门,并领本部士卒包围董府。

    刘辩也带着完全忠于自己的侍卫队,集结待发,里应外合,一举歼灭董卓。

    这段时间,刘辩虽然不时地搞一些小动作,但是整体给董卓来看,都是派人搞点小刺杀等不足为患的举动。而且在朝堂上也是乖顺的很,所以董卓的戒心是渐减少,心中理所当然地以为,只要防备了刺杀,就万事大吉了。

    董卓是越来越不把只会派人刺杀的小皇帝在眼里,他也越来越骄横,惹的事越来越多,人们是敢怒不敢言。所以此时刘辩只要能拿下他,自然就可以把很多的罪状扣到他的头上。

    董卓府的守卫在洛阳城的私兵之中已算是最多的了,他只是防刘辩的侍卫和卫军。但是刘辩的控制力还没渗透到卫军,所以能动用的只有侍卫。

    张辽和高顺二人,把士兵暂时离在里董卓府稍远的地方,隐蔽起来,由高顺暂留下来管理,张辽就匆匆赶来和刘辩在约定的地方回合。

    见到了刘辩,张辽匆匆行了一礼,道:“皇上,末将的军士已经准备妥当!”

    刘辩微微颔首,道:“你们的军力部署还是交给朕看的那份册子上写的那样吗?”

    张辽点了点头,低着声道:“是的,总兵力两千,其中高顺将军的陷阵营七百人。”

    刘辩点头,拍手叫好,道:“现在是危急时刻,你们二人,且先听朕号令,待除掉董贼,朕封吕布将军,也封赏你们二人!”

    张辽激动地一点头,道:“谢皇上!末将自当听皇上号令,皇上请讲!”

    虽然此时大汉王朝式微,但是积威四百余年,有那个文士武将不想再为汉室效命的呢?张辽此时当然兴奋了。何太后已经倒台,如果再能一举打到董卓,那么掌权的自然是皇上!

    刘辩整理一下思绪,吩咐道:“首先,张辽将军封锁董府外围,绝不能放任何一人突围!高顺将军则领其陷阵营从入董府,消灭他的武装力量,待况大定,则高顺将军率人守住外院范围;朕亲自率侍卫冲进内宅!如此则可以保证董卓无法趁乱逃出!”

    张辽拱手道:“末将遵命。”

    小皇帝心思居然如此谨慎,张辽略有吃惊,看着刘辩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只是此时不便久叙,于是张辽领了命,就匆匆地赶回去,和高顺传达了一番。

    ……

    洛阳,董府外,

    “迅速把这里包围起来!”张辽压着声音下令。他把一千三百的军士都分了出来,重重地围住董府。

    过了片刻,就有人来报告包围完成。

    张辽点点头,一抬手,所有包围董府的军士,迅速瞬间同时立起了火把,“唰”的一声,气势颇为惊人。

    动作之整齐,熟练,可见张辽治军之严整!

    张辽从高顺点点头,高顺也回点了一下,一个手势,后一群人即可跟在他的后,向正门冲了过去。

    “砰砰砰”的几下,董府那木门就被撞开了。

    此时董府内的守兵已经听到了动静,赶紧叫醒了人,但是奈何张辽,高顺二人配合之好,动作之快。

    这些散得七零八落的士兵,没有将领的统帅,如同一盘散沙,丝毫没有反抗的力量和斗志。

    不出半个时辰,高顺就控制住了董府的外院。

    刘辩此时已经候着董府外面,接到消息,马上让侍卫冲进内宅,逮捕所有的人,拒捕者,一律杀!

    唰!

    刀光闪过,人头落地。

    司空杰把刀横在前,定眼细细地打量着四周,确定了再没有活着的敌人,才稍稍松懈下来。

    刘辩看了看了被控制住的董府下人,大大地送了口气,这里的况比他料想的要简单多了。

    不过还没完!

    “报!”穿兵服的侍卫,匆匆走来,说道:“我们的人已经控制住了这座府邸。但是没有发现董卓和李儒等人的踪影!”

    “什么?!”刘辩皱了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咬咬牙,道:“继续嗖!”

    整个院落围得水泄不通,难道董卓可以逃出去?还是躲起来了?

