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纵火烧皇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有途 书名:三国汉少帝
    “报~吕布已经退去!”

    董卓抚着短须,高兴得哈哈大笑道:“好!想必也小兔崽子是怕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逃出来的,真是令人讨厌!”

    牛辅凑了过来,一脸谄媚地奉承道:“父亲大人威武啊!前面的两支队伍肯定也是被父亲的人打跑的。父亲大人真乃武神下凡!”

    糊涂账糊涂算,董卓完全把司空和李会两队人当成是宫城里的卫队,完全没看出任何端倪。

    牛辅拍的马,很是受用,董卓笑得更是猖狂地道:“好!说得好!今夜就把这皇宫给血洗了!”

    李儒听了这话,想出言劝谏,说什么会引来天下诸侯攻伐,但是他眼珠子一转,话到嘴边就打住了。

    李儒想了想,忽然地停住了马,不动声色地拉着马缰,渐渐地游移到队伍的后边沿处。

    今晚的事太多蹊跷处了,李儒整理了一下思路,多处伏兵,吕布突然杀出,要不是自己准备了一千人,董卓也就挂蛋了。

    李儒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所以他越发地鄙视董卓这种单细胞生物,干脆自己躲在部队后面,发现有什么不妙就马上逃走。

    ……

    “吁!”吕布扯着马缰,在刘辩前,扬起一阵风沙,弄得刘辩一阵猛咳。

    吕布纵从马上跃了下来,双拳一抱,问道:“皇上急召末将回来是为何事?”

    傻子也知道宫内有机关只是个借口,吕布虽然是鲁莽,但并不蠢。

    刘辩看着他的神态,知道这匹野马现在还很不服气,不过来方长,慢慢收服吕布也不急在一时,所以刘辩一脸悠然,微笑道:“吕将军莫急,现在你只要守住大门,等下看见董卓军队狼狈逃出时,你就可以像杀泥狗瓦鸡那样轻松地斩杀他们了。”

    吕布狐疑地看着刘辩的脸,但是他研究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也只好打个马虎眼,布置军队守住大门了。

    搞定好吕布之后,刘辩有安排了司空朗去守东南的侧门,李会去守西南的侧门。因为董卓的人离西南门更近一些,所以让兵力较多的李会去守。

    布置好了之后,刘辩带着他的那队杂牌军,再退开了一段距离。

    有几个人看见他们没被分到任务,很不满地嚷嚷起来,喊道:“皇上皇上,怎么没我们的份!我们也要诛杀董贼啊!”

    这些人当是保住皇帝这个大腿了,不想再去过耕田的苦子,也想着立份功劳。

    刘辩撇撇嘴,没回到,心中却想:你当董卓这么容易杀掉,你们这群家伙是真没打过仗,不怕死!

    想归想,可不能说出来,不然就散了士气,刘辩举起手,让他们静下来,继续忽悠道:“兄弟们,别吵了,朕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交代你们去做呢!完成了这件大事,董卓老贼就不在话下了。”

    下面的人有几个子急的,乱七八糟地问道“真的吗”;有的则是乱起哄,瞎喊好。

    刘辩又拍了拍手,等人静下来,不聒噪了,才道:“当然是真的,君无戏言,兄弟们,走!开拨了!”

    带着这群乱哄哄的家伙,真让刘辩的神经一刻不得安宁。

    ……

    洛阳,宫城西南外围,

    刘辩带着这群杂牌来到了这里,他心里多少也有些不安,就算是周幽王也只是感烽火戏诸侯啊,但是现在他完全是要纵火烧皇城啊!

    经过一番观察,刘辩确定了今晚吹的是东北风,他带着人马来到下风向,是为了弄条防火带出来,免得到时火势太大了,难以控制,把整个洛阳都烧了。

    历史上洛阳还真是被整个烧了,不过那时董卓为了避开十八镇诸侯,烧洛阳奔长安。现在确实刘辩为了消灭董卓要烧掉宫城。

    还好宫城里边是不住百姓的,不然他还真下不了这个手。至于何太后一伙,还有宫中无辜的小太监,宫女…

    那只能说一声对不起,然后就尘归尘,土归土吧!

    “你去给我紧紧地盯住董卓,如果他有什么异动,赶紧来汇报!”刘辩向一个哨兵吩咐道。

    “是!”那哨兵也知道事紧急,也不?嗦就出发了。

    杂牌军都被安排去砍树,倒房,务必要在宫城的西南角附近的木屋和树木都清理干净。

    这些佃户出的杂牌军不知道砍个树跟杀董卓有什么关系,不过这活计是他们平时干开的,所以倒是很熟手。

    刘辩在这里算计着,估摸着这风向和风势,而且又是这么干燥的月份,自己只要在宫城的东北角堆柴纵火,那么整个宫城肯定就可以烧没了。

    他看着这群人在忙活,只要清出了一条防火带,那么就马上放出信号,通知候着防火的人。这是刘辩在正门前布阵就已经准备好了的。

    这时候的人还不知道防火带的作用,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想到刘辩居然敢在洛阳城内玩火计,开玩笑,这可是他家啊!

    所以这群佃户边骂骂咧咧,边干活;不过他们之间也有些比较有头脑的人知道战争的残酷,很庆幸不用直接打仗,砍砍树嘛,平时也是干这个,现在是皇帝让干这个,倍儿有面子!

    轰…

    一颗百年级的大树倒下,扬起了层层灰尘,刘辩心中一紧,百年大树啊,放现代这么砍了,还不被环保的追着几条街啊。

    刘辩拂了拂手,扫开脸前的灰尘,他嘴角翘起,对杂牌军大喊道:“做的好!快把那棵树给我搬远点了。”

    接着又指了指随军的运输物,喊道:“去把那边的那包信号弹拿过来!”

    信号弹其实也就是劣质烟花嘛,但并不是用火药做的,汉代时还没有火药,用的是能产生烟幕的硝石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制作麻烦,也只是王室才有得用,但是随着汉王朝的衰落,信号弹的生产就渐趋渐少了。

    刘辩手头虽然没多少了,但是现在也是很舍得,不过是两个烟花嘛,做掉了董卓,想做多少都行!

    想罢,毫不犹疑地点掉了两个信号弹。

    噗噗~

    随着两道响声,两个寸多长的圆筒直冲上天,随即一层层烟幕渐渐闪开,不过半空的风势大,烟幕没有维持过半刻钟就渐渐隐散了。

    唉,刘辩长长的叹了一声,这东西的效果不好使啊,还是得派着个人去,免得那边的人没看见这信号。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汉少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