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节君相遇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寝室内一片静谧,青烟渺渺,淡淡的檀香味缭绕其中,墙一侧悬挂着一把古剑,窗台上一盆盛开的白牡丹,布置的简单而幽雅,却又不失男子的阳刚之气,内间,青色的纱帐半垂,紫檀木雕榻上,男子侧而卧,狭长的凤眸紧闭,长长的睫毛撒下一片影,掩去白的冷漠与伤痛。

    俊逸的容颜上有些苍白,眉头轻蹙,似有化不开的愁绪,刚毅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墨发凌乱地散落在枕间,冷傲中多了一丝狂肆,被褥外膛半露,古铜色的肌肤在昏暗的烛光下散发着迷离的光彩。

    锦被之外,一只健壮的手臂半垂在纱帐之外,隐约可见内侧一条黑线蔓延到了肩胛处。

    半个时辰前,无名对他的体又做过一番细致的检查。

    尤是他医学渊博,见多识广,在江湖上素有邪医之名,也着实震撼住了。

    瑞王所中之毒不但诡异异常,而且中毒之人内力越强毒蔓延的越快,能撑到此刻而不死,瑞王怕是第一人了,自然也多亏有人用极为高明的点手法封住了道,且将毒素到手臂上。

    若是他所料不错,此毒应是某些失传与江湖几百年的特殊门派的不传独门秘方,要解此毒若没有解药十分辣手,而且很有可能解药还没有配出来的时候,毒素已经侵蚀到心脏,中毒者便一命呜呼了。

    无名取了血样便匆匆而去,且交待了瑞王的贴侍卫严密防护,府内除了管家与几名侍卫之外,不准任何人接近

    “见过齐王下。”

    待看清后之人,门外侍卫一怔,均俯行礼,齐王来过王府多次,他们倒是并不陌生,只是奇怪齐王怎么会成了君侧妃口中小毛贼,且还一狼狈。

    叽叽喳喳纷纷猜测的那几名小妾一听这般丰神俊朗的男子竟然就是当朝最为受宠的俊美如仙的齐王,也是她们无缘得以一见那位最富盛名的王爷,不由都是粉面晕红,如饮醇酒,对上男子的眸光时更是羞无限,风万种,滴滴的声音几乎要腻死人,

    “妾见过齐王下。”

    慕容拓得意而张扬地扬了扬唇角,狭长的丹凤目眼角斜飞,勾出一抹邪肆而魅惑的笑意,更是看得一众女子如痴如醉,不过一个人除外。

    君卿卿非但没有知道真相后的惧怕,亦没有要行礼的自觉,而是仿若没事人般的悠闲地站在原地,嘴角似笑非笑。

    齐王的眸光触及到君卿卿噙着一抹笑意的眸光时,脸色一沉,撩了撩的衣袍,冷声道,

    “疯女人,你可知罪?”

    那副不怒而威的气势还真不愧是皇帝老子的儿子,君卿卿淡然无波地瞥了一眼齐王,默不作声。

    这下可是惹恼了齐王,而众女子或是有幸灾乐祸的,或是有窃窃私语的,看好戏的。

    “大胆侧妃,你是耳朵聋了,还是嘴巴突然哑了,听不到本王问你话吗?”

    齐王一声怒吼,他感觉自己的所有耐,优雅今夜是彻底毁在这个疯女人手里了。

    君卿卿却是一副如梦初醒,恍然大悟的样子,裙袖轻扬,双手交错,屈膝福了福子,粗着嗓门道,

    “原来是齐王大驾光临,妾惶恐,得罪了。”

    说是惶恐,看女子眼波流转,黑面巧笑倩兮,分明就是有恃无恐,哪里有半点儿诚心道歉之意。

    哼。

    齐王冷哼一声,凤眸邪魅一挑,薄唇轻启,声音磁而魅沉,只是说的话却是令人心惊胆颤,

    “推皇子落水,意图谋害,诋毁皇子为毛贼,有损皇家颜面,侧妃可要本王告诉你是犯了什么罪吗?”

    “哦。”

    君卿卿淡扫了一眼旁紧张地抓紧她衣袖的巧儿,安抚地一笑,转向男子,凤眼翻了翻,状似随意地道,

    “那齐王爷准备如何惩罚妾?又不知妾犯何罪?”

    “你……………….”

    齐王倒是不由一愣,就算再愚昧之人,也知道刚才他列举的罪状随便一条就足以将她投入大牢,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沉稳地问他自己犯了什么罪,他倒是也看看她面如死灰是什么样的,

    “谋害皇子依我朝刑法乃是死罪,且满族同罪,污损皇家颜面等同。”

    君卿卿点了点头,却是没有预料当中的六神无主,面如死灰,也或许是她脸色太黑,无法看出她的真实绪。

    “原来是这样啊,但不知我朝刑法可有私闯女子闺房,意图调戏兄嫂而无罪之说,自然齐王谦谦君子,丰神俊朗,又是众多名门闺秀向往之佳婿,自是不会行那宵小之事了,今夜误会一场,齐王怀宽大,气度不凡,是不会与妾计较些微小事的,是不是?”

    女子厚唇大张,一番话说的松弛有度,分寸拿捏的更是恰如其分,令人既无法反驳,又觉得有些小小的受用。

    齐王又岂是这般好糊弄过去的,目光如炬般盯着女子,里面跳跃着丝丝怒意,紧绷着脸,低沉的声音里寒意弥漫,

    “若是本王一定要追究哪?”