    “诺!”侍卫双拳一抱,急匆匆地把皇帝的命令吩咐下去了。

    如果董卓逃了出去,并且和城外兵营取得联系,率着两万大军,直冲进洛阳城内…

    刘辩打了个激灵,浑抖了一下,不敢再想下去。

    他问过了那几个被绑住的家丁,但是没有一个知道知道董卓在何处。气的刘辩直想一脚踹去。

    “搜!加大力度给我搜!什么东西都不要放过!”刘辩恼怒地大喊。

    他右手持剑,不断地拨拉着地面上的碎片,也加入了搜寻的队伍。

    刘辩无意识地一路拨弄,走到了满是书架,花瓶,玉器的房间。

    妈的!董卓又不看书,摆这么多书在这里干嘛!刘辩在心中狠狠地怒骂。

    刘辩边骂边踢,呼啦一下,一本没有封皮的书被刘辩踢飞了出来。刘辩灵光一闪,很好奇地去翻了翻这本书。

    与其说是本书,不如说是小册子,里边也没什么提别的内容,但却是刘辩需要的东西。

    这本书记录的是弓弩使用的小技巧,和如何制作强力的弓弩和箭枝。

    刘辩翻了几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边把书揣到怀里,以后肯定用得上。

    把书收了起来,刘辩一转,“嘭”的一下撞到了一个暗青色的器皿。

    好痛啊!刘辩暗骂了几声,揉了揉撞得发麻的手肘。

    咦,不对!刘辩眼里忽然闪过一道光。难道就是这个器皿?

    刚才那一下碰撞,如果只是普通的器皿,早就被撞倒了。刘辩细细地打量着,这是一个中空的暗青铜器。

    刘辩试了试把他拿开,这个青铜器却岿然不动,他又试着左右拧了几下,依然是纹丝不动。

    他用眼睛瞟了一下一直跟在后的司空杰,司空杰马上会意,抢前一步,快刀挥下。

    砰!反弹的力道震得司空杰手臂发麻,但却依然奈何不了这青铜器。

    经过这番尝试,刘辩冷静了下来,他摸着下巴,绕着青铜器走了几圈,同时让司空杰多喊了几个人过来。

    接着,他让司空杰和这几人一起,劈,抬,转,推。十八般招式通通用尽,还是未得其道。

    刘辩若有所思,他冲着个侍卫微微抬了一下下巴,吩咐道:“探下里边什么况。”

    这侍卫会意,先是把眼睛和烛火都贴着上沿,仔细地探看着里边,看了一会,又小心翼翼地径直把手伸进去,又是捞又是探地瞎摸了半天。

    过了半饷,侍卫把手收了回来,回复道:“禀告皇上,这里边什么都没。”

    刘辩刚才就已经等急了,他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道:“你让开,让我来看看!”

    没等侍卫毕恭毕敬地退开,刘辩就一把挤开他,把手探了进去。

    手一探进去,刘辩就能感觉到里边的湿意,边沿处还有些许水珠。

    只能凭着触觉感受到青铜器里边没有外面那样光滑,糙糙的,如果用力大了急了,很可能就会擦伤了。

    唔?嗯!?心里“咯噔”一下,刘辩发现自己摸到不寻常的东西了。

    是一些小孔,很多的小孔,这些小孔比指头要细,刘辩试了试,手指不能伸进去。

    把手收了回来,刘辩仔细地看着自己的手指,陷入了沉思中…

    刚才探过手进去的那个侍卫,心中暗暗得意,皇帝不也是没发现什么嘛!不过脸上可不敢有所表现。

    忽然地,刘辩手甩开了袖子,眼中精光一闪,说道:“来人,抬水来,把这东西给我灌满了!”

    突然接到命令的侍卫们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马上跑了出去,连忙又喊多了些人去抬水。

    冲得最快的居然是刚才得意刘辩看不出端倪的侍卫,现在他也好奇皇帝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道道。

    呼啦的几下,几桶水就猛地灌了下去。

    刘辩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个青铜器会有什么反应,忽然间发现,灌到器皿顶部的水面忽然出现的许多的小漩涡。

    漩涡急速地往内收,顺带着把水拖着快速下降。提着桶但还没把水倒出去的人看着刘辩,想知道是否还要继续灌。

    刘辩也拿不定,举起手,让他们先停住别灌水,看看况如何。

    就在这时,地面下传来了“咔嗒”的一下,似乎是什么机关被触碰到了。接着又有“喀拉喀拉”的声音,频繁地传出。

    “贴近,保护皇上!”司空杰最快从异动中反应了过来,紧紧地贴在了刘辩的前。

    几声响动之后,贴墙的一个书架,轰隆隆地横向移开,露出了黑洞洞的门。

    刘辩心中一喜,成了!

    这里边居然是一条暗道,暗道每隔几米,都放置了一根蜡烛,蜡烛的微光,因为一时间涌入的人,而摇曳不已。

    刘辩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厚,他咬咬牙,狠声道:“探!”

    几个侍卫轰然应诺,走到前面去,分工查探。

    过了不久,侍卫们就回来了,禀报道:“皇上,此乃暗道,如此直走可以通往洛阳街道上!离这座府邸有一段距离!”

