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节密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两名女子乍闻君卿卿之名,各是一惊,这城内谁人不知瑞王娶了君府貌相最为丑陋的七小姐为侧妃。

    不但如此,据说只要是个男人宁可是终生不娶,也都没有人愿意娶她的,七嫁七休,可见这女子不是一般的相貌无颜了。

    瑞王之所以肯娶她为侧妃民间不一样的版本就有几个。

    一说是皇上顾虑君相为社稷半生辛苦,劳苦功高的份上才赐婚与这位嫁不出去的七小姐;又有一说乃是这君家七小姐慕瑞王,不顾礼仪廉耻地以死相,这才抢了姐姐的如意夫婿……………..

    层出不穷的说法,自然是众说纷纭,至于真相也只有当事人最为清楚。

    紫杉女子斜挑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几眼君卿卿,颇为不屑地勾了勾唇角,夸张地声道,

    “我还以为是哪家丫头不懂事哪,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君侧妃啊?”

    闻言,巧儿心中一怒,一双圆目怒瞪着有些嚣张的紫衣女子,这女子怎么敢如此对小姐说话,就算是王妃,也不能当面羞辱小姐吧?

    君卿卿凤眸斜睨了一眼紫衣女子,一片清冷,却是没有言语。

    “妾花如月见过君侧妃,这位是奴家的姐姐花如影。”

    绿衫女子盈盈一拜,神色恬淡而温和,令人不由自主的便生了几分亲近之感。

    只是君卿卿却不是这般认为,刚才这绿衫女子眼中一闪而过的鄙夷,她可是丝毫不曾错过,只是掩藏的深罢了。

    那紫衣女子哼了一声,颇为不愿地俯一礼,倒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两位不必多礼,我有些累了,巧儿,回去吧。”

    不与这两人多所纠缠,君卿卿对着她们点了点头,起便离去。

    紫衣女子眸中闪烁,嘴角上翘起一道讥讽的弧度,在两人将要错而过之时,口中突然哎呀一声,子向着君卿卿倾倒过来,双手更像是慌乱无措地抓向君卿卿的衣襟。

    不及思索,君卿卿脚步微错,子一旋,避了开去。

    而花如影就没有那般幸运了,她本来是想撞到君卿卿的上,借着倾倒之势,好用手指上那长长的指甲好好出出刚才的郁闷之气。

    凭什么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就可以站在她的头顶上,占着侧妃的位子,而且连王爷送与她的东西都要染指。

    噗通!

    花如影纤柔的子被脚底下的一块小石头一拌,子竟然收势不住,径直地滚向不远处的池水中。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当场的人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花如影已经哀嚎地在水中扑腾着大叫救命了,哪里还有半分千金小姐的矜持。

    花如月脸色也是一阵苍白,可是奈何她也不会游水,紧捏着帕子,着急地站在岸边,吓得几乎是六神无主。

    巧儿幸灾乐祸地看着,嘴角掀了掀,对着水中的女子无声地动了动,口型却是活该。

    君卿卿凤眸无波无澜,淡瞥了一眼在水中狼狈挣扎的女子,悠然转,清冷地道,

    “池中的水不深,站起来就行了。”

    说罢,也不再理会两人,翩然而去。

    花如影心中那叫一个恼啊,脸色倏红倏青,可是还是如君卿卿临走时所言,停止了挣扎,小心地试着踩了踩脚底,果然,池中的水并不深,站起来也不到脖颈,气得她险些晕过去。

    好不容易爬上岸来,已是筋疲力尽,坐在地上,直喘着粗气,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而府内的家丁也终于闻声赶来,只是眼光却是有意无意地瞄向地上的女子,她好奇之余,低头一看,又是险些气晕过去。

    衣衫尽湿,玲珑有致的材若隐若现,那傲人的前更是因为衣衫的凌乱而无法遮掩的住,这样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不令人浮想联翩才怪了。

    “滚,都给我滚的远远的。”

