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节威震群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且不说书房内那一群大臣面面相觑,摸不透瑞王到底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是卿卿也有些看不懂瑞王了,他明明对自己就是十分的冷淡,那次交谈不欢而散后,她也就鲜少见到他的(身shēn)影了,

    只是不知为何那次自己擅自做主将世家的夫人们留在府内后,他不但没有来找自己质问,还派了管家前来听候自己的吩咐。

    看来瑞王也非有勇无谋,只顶着个王爷的虚名偶而会耍耍皇子的架子而已,只是不知她这貌似伤人的夸赞若是被瑞王知道了,他会不会气得吐血了。

    看来他想必已经知道了那群女人公然到府门外闹事,背后定然是有朝中的人在推波助澜了,要不然古往今来民不与官斗,精明之人又怎么会做糊涂事,

    若非她想到那些人若是闹开了,后果可能会十分严重,还有一点儿就是如再不压制一下那些商贾的气焰,怕是他们会更加的不知收敛,

    如今丰城百分之九十的铺子可都是掌握在了他们这些人的手中,而那些一般的商户很难在丰城立足,就算是勉强立足,也是收益颇微,比方说她的几处产业就处处受到了这四大世家的排挤,

    经济出现垄断,于国与私都不是一个好现象,否则她也不会贸然出手,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上了。

    王府内的花圃中,花香四溢,轻风吹来,一阵清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浑(身shēn)说不出的舒爽,远处假山林立,池水倒影,碧波桥上,两人缓缓行来,

    一(身shēn)烟青色的拽地水裙,端庄而淡雅,云髻高挽,斜插着一只碧玉簪,面罩轻纱,清澈似水的眸光静静流转间,灵动而狡黠,神(情qíng)间透着一丝惺忪的慵懒。

    一名十五六岁的小丫鬟紧随在她(身shēn)侧,撑着一把江南潇湘紫竹伞,遮住了炎炎的(日rì)光。

    “咦,那不是君侧妃吗,怎么也有闲(情qíng)逸致来赏花了?”

    女子低柔的(娇jiāo)笑声带着浓浓的讥诮,随风传来,卿卿只是淡淡一瞥,便恍若未曾听闻般继续前行,丝毫不去理会那群无聊的女人们。

    “三夫人,君侧妃似乎是没有看到我们哪?”

    低低的调笑声令那先前说话的女子白皙的脸面涨红,眸光恼羞成怒地瞪着远处那一抹渐行渐远的(身shēn)影,尖尖的十指紧扣在手心,深吸了一口气,媚眼转向(身shēn)侧的那位面色有些憔悴的女人看去,反唇冷笑道,

    “钱夫人见笑了,不知这几(日rì)在王府住的可还习惯?只是这肤色看上去怎么不太好啊,莫不是生病了不成?”

    话落,不但是那位被讥嘲的夫人脸色变了几变,就是旁侧的那几个也是脸色难看的要命,整(日rì)青菜萝卜吃下来,谁的脸色能好看了,她们早就对君卿卿是恨得咬牙切齿了,可是碍于这是瑞王府,君卿卿又给她们上演了那一出戏,就算是她们不相信那个女人真敢像对待一个丫头一般的对待她们,可是她们也没有那个胆量去招惹那个煞星。

    ………………………………………………………………………………..

    正厅内,气氛有些压抑,张管家小心翼翼地在张罗着,这几位可算得上是皇商了,每年皇家国库的充给,各地的旱涝灾(情qíng),边疆的战乱可是都仰仗着这些商贾的赋税,若是没有这些商贾,那皇上可是要头疼的狠了。

    卿卿轻咳一声,抬步入内,众人都是不觉得一怔,女子清冷无波的凤眸坦然地迎上众人诧异探究的眸光,面纱轻摇,微微点头致意后,便径自向着主位一侧的位子走去。

    所过之处,一股淡淡的清新的栀子花香气令人心旷神怡,四大世家之首的赵老爷子精明深沉的眸子不由眯了眯,而在他下首屈居第二的江家新起之秀二公子江一飞年轻俊美的脸上则是云淡风轻地笑了笑,眸光一贯的温润如水,无法看出他此时的心思,其次是排名其后的两大世家的家主和那些算得上的富户,也都是神色各异,倒是也没有不屑与对女子的轻蔑,毕竟在商贾之家女子独当一面也是有的。

    “老奴见过侧妃。”

    张管家待卿卿坐定,恭敬地行礼,却是有意地将那个君字省略了,卿卿勾了勾唇,凤眸淡淡地扫视了一眼正厅内的人,淡漠地道,

    “管家,这几位是……………..”

    虽是淡淡的一瞥而过,却是犀利地令他们眼皮一跳,心内有一种强烈的无所遁形,一切隐晦的都曝晒在了阳光之下,所有心思被人看穿了的不舒服的感觉。

    “草民赵之信,江一飞,沈万年,钱思宇等见过侧妃。”

    几人都是精于世故,尤其是那四大世家之首的赵之信更是沉稳内敛,滴水不漏。

    “各位不必多礼,请坐。”

    难道是传言有误?还是眼下坐在这里不是那位君侧妃,而是瑞王爷的另一位侧妃?

    “侧妃,不知王爷可在府上?”

    卿卿暗中冷嗤一声,王爷在不在府上,你们会不知道吗?面上却是云淡风轻地道,

    “王爷正在忙于正事,无暇分(身shēn)。”

    “哦。”

    赵之信点了点头,收回精光闪烁的眸光,端起桌前的香茗浅尝辄止,对于自行的目的却是绝口不提,不显山不露水,让人无从揣摩,一眼他便看出这女人的不简单。

    如此默坐了半晌,其间也是有一句无一句的随意说了些场面上的话,甚是无聊,瑞王爷还没有来,卿卿倒是也不急,自始至终唇角都是盈盈浅笑着,可是下首的那些人便有人开始沉不住气了,他们此来可不是陪一个女人喝水聊天的,

    “侧妃,天色不早了,不知王爷要忙到何时?”