    女子耸了耸肩,有些无可奈何地低眉敛眸,一副楚楚可怜的地道,

    “那就是齐王的事了,只是不知王爷要用如何手段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闻言,本是看好戏的一众人都是脸色一白,这时她们才意识到自所处的险境,怎么说,不管齐王调戏瑞王侧妃,是真是假,而瑞王侧妃足不出户,齐王若是不踏入北苑,又怎么会被推入水池中,皇家丑闻,知道了不是找死是什么?

    君卿卿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那群好容失色的女子,厚唇一裂,笑得更加的诡异刺目了,

    “既然误会解开,王爷又子不适,妾就不多做打搅了,告退。”

    挥了挥衣袖,君卿卿又大摇大摆地旁若无人地扭着水桶腰,腆着肚子走了。

    众人反应过来,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反观齐王,一张精雕细琢的脸早就是乌云密布,仿佛下一刻就要雷霆万钧了,众人识相地速速离去,至于探视瑞王,有的是机会,保住小命要紧。

    这下倒是苦了门外的几名侍卫,想走也不是,只得面无表地如柱子般站在那里,好像门外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见好就收才是聪明人的决策,虽然齐王现下被她的话堵住了,谁知道他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来,教训也教训了,又让他在众人面前吃了瘪,颜面扫地,那两巴掌之仇,连本带息她是都讨了回来。

    “小姐,你刚才吓死巧儿了,那人可是齐王爷呀,他会不会…………”

    巧儿哭丧着一张脸,小手轻抚着口,脸色煞青,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瞬息万变的震惊中转过神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齐王爷也不能只手遮天,颠倒是非黑白,你家小姐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放心吧,齐王他是不会怎么样的?”

    就算他想要怎么样,皇宫中的那个人也不会任其为之的,君卿卿凤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闲适地坐在躺椅中,心内微微有些失望。

    那夜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黄粱一梦,桃树林中那道清雅脱俗的白衣影,那隐含着霸道的邀请,那琴箫和谐的默契,那瞬间的温柔,又怎能是幻影,可是当她再次夜探时,却是再也没能见到那道进驻到她心里去的白衣影。

    今夜她感慨良多,竟迫切的想要见到那个飘逸出尘的他,可是却不想反而招来了那个煞星。

    翌

    张管家进过一夜细密而紧张的暗中排查,总算是有了些结果,而名单之中赫然有君卿卿之名,本来张管家也是犹豫再三,据府内的暗卫与门外的守卫讲,并不曾见过君侧妃出府,可是那个女人怪异的行为还是令他有些不安。

    瑞王听着张管家的细致回报,蹙眉不语,黑眸中闪耀着冰寒刺骨的眸光,那个女人是深藏不露,故意隐藏了武功,还是……………

    “张管家。”

    “老奴在。”

    张管家抹了把冷汗,毕恭毕敬地躬等候王爷发话,

    “名单上的这几个人你安排人手严密监视,一旦发现异状,立马秘密抓起来关进暗室,本王亲自审讯,至于那个女人,你不必管,本王自有安排。”

    敢在瑞王府内掀风鼓浪,那倒要看看你有多深的道行,后之人又有多大的权势。

    邪肆的男子墨发张扬,嗜杀的黑眸中散发着幽深而狠戾的光芒。

    …………………………………………………………………………………

    街头巷尾,酒馆茶肆,此时人们口中最大的谈资莫过于君相今上早朝时遇刺一事,其声势甚至盖过了名噪一时的瑞王侧妃。

    “喂,你听说了,听说君相爷被人刺伤了?”某甲一脸神秘的左右张望一番,这次压低声音道。

    某乙却是一脸不屑地道,

    “包打听,你这名号看来是该改改了,这算的什么秘闻,早就人尽皆知了,不但如此,听说君相还伤的不轻,怕是短内是无法上朝了。”

    瘦小而干瘪的男子有些吃窘,脸色一红,却是硬充好汉梗着脖子道,

    “你又知道了,莫不是你和那刺客是一伙的不成?”

    对面的汉子听了脸色顿恼,此刻可是满城都在捉拿刺客,风声鹤唳,这丫的小子没有口德胡乱说话,万一被人当了真,不是要连累他丢了命,顿时掳起衣袖,挥拳便打了过去。

    一时桌上的茶盏,酒菜劈里啪啦,桌上,地上一片狼藉……………………

    “小姐,小姐,不好了,相爷被刺客刺伤了。”

    巧儿从前院经过,听到有丫鬟在窃窃私语,便好奇地凑上去,一听,顿时魂飞天外,一路飞跑着前来报信。

    君卿卿正懒散地躺在摇椅中,在院子里晒太阳,听巧儿气喘吁吁地断断续续将听闻述说了一遍,黛眉轻挑,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君相遇刺?是谁人做的,不过倒是为她找了一个好借口,衣衫一挥,兴致颇好地道,

    “巧儿,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会相府。”

    这次她倒是要看看瑞王如何不准,而某个人又是在筹谋着什么谋诡计,玩什么花样,说到底,她就是不相信素来谨慎,诈狡猾如狐狸的君相会遇刺。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