    刘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无奈地一叹,道:“董卓果然没那么容易对付。”

    虽然刘辩事前预料好了这种最糟糕的况,他让洛阳各处城门都紧闭,就算董卓跑出了府邸,只要他逃步回兵营处,自己大可第二张榜布告,封锁消息,捉拿董卓。

    就在刘辩思绪万千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道:“皇上,密道又侧发现有几道重重上锁的门!”

    刘辩眉头一皱,随即恍悟,道:“走!过去看看!”

    忽然看见了点点的亮光,和杂乱的脚步声,吕布以为是董卓又带人下来了,他抓着木栏,怒骂道:“董贼!李儒!你们这些小人!”

    一个人影,默不作声,渐渐走近,后还跟着几个人。看形,不像董卓。

    光线从那个青年的背后来,让吕布看不清那人的样子,不过这种光晕效果,震撼着双目和心神,让被称为豪杰的吕布怔住了。

    “尔是何人?”吕布恢复了神,声音就立刻有了莫名的压迫力。

    在吕布面前的人正是刘辩,他让侍卫撬开了上锁的侧门,里边的守卫也不多,很轻松就剪除了。

    在刘辩后的司空杰,听到了吕布略带压迫的质问,怒骂道:“大胆!”

    说着的同时还想抢前一步,刘辩不动声色地拦住了司空杰,慢悠悠地说道:“莫急。”

    “你不是董卓的人…”吕布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刘辩,喃喃地说道。

    刘辩越走越近,这个距离下,就算隔着木栏,吕布突然发难,他也逃不掉了。

    “吕布,你恨董卓么?”刘辩单刀直入。

    “恨?!”吕布重复着这个字,眼中忽地冒出爆裂的火光,似要把这里一切烧掉。

    刘辩下意识地,吕布可真高,比自己足足高了一个半头,他定了定神,直截了当地说道:“朕是当今天子。我给你一个机会,放去出去,除掉董卓。事成之后,加官进爵。当然还有貂蝉!”

    从吕布嘴里吐出的那个“恨”字,看似疑问,却是反问,所以刘辩也不绕圈子,直接把意图摆了出来。

    吕布眼睛一眯,想起了被关押收到的屈辱,还有貂蝉的万般好,虽然知道貂蝉和他接近是有意图的,但是他还是忘不掉貂蝉的一颦一笑。

    这一连串的话,让吕布的眼睛睁得像铜铃那么大。他愣了半饷,才醒悟过来。吕布双眼的光芒骤然一说,只是淡淡地吐了一个字:“好!”

    “很好,貂蝉一直在王司徒家,佳人豪杰能否配对,就看此番,董贼能否除去了。你的部将二人,张辽,高顺,围住了董府,但现在董卓却不知所踪。朕最怕的是,他逃回了兵营!。”

    刘辩简要地把目前的况告诉吕布。吕布略略皱眉,却没有说话。

    “来人,开门。”刘辩一招呼,后边的即可上来,开了牢门,司空杰恐怕吕布生变,紧紧地护在刘辩前。

    吕布手脚的镣铐也打开了之后,他稍稍地向刘辩作揖,肃然说道:“既然事急,就等末将杀贼之后,手拎贼首,再回来行君臣之礼吧。”

    刘辩看着吕布离去的背影,心头略喜,得了吕布,胜得十万雄兵啊!虽然现在十万雄兵对付董卓比较有用。

    不过这座牢房里,还有一个人能让自己上心。

    刘辩带着侍卫们往里边又走了一段路,终于在一个牢房里,看见了一个蜷缩在角落的人。

    “荀攸,快起来,皇上来了!”司空杰有点不耐烦,也不确认一下,就直接喊了。

    还好他喊对了,荀攸听到了皇上两个字,倏忽地站了起来,凑了近些,发现真是小皇帝。

    荀攸拍了拍衣服上的稻草,灰尘,高兴得发抖地拜倒在地,大声地喊道:“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得了得了,没时间和你得瑟。”刘辩挥了挥手,然后吩咐侍卫开了牢门。

    荀攸一脸激动相,正想酝酿着说些什么感天谢地的话来。

    但是刘辩长时间呆着暗处,心中有些沉抑,不想听他废话,大手一甩,说道:“走,有什么话,上去再说。”

    看着荀攸脚有些发麻,旁边的几个侍卫干脆架着他往外走。

    来到了上面,刘辩吩咐把人马集合起来。

    “你们先带他去尚书府,他这个文臣现在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刘辩随手点了两个人,随即又说:“顺便给卢植报个信,说是董卓逃跑了!现在不知所踪,务必要万分小心!”

    荀攸正想争辩着,旁边那两人却不给他机会,半是架起,半是拖拉地把他弄走了。

    吕布找回了自己的赤兔马和方天画戟,侧马来到刘辩的面前。

    看得刘辩血沸腾,心中暗骂:娘的!自己也要搞一匹这么帅气的马!

