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节夜色撩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当褪下那一光彩夺目的火红嫁衣时,君卿卿有片刻的恍惚。

    世间哪个女子不曾梦想过有一天可以开开心心地披上属于自己的嫁衣,漂漂亮亮地同心的那个他牵手走上通往幸福的堂,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风风雨雨相携一生,祸福与共,不离不弃。

    可惜她有过两次披上嫁衣的机会,却是第一次还没有来得及牵手共同走过红地毯,幸福的幻想便破灭了,同父异母的妹妹的出现,破坏了那场婚礼。

    而这第二次就更是荒唐的可笑了,起码那个男人自己说不上,却也是交往过一段时间的,他的各方面,家世,容貌,商业才能,风度在业界都算得上是优秀地令人无法诟病的。

    一场交易,一个古代的王爷,素未谋面,她却已成了他的妃,确切的说,是他的小妾,除了正妃,侧妃与小妾又有何异。

    打好了水,巧儿推开门,见小姐只着一白色中衣,墨发披散,斜倚在榻边上盯着跳跃的红烛发呆,不觉一时看得痴了,

    幽暗的烛光下,女子褪去了白的清冷,平添了一份柔弱之美,那洗尽铅华的一张脸如玉生烟,散发着淡淡的光泽,细长的柳叶眉下,眸光如水波漾,平静中泛起点点涟漪,

    巧儿掩下心中的悸动,暗叹一声,却是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没有多说,只是小心翼翼地道,

    “小姐,洗漱吧。”

    抬头若有所思地看向巧儿,良久,方移开眸子,淡淡地道,

    “巧儿,你下去歇着吧。”

    巧儿自然也感受到了小姐眼中的复杂绪,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一踏入了瑞王府后,小姐的绪就变得深沉了许多,摇了摇头,有些事也不是她这样的脑袋能想的通的,她只要服侍好小姐就好了。

    放下木盆,在快要跨出房门时,后传来君卿卿一声轻叹,淡若云烟地仿若是自言自语,又仿若是对着她道,

    “若是有一想离开了不需要顾及什么,只需要说一声就好。”

    巧儿子一颤,那股不安感更加强烈了,难道小姐是真得不要自己了,只是想想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快要无法呼吸了,她不知道哪里做的不好,惹小姐生气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为小姐静心装扮?

    巧儿急的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子更是僵硬地一步也无法移动,她不知道是该求小姐不要赶她走,还是……………………

    正在巧儿犹豫不决时,门外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巧儿心中一喜,刚进收回脚步,君卿卿却是心内一紧,衣袖底下秀拳紧紧攥起。

    都这个时辰了,瑞王不是应该同她的正妃颠鸾倒凤,辗转缠绵吗?还是他想一夜洞房三次?

    黛眉微蹙,事发仓促,来不及掩饰,只得翻,将纱帐扯下,目前为止,她还不想以真容示人。

    房门开处,进来的却并不是瑞王,而是一名长相俊秀的小丫鬟,

    “奴婢秋月拜见君侧妃。”

    巧儿微微有些失望,纱帐后的君卿卿却是有些诧异,一个丫鬟深更半夜的过来不会是为了请安吧?

    “奴婢是王妃边的丫鬟,是王妃遣奴婢过来通告一声,今夜不必等王爷了,王爷大醉,已经在兰月轩歇下了。”

    那丫鬟也不多话,说完之后便告退出去了。

    多此一举,本来君卿卿就没有希望那个男人能过来,不过她倒是对这位瑞王的正妃有了些兴趣。

    新婚之夜,派自己的贴丫鬟通知自己夫君同时迎娶进门的小妾们,他在她那里留宿了,这是有意地炫耀,还是特意的警告,刚入府便树敌,是该说这个女人没有半点心机哪,还是该说她恃宠而骄,有恃无恐,不把自己的敌放在眼中哪?

    夜色撩人,月光透过稀松的树杈,在窗纸上洒下斑驳的树影。累了一天的君卿卿虽然困意很浓,倒在塌上,却是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

    这般反反复复,又过了半个时辰,非但没有了半点儿睡意,心里却是更加烦躁了,恨不得有什么发泄中的郁闷之气。

    正要披衣而起,耳中隐隐约约间,时断时续,似有清幽的箫声传来,待要凝神细听时,却又听不见了。

    不觉有些纳闷,这么晚了,王府内谁会在吹箫,难道也是一个同自己一般睡不着的吗?

    疑惑间,还是粗粗装扮了一番才跨出房门。

    随着箫声,君卿卿缓步而行,不知不觉间穿过假山,池塘,花圃,顺着蜿蜒的青石小路,便到了一所院落外,此时的箫声已是清晰可辨。

    悠悠扬扬的箫声婉约细腻,若青莲含露,媚而不妖;又若徒步在河边,清风徐徐,吹起一头墨发,随风肆意飘扬,水波漾,脸上有一股微湿的感觉,轻轻一嗅,花香扑鼻,清淡而不浓郁…………………….

    “阁下既然来了,何不进来?”

    箫声嘎然而止,君卿卿不由一阵惋惜,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只顾着听萧,倒是忘了掩藏自己的气息了,被人点破,脸色微微闪过一丝赧然。

    “打扰了。”

    虽然不知这所院落中居住的是什么人,但是从那萧音中卿卿可以断定这人一定是一个品味高雅之人。

    一袭白衫穿在男子上,在夜色中,满园桃树的映衬下,显得是那般的卓尔不群,清雅淡泊,又加上他手持铜萧,长而立的姿势,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一般。

    她还从来不曾见识过男人穿白衣站在桃树下会有这样一种虚无缥缈,震撼人心的效果,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公子是神仙吗?”

    此话一出,君卿卿猛地回神,暗斥自己怎么连这么白痴的问题也问了出来,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要收回也不可能了,只得轻咳一声,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白衣男子却是恍若未闻,更是不曾转,只是默默仰望苍穹,似是低喃,又似是在自问,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你就真得能如此狠心吗?”

    或许受这男子的伤悲秋的绪所感染,又或许是眼下的景太煽,君卿卿不知不觉间,红唇轻启,浅浅吟诵,

    “自古多空留恨,莫待花落秋恋菊。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倒是落得干净。”

    诗句一出口后又觉得有些好笑,不由浅笑着摇了摇头,人家是感叹意中人一别之后便了无音信了,她这又是多的什么事?

    举步便离去,后却是传来一声轻叹,仿佛穿越了千百年般的深幽。

    “既然来了,又何必要急着走?”

    男子低沉的声音宛如陈酿多年的好酒,可是语音中那隐藏的杀意君卿卿还是感觉到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