    女子狼狈不说,连子都被这些下之人看了去,怎能不羞恼,立时横眉倒竖,怒吼一声。

    众人顿作鸟兽散,一瞬间跑了个无影无踪,这女人可是王爷的小妾,就算是王爷还没有宠幸过,但是也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招惹的起的。

    “呜呜,君卿卿,你这个人,今之辱,我必铭记在心,他一定加倍奉还。”

    花如影额头深埋入双腿之间,哀哀痛哭,只是她全然没有吸取这次的教训,倒是把这笔账算在了君卿卿的头上。

    花如月则是一脸深沉地看着痛哭中的女子,既没有上前安慰,也没有劝说,她自是有自己的一番打算。

    经过方才这一闹,君卿卿也失了游玩的兴致,带着巧儿便回了北苑。

    推开房门,刚要抬步,却是发现地上有一张纸条,不着痕迹地打发了后的巧儿下去弄些吃的,这才弯腰捡起,小心地展开。

    只见上面寥寥几个字,君卿卿却是看得一惊,

    ‘瑞王赶赴黑雾林,危险’

    先不说这上面的内容是否可靠,只是这暗中通知她的人又是什么份?

    是故设陷阱,引她暴露份,还是另有图谋?

    大脑辗转反侧,却是无法安宁,看来不管这通知之人是什么份,她都不可掉以轻心。

    黑雾林,好端端的瑞王去那里做什么?她与瑞王自书房分开前后也不过一个时辰的光景,可是若说瑞王还在书房,这种谎言就太过幼稚了。

    “巧儿,去请张管家过来一趟,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端着一碟点心刚要进门的巧儿见小姐脸色凝重地坐在椅上,眸中更是一片清冷,不由一怔,答应一声,不敢怠慢,慌忙放下点心小跑去前院。

    心里想着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小姐一般表现出这种神色就意味着事一定不简单,天哪,可不要出什么事啊?

    就在巧儿忐忑不安地带着张管家来到北苑时,君卿卿神色已是恢复如常,正在悠闲地品茶吃着点心。

    “见过君侧妃。”

    张管家试了试额头的汗水,恭敬地行礼道。

    他也拿不准君侧妃找他有什么事,只是刚才看这个丫鬟一脸慌张,好像天快要塌下来的样子,他还以为君侧妃出了什么事了哪?这下一看,哪里有什么事,心也放回了肚中。

    “张管家请坐。”

    抬眸示意巧儿搬了把椅子过来,这张管家也算是府内的‘老人’,在王府内十年了,想来也是定是极得瑞王信任的人之一,所以瑞王有没有出府,去了哪里,他一定清楚。

    张管家道了一声不敢,便坐了下来,说实在的,他对这个‘臭’名在外的君侧妃也是殊无好感。

    “张管家不必拘谨,我找管家前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听府内的下人说王爷对管家很是信任,所以想劳烦管家一事。”

    那张管家心内打了一个激灵,硬着头皮笑了两声,梳理而恭敬地道,

    “君侧妃抬举了,王爷为主,我为仆,为王爷办事理所应当,我也只是做好分内之事而已。”

    君卿卿不置可否地低垂下头,沉吟片刻,再次抬起头来,颇有几分祈求地道,

    “是这样的,我入府后一直未曾回门,想着这几会相府一趟,可是王爷却是不曾应准,所谓趁打铁,所以我想请管家同我一同过去,为我美言几句,不管成与不成,卿卿都是感激不尽,这些算是我的一些心意,还请管家务必收下。”

    说罢,将桌上的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向着管家推了推。

    张管家眸色一冷,面上却是万分为难地道,

    “君侧妃这岂不是要折煞老奴了,王爷既然不准,老奴怕也是………………”

    君卿卿心内暗骂一声老狐狸,出言打断张管家的话,声音却是更加的委婉低柔了,

    “张管家,我初来乍到,在这王府内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相帮,张管家就请不要推辞了,只要你这便同我去王爷那里,哪怕是说上一句话,我也定然是铭感五内了。”

    这般委委屈屈的样子也着实是令人同,可是那张管家就偏生是铁石心肠,就是不肯松口。

    君卿卿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