    吕布一夹马肚,呼啸着出发了,后的骑兵不发一言,赶紧地跟了上去。

    呼,刘辩长长地吐了口气,刚才真是被吕布吓死了。

    ……

    洛阳城外,

    董卓头发凌乱,衣服破碎,他边只有十几人跟随者,是李儒,和几个心腹武将,还有几个侍卫。

    李儒沉默不言,这个脸可真是丢大了,不过他分析了整件事,逐渐心中明朗。

    李儒皱眉,道:“主公,看来此事十有是小皇帝所为!”

    董卓不解,疑问道:“哦!这是为何?来突袭我府的,可是吕布这厮的部将啊!张辽高顺!等咱喘过这口气来,要你们不得好死!”

    李儒摇摇头,道:“整件事,主公不觉得可疑吗?我们可能被小皇帝摆了一道啊!如果没有那个暗道,如果不是主公早就收买了东门的守将,恐怕我们早就被抓住,小皇帝就得逞了!”

    董卓眉头一凝,厉声道:“如你所言,真是那小皇帝在背后策划的?”

    李儒面无表,道:“当真不假!”

    董卓咬牙,自言自语道:“好你个小皇帝!想利用我!看我们是谁来利用谁!”

    旁人边的几个心腹武将都听见了,当即喊好!本来还在董卓府上,大鱼大,又有美女俏婢可疑使唤,过得多恰意,没想到小皇帝竟然跟对丞相下手,这些人都恼怒了!

    董卓随即吼道:“我们即可去兵营处!点齐了兵马,杀进洛阳皇宫,的!我要宰了小皇帝!”

    众人一听,又是齐声叫好!

    只有李儒一脸苦色,可是又劝阻不得。如果现在动手,那之前在朝堂上安插那么多人,费劲心思做的事,不就是白做了吗?

    应该隐一时之气,把事都怪在吕布,张辽,高顺等人的上,拿他们问罪,然后和小皇帝继续维持脸面上的关系。只要剪除了小皇帝的羽翼,还愁小皇帝能再有威胁吗?

    可是看现在这个样子,董卓是听不下他的话了。李儒狠狠一咬牙,心道:董卓此行,风险太多!我得为自己准备好退路!

    董卓回到了了军营,以是早晨十分,董卓当即就想拨营出发,直捣皇宫,李儒虽不能劝他隐忍一时,但是劝他忍止半夜,再利用东门守将,打开城门,还是可以的。

    董卓听着也有理,于是便隐忍至夜间,才行动。

    ……

    刘辩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但是他现在完全不知

    他派人搜查了一阵天,都没有董卓的消息,他也隐隐地感觉到了董卓极有可能逃回兵营去了。

    那可是两万大军啊!碾死自己十次有余了!

    刘辩心中一时慌乱起来,忽然有一个侍卫匆匆走来,行礼禀告,道:“皇上,有人看见了董卓回到军营了!”

    刘辩眼睛猛睁,霍然站起,吼道:“什么!果然是这样!”

    吼完之后,却又无力地坐了下来。

    难道是天要亡我!天意要绝我,还何必让我穿越重生!刘辩心中哀叹连连。

    那位侍卫看见刘辩这个样子,却是不敢说话了。

    刘辩勉强地抬了抬眼皮,问道:“你还有事?”

    “呃…”侍卫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来了,道:“董卓军营在调整军械和兵马。卑职想他是不是…”

    “没错!董卓是想用兵宫了!”刘辩打断他的话,接下去道。

    侍卫愣了下,迟疑问道:“那皇上要不要严令全城戒备啊?”

    刘辩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有用么?董卓两万兵马,如果我用尽力量去抵抗,说不定引起他的愤怒,纵火或者屠杀全城百姓,那我不是害了洛阳百姓吗?”

    “那…”侍卫脑袋短路了,他只是本能地想起,挨打就反抗,没想到这一层。

    刘辩有气无力的摆摆手,道:“你下去吧!”

    没想到冒险一击,果然还是失败了。古往今来,很多帝王都用这种方法除掉权臣,包括刘志,除梁冀;还有康熙,除鳌拜。

    可是现在他刘辩想要除掉董卓却失败了。自己是殊死一搏,还是逃出宫外,逃到极北之地,抑或南荒之地?

    刘辩瘫坐在椅子上,脑中一片苍白。

    忽然,刘辩脑中一个灵光,想起了董卓放火烧洛阳,以避十八镇诸侯的事件。

    放火!?

    刘辩霍地坐直,心中的那团灵感,越来越清晰。

    刘辩又再详细地计划了一番,想来想去,确实觉得可行,然后他高兴得猛站了起来,准备小心谨慎地去布置这个行动。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