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节死亡之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为感谢亲们的厚,梦此章加长,并且梦承诺,’悍妃本色‘也将再有一两章便会重现,亲们倒是可以一饱眼福,大呼过瘾。

    ...............................................................................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难为管家了,只是不知张管家可否行个方便?”

    君卿卿低垂粉黛,只露出一截细长的脖颈,肩头微微耸动,似有无限凄楚,满怀的心酸。

    张管家精明老练的眸光闪了闪,踟蹰道,

    “君侧妃请说。”

    只要这个女人不找他去做那些触怒王爷的事,他倒是可以考虑,毕竟抛去了瑞王侧妃的份,这个女人还是君府的小姐,若是被君相抓住了什么莫须有的把柄,说王府内仆大欺主,那王爷也不好说话。

    君卿卿凤眸雾气氤氲,两滴清泪未干,若非容貌无盐,倒还真够得上我见犹怜,

    旁的巧儿见状不由一呆,小姐还真得哭了?

    可是在她看来,小姐可不是那种感用事的人,再说相府里更是没有一个值得小姐挂念的人,她干嘛要委曲求全,低声下气地求这个管家帮忙。

    巧儿的眸子在小姐与管家之间流转,却是怎么也想不通。

    “妾听闻王爷刚才似乎是出了府,管家可否视作不见,放我偷偷地出府,半个时辰,我自当返回,绝不连累管家,可好?”

    张管家果然神色一震,眸中犀利之色一闪而过,对上君卿卿的眸光中有了一丝戒备。

    君卿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心中已是有数,看来王爷出府是确有其事了,而且还应是秘密出府的。

    “君侧妃是听何人说王爷出府的?”

    张管家一扫刚才的严肃,眸中深处带着一丝试探,语气却是无比温和地道。

    “难道不是吗?我也是偶然经过假山时,听两名下人无意中说起的,似乎王爷是匆忙之间出去的,好像是有什么急事,我当时也不曾听得清楚。”

    君卿卿掩饰颇好地轻抚额头,黛眉紧皱,似乎是在用力地回忆,眼角余光却是透过指缝紧紧地盯在管家脸上,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张管家眸中的神色逐渐加深,一股杀意似隐似现,可见他对她的话是当了真的。

    君卿卿心中冷笑一声,不动声色地端起桌上的香茗轻抿了一口,眼波微转,那纸条的上的话看来是毋庸置疑的了。

    传话之人是敌?是友?她无暇分辨,当今之计,只有赶紧召集人手赶去,希望能来得及,且……………..瞥了一眼脸色沉稳的张管家,自己既然向他透露的如此关键的一点儿,怕是他也不会任由瑞王置险境的。

    张管家无意再坐下去,敷衍了几句便告退而去,只是加快的步伐泄露了他心中的急切。

    “巧儿,我子有些不适,你守住房门外,不得任何人打扰。”

    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巧儿心思单纯,她不想把她牵连进这些暗的事件中来。

    服下解易容丹的解药,片刻便恢复了本来的容貌,无心梳妆,随意地将秀发拢与脑后,用一根丝带束住,换了一白色素淡的衣衫,轻纱拂面。

    脚不点地,子轻轻一跃,已是如灵兔般敏捷地穿梭在屋檐棱角之上,在他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时,已是如一阵风般的索然无踪,府内之人看到的也只道是错觉。

    为了怕瑞王有危险,君卿卿不惜用上了绝顶轻功,一路飞驰,终是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到了荒郊野外,那座堪称死亡之林--------黑雾林的外缘。

    ……………………………………………………………………………….

    茂密的树林中,枝杈盘根错节,遮住一片的光影。

    林中常年浓雾缭绕,即便是阳光普照的晴天也不散去,奇形怪状的树木不高,错乱的枝杈肆意地伸展,交织,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置其中,耳边便回听到呜呜咽咽的声响,如同人的哭泣,森森的感觉,诡异地令人心底发寒,如踏入的是人间炼狱。

    更甚者,当地的百姓传言,这里面有嗜血的魔鬼,神出鬼没的野兽,遍地的沼泽,凡是进得去的人,几乎都是尸骨无存,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来。

    “主子”

    几道同色系的白衣影翩翩从天而降,却都是清一色的面罩轻纱。

    带头的女子姿蹁跹,肌肤赛雪,神采妖娆而魅惑,正是隐青楼中的碧荷,也是君卿卿最为得力的手下之一。

    扫视了几人一眼,这几个都是她暗中一手调教出来的,纷纷隐在市井之中,只有在她发出召唤令时,才会现

    “嗯,碧荷,你们几个在外边守着,若是两个时辰后我没有出来,那么………….”

