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节无名吃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绵绵细雨下了几,这天气终于放晴,阳光普照,锦萧园中更是百花绽放,繁花似锦,一片欢声笑语声中,几道绚丽婀娜的影翩然与园中的亭子中,平添了几分亮彩。

    “巧儿,府内来了客人吗?”

    君卿卿自那夜后又在榻上躺了这多,房内有些烦闷,这便带着巧儿出来走走,不想就走到了锦萧园外,

    巧儿偏了偏嘴,看了一眼远处那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语气有些生硬地道,

    “小姐说得是那几个吗?她们是王爷前几才纳近府里来的小妾。”

    君卿卿一怔,却是瞬间又释然,黛眉轻扬,唇角划过一丝冷笑,这些女子又不知是哪方势力的棋子,看来这瑞王府还真是暗流汹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俗语云,三个女人一台戏,不知这瑞王府要上演的是几出戏了。

    “巧儿,王爷可在府上?”

    巧儿看着那些女子嬉笑玩耍,好不自在,本在愤愤不平,听到小姐突然问起王爷不由一愣,接着心中又是一喜,小姐终于开窍了吗?看来是好事将近了,不由笑颜如花地道,

    “小姐,王爷这几除了上早朝都是在府上的,这时应是在书房。”

    君卿卿淡瞥了一眼巧儿,这丫头脸色说变就变,刚才还臭的要命,怎么一刻间就笑得这般傻了,莫不是漾了,看来该定要好好跟她谈谈。

    书房内,

    两名同样俊美不凡的男子相对而坐,中间是一张棋盘,棋盘上黑白相间,显然是白子略胜一筹。

    “王爷还不认输吗?”

    持白子的蓝衫男子墨发松散,眉间一点朱砂,一双桃花眸潋滟若水光颤动,薄唇浅抿,眸光妖娆而邪魅地向对面的紫衣男子。

    “骄兵必败,还未到最后,无名又怎么知道本王就一定是输哪。”

    瑞王一双丹凤眼,淡扫过棋盘上的形势,薄唇轻勾,修长的手指夹起一枚黑子,从容不迫地落下。

    蓝衣男子一惊,棋盘上的形势逆转,本是困兽之斗,却是轻易地被对方打出了一条缺口,而且成反噬之势,神顿时专注于棋盘之上,不敢再有丝毫的轻敌。

    “王爷,君侧妃求见。”

    正在两人剑拔弩张,沉浸在黑白子之间的较量时,外间传来侍卫小心翼翼的声音。

    蓝衣男子也便是邪医无名眼波微闪,君侧妃?难道就是那夜救治的那个丑鬼吗?她来过什么,对上对面瑞王深不可测的眸光,嘴角扯出一丝兴味来。

    “进来。”

    冷沉的声音令人无法听出其真实的绪,门外的巧儿心里更是千转百回,担忧了半天,她还真怕王爷不肯见小姐哪?

    比起巧儿的紧张,君卿卿倒是沉稳地多,脚步轻移,闲适地跨进房内。

    “妾见过王爷。”

    抬头时才发现房内还有一人,只是这人灼灼的眸光,唇角的玩味令她有些生厌,偏开头去,只当是没有看见,

    “有事?”

    瑞王蹙了蹙剑眉,一双寒眸犹盯在棋盘上,不曾看她一眼。

    君卿卿扫了一眼棋盘,微微有些诧异,棋盘上白子多,而黑子少,显然是黑子处于劣势,可是却不显败迹,可见这持黑子之人棋艺深不可测,也必是一用兵的奇才。

    “妾是来谢过王爷的。”

    淡淡的声音如溪流趟过,又若清风拂面,舒爽而干净。

    “哦?王爷,这就是你娶的侧妃君家的七小姐吗,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君小姐还真是天上无有,地上难寻的人间极品啊。”

    蓝衣男子一双桃花眸肆意地流转在卿卿上,还煞有其事地啧啧有声地调侃。

    君卿卿神色不变,眸中却是一冷,这家伙是谁,怎敢在瑞王面前如此狂放,她就算是长得再难看,也是瑞王侧妃,岂容人随便说嘲笑就嘲笑的吗?

    眼角余波看去,瑞王却是毫无所动,神色淡定无波,凤眸专注于棋盘之上,似乎丝毫不在意,看来这男子与瑞王关系匪浅,要不然以瑞王冷傲的格又怎么会没有反应,

    “公子过奖了,如公子这般艳如花的大美人,怕也是世间难寻,人间独葩,你我彼此彼此。”

    君卿卿闲适地笑道,全然没有理会男子黑的如同乌云压顶的脸。

    “承蒙君侧妃看得起。”

    无名妖魅的脸闪过一抹煞气,眉间的朱砂更是鲜艳夺目,唇齿间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冷笑道。

    这个丑鬼,不但人长得难看,口还毒辣地很,她不知道他最厌烦的就是被人比作女人吗,为了这个,可是不少人已经生不如死了,敢说他堂堂风流倜傥,俊美脱俗的邪医与她一般,简直就是找死。

    谁不知道,君家七小姐的大名,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在丰城早就满天飞了,七嫁七休,不但人长得彪悍,就是那也是令人不敢恭维,见了男人就发花痴,据说是连家中烧火的小厮都不放过,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要不是看在瑞王面上,他岂能容她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大放厥词。

    君卿卿凤眸半眯,无声地打量着这个长相邪魅的男子,嘴角的笑意越发地灿烂了。

    就是这个男人吧,他上隐隐的草药的味道飘入鼻端,若是她猜的不错,这个男人应当就是那晚救了她却又暗中做了手脚,害得她折腾了一夜的大夫吧。

    不要以为她不清醒就记不得这个男人上的味道,那种味道就算是化成了灰,她也记得。

    无名看着卿卿嘴角无声的笑意,竟然觉得心头一阵发颤,这个丑鬼笑得这么诡异干什么,莫不是看上了本公子,想到这一层,内一阵翻涌,险些形象全无的吐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