    一名中年男子,(身shēn)子微微有些发福,(身shēn)上是上好的绫罗绸缎,语气中颇有几分微词。

    卿卿清冷的眸子瞥了那人一眼,却是并不动怒,浅笑道,

    “王爷忙于正事常常废寝忘食,就是妾(身shēn)几(日rì)见不到也算不得异事。”

    她可是确实有些(日rì)子没有见到他了,至于他到底是在做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自然也没有兴趣知道。

    那说话之人闻言脸色变了变,依这女人的意思就是说他们要想见到瑞王爷就比登天还难了,可是他们的夫人可是都扣在王府内,这总不能也遥遥无期了吧…………..

    “既然王爷无暇,草民等也不便打扰,只是夫人们在府上也是叨扰了许久了,草民等甚觉不安,略备了一些薄礼,还请王爷笑纳,今(日rì)草民等便接她们回去吧。”

    卿卿美眸横扫,唇角噙着一抹冷笑,你们也是无往不利的精明商人,岂不知这其中的深意,几分薄利就想要息事宁人,当瑞王府是这般就好打发的吗。

    啪

    吓了众人一跳,茶杯被重重地放在桌上,卿卿清冷地声音带着丝丝的寒意道,

    “怎么,诸位是看不起瑞王府吗?”

    众人简直是哭笑不得,他们什么时候说过,或是表现出看不起瑞王府的意思了,这女人还真是……….胡搅蛮缠,莫不是她嫌他们准备的薄礼没有提及她,所以才…………..

    “侧妃息怒,草民岂敢,薄礼中有几匹上好的雪锻,乃是在下从外邦买进的,城内也不过十匹,是送与王妃和两位侧妃裁衣的。”

    盯着某人讨好的嘴脸,卿卿展颜一笑,

    “张管家,将礼单拿上来。”

    话落,引来下首几人微不可察的鄙夷的目光,女人吗,只要晓以小利哪有收服不了的,只是可惜了那几匹上好的雪锻,穿在这如同水桶的女人(身shēn)上,还真是有些浪费了。

    卿卿不动声色,将底下几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取过礼单,一目十行的浏览了一遍,心内冷哼,珍珠玛瑙,金银首饰,绫罗绸缎………………如此大手笔的送礼却是拿不出多少的银两捐出来赈灾,无(奸jiān)不商还真是有些道理的。

    “珍珠玛瑙一百箱,金银首饰一百箱……………………”

    女子滔滔不绝的低声念着,低下众人一阵怔愣,均是面面相觑,脸色不知是哭是笑,这女人不识字吗,那上面明明写得是一盒的,怎么到了她口中就成了一百箱了?

    “张管家,取笔墨纸砚来,妾(身shēn)还没有提,想不到各位已是慷慨解囊,如此有诚意,倒是着实令妾(身shēn)敬佩不已,对于各位如此的馈赠,相信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也定然是感恩戴德,铭感五内的,妾(身shēn)便在此待瑞王府与百姓谢过各位高义了。”

    稍一停顿,卿卿起(身shēn)福了一礼,继续道,

    “但是,朝廷自也不能亏待了各位才是,王爷已有交待,各位捐助纯出自愿,断不得强((逼bī)bī),各位在各地又都新开展了一些产业,这银两周转也…….我看就不必如此大手笔了,每人捐助个一万两也就是了,其中五千两算是朝廷向各位暂借的,利息吗依照市面利息照算,立下字句,同时,此类造福于民的好事,自然是要流芳百世的,就在东城的那座庙里为各位刻石立碑,诸位觉得如何?”

    还问他们如何?

    一万两,也亏这个女人能说的脸不红心不跳,还把那不得强((逼bī)bī)说得煞有其事的,她这不是土匪行径吗,要他们捐那么些银两,还不如明抢好了。

    赵一信轻咳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都有些嘶哑了,还不是被这个女人给气得,若非他涵养极好,怕是早就被这个女人气晕过去了。

    “侧妃此说,草民不懂……………..”

    卿卿冷眸斜睨过去,不怒自威,那赵一信不觉得后背一冷,自然地止住了声音,这个女人的眼神好凌厉,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尔虞我诈,但是她那种萧杀的眼神还是令他的后背冷飕飕的,不自觉地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可是此事确实断然不能就因为女子的一个眼神就栽了进去的,整理了一下扰乱的(情qíng)绪,刚要开口再说,只见门外走进一个面无表(情qíng)的丫鬟,手中拿着一叠厚厚的纸张,只得拧眉静观其变,

    “第一世家赵家与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rì)在盐城开了一家青楼,一家茶馆,月入账五千两,第二世家江家在新城开了一家绸缎庄,一家赌馆,月入账六千两………….”

    那清脆的声音入耳本是一种享受,可是底下的几人却是脸色越来越黑,脸部的青筋跳跃着都快要迸出了,他们在各地新开分店的事也算不得什么隐秘之事,可是连他们开了几家,盈利多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就不可小觑了。

    卿卿脸色越来越冷,这些资料自然是她暗中派人去调查的,这群老狐狸,若不是捉住了他们的尾巴,怎么能要他们心甘(情qíng)愿的捐出那么些的银两,怕是他们就算是家财万贯,富可敌国,也不会多拿出一份的银两来吧,商人图的是利无可厚非,可是若是在国难时一毛不拔,那就是可恨了。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