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吕布发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刘辩带着人刚刚赶到西南侧,就听到了几声大骂。他的耳朵不自觉地竖了起来。

    是吕布和董卓!在争吵?

    刘辩又匆匆地走近了些,听到了果然是董卓和吕布在阵前对骂,不好奇心大起,他再走快几步,好整以暇地去“偷听”一下昔父子的对骂。

    “吕布,你这个小兔崽子,背叛我的下场就是死!”董卓指着吕布来骂,嘴前泡沫翻飞。

    吕布有点不耐烦,歪着头,挠挠耳朵,心中愤愤骂道:儿子看上的女人你也抢?还把我关了进私牢,虐待不已。

    看着吕布那拽样子,紧紧闭着的唇,想是不屑说一句话。这下子搞得董卓更恼怒了。

    董卓正想再骂些什么的,忽然一道火苗蹿了出来,烧着了牛辅的衣服,吓得牛辅差点掉下马来。

    他脸色惨白,战兢兢地靠近董卓,苦苦劝说道:“父亲大人,先别骂了吧,我们快要成烧猪了啊!”

    “唔?嗯!”董卓反应过来,心中理所当然地以为吕布其实是在拖延他的时间,他砍刀一指,大喝一声:“上!杀出跳血路来!”

    他手下的人早就按耐不住了,心中骂道:怎么跟了这个糊涂老大啊!

    喊杀声一片,看似很有气势,但去浑然一盘散沙,甚至后面的几个兵不是跟着前面的人冲,而是找机会向侧面跑去的。

    吕布眼中精芒一闪,早就蓄势待发了,他喊道:“!”

    嗖嗖嗖!一阵箭雨钉过,扰得董卓的残兵阵型更是愈发混乱了。

    几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传到耳边,刘辩忍不住摇了摇头,这种杀伐场面,他还是经历的太少。

    不过既然处乱世,那么杀伐肯定是免不了的,不是你去打人,就是人家来打你。

    刘辩闭上眼,再睁开,眼中流出毅然的神色,他一挥手,大喊道:“你们快去帮忙,把这里围起来,把主要敌人交给骑兵,你们只需要不让他们逃跑就可以了。”

    杂牌军武器齐刷刷地一举,喊道:“是!”

    吕布是有仇必报的人,但他也不是什么伪君子,不搞什么暗中下绊子这种事。

    所以他很直接地冲着骑兵队喊了声:“上”,然后自己直接就冲着董卓去了,气势凛冽,视旁边的一切为无物。

    吕布双眼光芒骤缩,眼白上渐染暗红,刚才跑了一个从犯李儒,现在主犯董卓就在他面前,他怎么会再错过机会呢?

    董卓和他的亲兵们都被这气势震住了,待吕布离自己还有一箭之地时,他才反应过来,冲着旁边的亲兵喊道:“你们杀了吗?快去给我挡住这小杂种!”

    亲兵们嗤嗤地应了一下,马还没驱起来,吕布已经要杀到面前了!

    铖!吕布的戟横空划过,顿时打飞了两名亲兵的武器。

    还好后面又跟上了两人,伸出两支矛,才堪堪地挡住吕布的攻势。

    刘辩估摸了一下,吕布那边是完全不用担心,于是就架起连珠弩,瞄准着有稍近的将领。

    散掉的逃兵他没必要去狙杀,这些没士气的人已经不成气候了,他的目标是把马上的那几个将领都下来。

    擒贼先擒王,把他们的士气降到最低点,再一股做气的拿下!

    刘辩一箭出,那马上的人应声落地。刘辩暗暗得意,对着连珠弩的尖头吹了口气,还当自己是拿着把现代的枪呢。

    可是当他回过头时,却蓦然发现吕布的方天戟直指大地,戟锋上的鲜血沃然滴落,再抬头,吕布的前面只剩三匹无主之马。

    刘辩的嘴巴张得老大,再仔细看时,发现刚才和他交战的四个亲兵全灭,为啥只有三马?还有一个是连人带马的劈了。

    这也太猛了吧,刘辩嘟哝了下,刚才惊讶时憋住的气才长长吐出。

    现在吕布的对面只剩下董卓和一个亲兵,而董卓颇为信任的李郭二将都带着人,离得远远地,想突围就跑,他的女婿牛辅虽然没这个打算,但是也没胆子过来护卫了。

    吕布剑眉扬起,杀气外泄,强烈的连刘辩都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微微颤动!

    董卓害怕得手乱甩,哀求道:“我儿啊,你误会咱了,我不计前隙,还送比赤兔更俊的马给你…哦,对了,封你为我西凉军的大先锋,带兵十万,横扫天下…别,别过来,貂…貂蝉让给你…”

    董卓害怕得声音都颤了,他边说边后退,左右环视着想找个方向突围。

    但是吕布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英气的眉目出爆裂的光芒,他只吐了两个字,把这两字咬得很紧。

    “去,死!”

    一夹胯下赤兔,一道长虹贯

    董卓还没来得及做反应,项上的人头就飘飞在空中不断地旋转。

    他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小皇帝在叹气。他叹什么?

    思绪化为一道喷薄的鲜血,浇撒在尘土上。

    吕布也不回头看董卓,他能感觉到,只要是方天戟过处,人头定无保留。他仰天大笑,笑声冲彻云霄,视战场如无物。

    刘辩看着他的举动,不觉暗自好笑,真乃当时豪杰,如果能够好好管御他,尽他的才用,让他洗刷原本在历史上的污名,那就是自己的责任,也是福分呐。

    “?”一声尖长锐利的声音兀然响起,刘辩赶紧竖耳探听,但是一声过后,再也没什么可疑的事发生,琢磨着有点像是口哨声,刘辩想了想边放下了。

    过了不大一会,在决斗的兵力和心理优势下,董卓的突围军队,投降着四十多人,余者一个不剩,不是被杀光,就退回去被烧死。

    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刘辩看了直皱眉头,他对着杂牌军吩咐道:“你们快去清理一下战场。”然后又转过来,对吕布说:“还得麻烦吕将军率骑兵返回正南门,如有必要,也请去支援一下东南侧门。”

    吕布的眼白暗红已褪去,英气勃发的样子,他拱手道:“遵命!”

    看着吕布的背影,刘辩咀嚼着吕布简单话语里的态度,看来他是对自己稍稍服从了,但那也是帝位使然,得有一天让他信服了我的能力,才算是真正的降服了这批野马。

    ……

    战火之中的金銮,不复往的光辉,但在其顶上居然有个玄衣批发的男子傲然立。

    他喃喃自语道:董卓嘛…果然是个莽夫,不过如此;吕布…还不错,早晚要跟你会一会;至于小皇帝…看来不简单,蓝衣果然没有骗我,得报告老大,让他防着点。

    嗳,大火要烧到这里来了,没法再看好戏了,还是先撤了吧。

    玄衣男子把两根手指半含住,鼓起两腮子用力一吹气…

    “?”,声音响起,一直巨大的雄黑羽鹰就扑哧着翅膀,飞到了他旁边。

    他单手抓着坚硬的鹰爪,另一只手托着块比拳头大点的玉石。

    待他刚刚抓稳,黑鹰就扑腾着飞了起来,远离里火海。

    玄衣男子看着手中的玉石,哈哈大笑,心道:任务完成!

    ……

    此时东方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旺盛的火势也因为没有可燃物而渐渐趋弱了。

    听闻皇宫起了大火的卢植趁着晨曦,匆匆赶来,要弄个明白,更主要是看到吾皇平安。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