    眉宇轻挑,缓缓一字一句地道,

    “你们即刻撤离此地,按原计划继续进行。”

    几人都是心间一紧,碧荷神色动容,脱口道,

    “主子,属下愿代替主子进去。”

    神色间却是无比的坚定,她的命是主子给的,虽然不知道主子为何明知没有把握,危险万分,却是还要进这片死亡之林,她宁愿代主子冒险一试。

    君卿卿坚毅而紧绷的脸微微一松,眸中闪过一道柔意,口气却是一贯地清冷,

    “我意已决,无需多说,我不会有事的。”

    女子红唇轻勾,白衣肆意飞扬,盎然而立的姿,飘逸的一头墨发,凤眸中散发着灼灼光辉,那睥睨万物的神,浑冷傲的不可方物的神采,不得不令眼前的几人深深为之折服,更是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碧荷吞下要劝解的话,定定地看着女子,声音清脆地道,

    “属下遵命。”

    安排好一切,君卿卿不再耽搁,服下百毒丹,飞而起,白衣翩翩,如脱离凡尘的仙子般降落在林中。

    林内不同于外间,光线黯淡,风嗖嗖,耳边更是时有野兽的嚎叫声,鬼魅的呜咽声,视线所及的也不过是咫尺方圆之内,找人更是无从谈及。

    君卿卿万分谨慎地观察着林内的布局,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看似平坦的地面,或许下一步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沼泽。

    能让瑞王甘愿冒生命之险而独闯入这片死亡之林,定然是对方抓住了瑞王的软肋,这林中不是又对瑞王来说至关重要的事物,就是人。

    只是唯一一点儿令她疑惑不解的就是,瑞王也并非没有头脑的莽撞之辈,他为何不在林外严密部署人力,万一有什么不测,也好及时救援,还是他为人太过自负,把自己当成了神?

    君卿卿冷嘲一笑,凤眸中散发出萧杀的冷意,手按在腰间,那里有她的独门兵刃--------------赤红剑。

    赤红剑一旦出鞘,非饮血不归,这也是她从来不曾使用过的原因之一,太过血腥的东西她不喜欢,可是今非昔比,她也只有借用这柄上古利刃了。

    一步一步,走得无比缓慢,也是无比的艰辛,驻足时,耳畔凝神倾听,心内一片平静。

    这种时候她自然知道越快找到瑞王便希望越大,时候拖得久了,只会适得其反,可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不能自乱了分寸。

    在外间看去,不过方圆百里的树林,真实到了林中,却是突然宽广了许多倍,仿佛没有边际。

    随着时辰的推移,脑中隐隐有些晕沉,卿卿心内一惊,顿住脚步,又服了一颗百毒丹,看来这氤氲的雾气毒甚烈,她的内功怕是无法长时间抵御。

    闭眸在睁开,犀利的眸光扫过畔的树木,闪过一道幽光,这里她刚刚才走过,因为那棵树上的银针是她未免迷路而出的,脚步轻移,向着另一侧迈出,林中形愈加的变幻莫测,一步之差便是水火两重天。

    前一步还是平坦的小路,一步踏下去就已是临悬崖绝巅,旁瑟瑟风声如雷贯耳,进退维谷间,她轻轻合上双眸,面色平静,心无旁骛,向着悬崖踏出,却是踩在了实地上。

    未来得及欣喜,又如置汪洋火海,放目四望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没有出路,中炙地快要炸开一般,呼吸也急促起来,君卿卿紧攥的拳头里满是冷汗,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看,盘腿而坐,静心吐纳。

    魔由心生,无无求便可安然度过,君卿卿总算是总结了这么一句,自然一切幻境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作用了。

    与幻境对抗,不是武功高就可以的,还要意志坚定,有着过人的胆识。

    一切幻境终于烟消云散,林中恢复了刚才的宁静,君卿卿眉宇轻扬,勾唇一笑,端的是颠倒众生,风万种。

    前走几步,湿的空气中隐隐夹杂着一丝血腥,伴随着阵阵风,诡异而骇人,君卿卿凤眸一挑,凝重的面容上却是现出一丝喜色,顺着气味又走了几步,才敢确定那不是自己的错觉。

    血腥之气刚入林中之时并没有,此时才闻到,那便可以说明不远处一定有人,或是动物受了伤,而最有可能受伤的就是人,

    是人,那么舍瑞王还会有谁,自然也不一定就是他,也有可能是引他如林的人。

    有了这一层认知,君卿卿踏出的步子就更加的小心翼翼起来,因为她知道瑞王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鲁莽的单枪匹马的就闯入这死亡之林,可见,对方的实力不可低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