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清风习习,阳光普照,透过大树繁茂的枝叶,洒下一片清凉,树下,放置了一张舒适的躺椅,边上一个小桌,上面摆放着时下最新鲜的水果。

    一张洁白的丝帕罩在脸上,只露出那张红润人的小嘴,粗壮的手指随意地夹起一颗葡萄粒准确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丢进了嘴中,却是连皮带核一起吞了下去。

    “小姐,您交代的事都办妥了。”

    紫黛面无表地将手中提着的袋子向着地面一丢,对着躺椅上的人恭敬地垂首道道。

    随着袋子的落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哼声,便也没有了动静,两人却是都如同没有听到一般。

    干净而朴素的一王府丫鬟的特有服侍,普普通通的容貌,就算是放在人群中也不会被轻易的发现,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些功夫在,这紫黛显然是比巧儿留在她边合适了许多,只是少了巧儿时不时的在耳边聒噪上一阵,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君卿卿优雅地取下帕子,顺手接过紫黛手中端着的茶水,轻抿了一口,犀利的眸光冷冷地扫过地下那个一动不动的袋子,挥了挥手。

    紫黛意会,动作麻利地将袋子口解开,半褪下来,里面竟然是一个大活人,而且还是一个半老徐娘的女人。

    圆润光滑的脸皮,红光满面,可见平时保养的很好,若非眼角下的那几丝细纹,还以为她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哪。

    上的衣衫虽然凌乱不堪,染上了脏污,却也可以看出料子不错,是上等的雪锻,这种料子就是府内的小妾也未必能够穿得起,

    就是这样的一匹布料的价值都可以抵得上普通农户十几年的用度了,君卿卿冷冷地盯着她,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府内的一个下人,如此张扬,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太妃了不成。

    地上的女人也丝毫不示弱,两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尤其是在看清悠闲地躺在那里的君卿卿时,眸光狠几乎是要将她撕碎,只是不能动,口不能言,也只能用眸光凌迟着君卿卿。

    “紫黛,解开她的哑。”

    这个老奴真得以为自己就怕了她吗?不知道她这些子以来在背后干了些什么吗?私自克扣她的月钱,暗下搬弄事非,挑弄她人向她示威,撺掇后院的女人挤兑与她,更是不顾王府声誉乱嚼舌根,什么背夫私奔,什么水杨花,耐不住寂寞。

    她君卿卿向来不把世俗放在眼里,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更是不会在乎,可是她不该一再地倚老卖老,仗着自己是王爷娘的份,一再地挑战她的耐,泥菩萨尚有三分土气,上次的事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跟她算,她倒是又撞了上来。

    如今瑞王将王府交到了她的手里,而不是他最宠的王妃打理,其里面透着的玄机就不容她小觑,而那些后院的女人更是不能轻忽,只源于前些子发生的一件事。

    一名小妾的宠物被毒死了,那小妾哭哭啼啼地闹到了王爷那里,说是有人想要谋害她,而她的那只狗恰巧误食了她的饭菜而已,只是那毒药又好巧不巧地藏在了她的铺下,若非她机警,及时发现了并处理了,现在怕是早就成了待罪羔羊,被关起来了。

    既然有人耐不住先一步出手了,她君卿卿又岂能不给面子,所以才有了这每的一训,她倒是要好好地利用这次机会了解一番那后院的女人们,看看是那个不安分,也好为瑞王铲除后患,她是绝不会放任这般危险的人物环视在侧的。

    “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人,水杨花的妇,在外边勾搭男人,给王爷戴了一顶绿帽子不说,还敢在王府内这般的嚣张放肆,欺压各房的夫人,羞辱老,老一定要……………”

    “紫黛,好吵。”

    一颗葡萄丢到嘴中,君卿卿理也不理那骂的口沫横飞,正在劲头上的女人,只是嫌恶地摆了摆手,如同赶苍蝇般。

    “是。”

    话落,一块东西飞快地塞住了女人的嘴。

    “唔…………..唔…………呀呀………..”

    无法骂人,那苏嬷嬷只拿一双冷眸狠狠地瞪着君卿卿,那眸光恨不得将她抽筋扒皮。

    君卿卿凤眸流转间,别有趣味地盯着堵住苏嬷嬷嘴巴的东西,唇角似有若无地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是奴婢顺手取来的。”

    紫黛也留意到了君卿卿的眸光,顺着望过去,耳根不觉得一红,她素来少言寡语,不善于言辞,这一句话也算是解释了。

    男子的丝绸罗袜,能穿得起这种袜子的自然只有瑞王了,瑞王的袜子塞在那个女人的嘴中,不错。

    这丫头别看年龄不大,倒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而且心细如发,办事沉稳又干净利落,应对上也是含蓄内敛,滴水不漏。碧荷培育出来的人果然是不同凡响。

    “苏嬷嬷,本侧妃看在你是王爷娘的份上,对你已是多所容让,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不过你确是不知惜福,一再的污蔑本侧妃也就罢了,还敢到外边去恶意诋毁瑞王府的名声,若今绕过了你,本侧妃上对不起王爷的信任,下又如何令他人信服,紫黛,请王府的家法。”

    苏嬷嬷一听家法,大脑嗡嗡,头顶一群乌鸦飞过,几乎要晕过去,也幸好被点了,只是眸子瞪得大大的,有不敢置信,有惊恐,那个女人竟敢趁着王爷不在府上对她用私刑,心中暗暗恼恨,却也是无济于事。

    二十藤条,比起当初君卿卿受的五十大板,已算是她手下留了,若非看在她年纪已长,又曾尽心抚育瑞王成长。

    不过尽管如此,那苏嬷嬷还是被抽得面无血色地昏了过去,背脊上道道血痕,那件价值不菲的雪锻也算是报废了。

    希望这次,她可以好好地吸取教训,不要在做出什么有头无脑的蠢事来,眸中的厉光一闪而过,躺会椅中,

    “紫黛,将她丢回去吧,不要脏了这里的土地。”

    “是。”

    ……………………………………………………………………………….

    小妾守则其一,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其二,受得住欺压,扛得住打压;其三,夫君上要火辣撩人,下要端庄贤淑;其四,爬的上王爷的,喝得下王妃的洗脚水……………………….

    众女围着那两张写得密密麻麻,扭扭曲曲的跟蚯蚓一般的蝇头小字越看脸色越是难看,如此丑陋的字,如此低俗的语言,竟是出自相府小姐之手,这……………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吗,也太难听了,她们怎么说也是皇上赐给王爷的姬妾,又不是低三下四的下人。

    再说那下得了厨房,她们就算不是大家闺秀,也算是小家碧玉,厨房那是下人们进出的地方,她们怎么说也算是个夫人,怎么能出入那种地方?况且她们平可都是双手不沾阳水的,什么事也都是丫鬟去做。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